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三章 第四把交椅

正文 第三章 第四把交椅


    这一夜,朱贵只觉得难以入眠。

    昨夜三更,店里值夜的小喽啰来报,山上掌管钱粮的郑头目来访。朱贵知道此人虽然入寨时间不长,可是很得王头领赏识,掌管的又是山寨钱粮要事,别说其他与其地位一般的小头目了,就是杜迁宋万两位头领见了他,也是眉开眼笑,称兄道弟。想平ri里只有别人找他的,没有他去找别人的,不想今晚他却夤夜来访,亲自下山来寻自己!朱贵深知凡事反常即为妖的道理,此事透着一股子蹊跷,倒叫他在心中纳闷不已。

    “莫非王头领身遭不测……”朱贵心里一惊,当下也顾不得多想,急忙起床穿衣出来相见。

    刚一照面,郑钱就向自己报喜,说王头领醒了,朱贵这才松了口气,只觉得此事实为山寨一大幸事,常言道蛇无头不行,何况是近千人的梁山大寨?要是王伦一直昏迷不醒,山上一时还真找不到取代他的合适人选!

    朱贵心里明白,这位王头领虽然是读书人出身,说话做事总不免带点酸气,不过眼光却比自己这些江湖人长远许多。别的不说,单是在这八百里水泊开创基业的那份眼力,就是常人难及。

    朱贵早年也曾行走江湖,京东河北的好汉也见得多了,多有占山为王者,但他们起事之地又哪能与梁山相比?这许多年来,硬是没有一条好汉想过在这八百里水泊中依山立寨,如此险要地势,却无一个识它的,却不是糟蹋了?

    所以听郑钱来报平安,朱贵在心中也是颇为振奋,对山寨的前途来说,这确实是件大好事。

    且说这郑头目报了喜,也不回山,只是仍坐着闲话,语气竟多有恭维,这更是弄得朱贵是有些莫名其妙。见他这般姿态,朱贵也不敢怠慢,忙叫起伙计开伙,烫了一壶好酒,弄了几个肉菜,请郑钱边吃边聊。

    那郑钱笑嘻嘻的也不推脱,坦然上席,两人就这么推杯过盏,酒过半旬,又有喽啰来报,说是山上周直周头目来访,一闻此讯,朱贵心中更是诧异,心想这两位可都是寨主身边的体己人,这般连夜前后来访,究竟所为何事?难道仅仅只为通知自己寨主无事了?那也不至于两人都亲自下山呐!难道是替寨主酬谢自己当ri亲自去寿张县请大夫一事?可他心里清楚,这种事就算不是自己出面,也会有其他人去做的,完全称不上什么多大的功劳,顶多一桩顺水人情罢了。

    朱贵是个jing细人,眼前之事虽然叫人不解,但心里纳闷归心里纳闷,面上却不露一丝痕迹,很是殷勤的请周头目一同入席。

    话说周直一见郑钱也在此处,两人目光一触,不由都会心一笑,一起坐了陪朱贵喝酒,三人你来我往,直弄到四更时分方才散去。

    临别上船前郑钱才告诉朱贵,明ri一早回山去聚义厅商议大事,切不可来迟。待朱贵问他们到底什么事时,俩人却笑而不言,只说好事好事,朱大哥早做准备。

    两人临走前留下的这番藏头露尾的话语倒叫朱贵一夜好想,好不容易辗转反侧熬到天sè微明,朱贵匆匆起身,吩咐了小喽啰好生看店后,自己便坐船赶回山寨。一进聚义厅便见寨主王伦和杜迁宋万两位头领在那里谈笑风生,厅中两旁坐满了山寨各处头目,一派喜庆。

    待他上前与众人见了礼,便要低头去寻自己座位,却被杜迁宋万两位头领一人挽了一条胳膊,直朝主坐的寨主那边走去。

    不待自己三人近前,王头领早笑容满面,起身相迎,就在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只听得王伦大声宣布道,“我昨夜和杜迁宋万两位兄弟商议好了,从今ri起,朱贵兄弟就坐我们山寨第四把交椅了!大家且来拜见朱头领!”

    朱贵脑袋“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虽然昨夜有郑钱周直下山的铺垫,他隐隐感觉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根本没想到竟会是这等事!

    毕竟寨主大病初愈,按常理来说也该是好好休养,没理由人病着还在病床上想着自己的事情,想到这里朱贵心头一热,还没想到该说些什么场面话,就如木偶般在众人的叫好声中被按到杜迁身边的交椅上,好在大家热闹了一回后,王伦又有其他事情宣布,众人注意力转移,避开焦点的朱贵这才慢慢缓过劲过来。

    ……

    朱贵的反应在落在王伦眼里,也算是意料之中。自己从前在单位时,每逢有人提拔,事先或多或少都会露出点风声,所以当事人在接受任命时一般都不会觉得有何意外,雀屏中选后也不会太过失态。可今天见到朱贵颇有些失措的情形,便知往ri那位老寨主并不是很看重他,或许暗地里对其进行过打压也未可知。只是自己昨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破脑袋也没有接收到前任遗留下的任何一丝记忆,究竟从前王伦对朱贵是打是拉也不得而知。

    就因为对山寨事务两眼一抹黑,所以昨夜他觉都没敢多睡,不顾天sè已晚,不停的招人谈话,当然了,杜迁和宋万二人那里是他自己亲去拜访的。最后经过一晚忙碌,总算是了解了一些他的前任往ri里在山上的种种为人处世之道。

    就在王伦宣布完朱贵晋升之事后,聚义厅里顿时热闹非凡,待大家笑闹了一场,王伦向下压了压手,待气氛趋于平静后,又道:“前几ri王某身体微恙,多蒙众兄弟不离不弃,才有今ri痊愈之福!我等山寨自草创以来,更是多得诸位鼎力相助,方有了今ri大好的局面,特别是杜迁、宋万两位头领功不可没,今天我在此向大家宣布,ri后山寨钱粮之事由杜迁杜头领负责,山寨土木建造,以及伙房事宜由宋万宋头领兼管!”

    话音一落,只见厅中众人全都愣住,连交头接耳之举都没有,跟刚才宣布朱贵之事完全形成鲜明对比,王伦不由苦笑,自己这位前任是给大家留下的是一种多么专权的印象啊,看来ri后还得多花jing力来洗刷这些深入人心的不良印迹。

    “恭喜二位头领又领新职,我等当恪尽职守,为两位哥哥分忧!”这时心腹的作用显现,见到冷场,郑钱与周直起身,朝杜迁和宋万拱手道。两人的举动立刻带动了旁人,一片表决心之语纷纷而至。

    当事人杜迁和宋万倒是不意外,昨晚王伦连夜来访,事先已经跟自己有过一番沟通,当时王伦提起此事之时,他俩还是很有些意外的。不过看王伦语气坚决,此事又于己有利,最后两人也就没有推辞,话说哪个男儿不愿意手握大权,受人重视呢?

    杜迁倒是很坦然的接受了,毕竟他跟随王伦最久资历最老,面对此事也有泰然处之的本钱,而宋万则是感觉山寨更加倚重自己了,纵是老江湖了,心中也不免微微发热。

    尽管早已经知道结果,但此时王伦当众宣布之时,两人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在大家一片恭祝声中,杜迁和宋万也都起身表态,长篇大论的说了一些场面话,最后表示,一定不负王伦哥哥厚望。

    要的就是这句!王伦笑着请杜迁宋万坐下,顺便把严七、贾三的事情落实了,这两个关键时候便怂了的脓包此时劣迹未显,就此处罚他们难免人心不服,何况这两人身份比较敏感,乃跟随自己许久的亲随,如果处理不好,将来谁人会为自己卖命?

    也罢,且将他们放下去做个小头目,也算给跟过自己的人一个交代,至于将来,就得看这二人自己的造化了!

    众小头目听了王伦发话,都是交口称赞严七、贾三的好处,杜迁和宋万也接口说道是该让他们下去历练历练,头一次坐在头目席位上的二人听到大家对自己有口皆碑,一时间飘飘然起来,满脸得意溢于言表,连起码的答谢礼数都给忘到爪哇国去了,只是陶醉在晋级的快感中不能自拔。

    见这两人如此做派,台下的郑钱和周直对视一眼,都在心里默默摇头。应该是寨主对他两个亲随的动摇有些察觉了,同时也在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未如他们那般短视。

    两人此时细想起寨主苏醒后的种种举措,无一不蕴涵着某种高明的韵味在其中:当先提拔了朱贵,以朱贵的秉xing,ri后铁定对寨主感恩戴德赴汤蹈火,其次表面上是对杜迁宋万放权了,但换来二人的绝对忠心,以后这山上还不是仍由寨主一个人说了算?

    没想到这次意外受伤倒让恩主脱离了原先那种小家子酸儒之气,却多了几分自信与霸气!两人在心中暗暗佩服王伦今ri手段的同时,那种没有跟错人的欣慰之感也不知不觉在心底悄然扎根。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