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七章 恶人还须强人磨

正文 第七章 恶人还须强人磨


    定下借粮之议,包括王伦在内的山寨四个头领心中都是敞亮一片,宋万又邀大家回席畅饮,不住的劝王伦道,“哥哥纵是只吃碗水,小弟心中也是畅快!”王伦推脱不过,只得随了众人齐往聚义厅行去。

    一行六人于路说说笑笑,就在快到聚义厅时,王伦忽然瞟见有两个大人带着孩子正立在大厅门口,看情形像是一家子,此时那对年少夫妻正低头朝自己窥来,目光畏畏缩缩。

    王伦细细看去,当头的正是方才给自己请罪的李四,旁边依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那女子容貌虽说不上十分出众,但也颇有些动人的姿sè,在这漫山的男人世界里很是引人注目。小夫妻身后躲着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孩儿,正张着小嘴撕咬着手中那只肥鸡腿,还时不时将满是油腻的小手放在嘴中吸允,那模样煞是可爱。

    王伦见这一家三口像是专程等候自己,便也不忙着进去,跟他们打了个照面,上前将那小孩儿抱在怀里。那孩子见到生人来抱自己,却也不挣扎吵闹,只是乖乖的依偎在王伦怀里,注jing会神的啃着手中鸡腿。那种一心一意的专注劲儿,直逗得王伦和驻足的杜迁等人哈哈大笑。

    那小妇人见自家孩子小脸上满是油渍,生怕弄脏了王伦衣袖,慌忙要将孩子接过,王伦笑着摇摇头,只顾逗弄着怀中孩儿。

    见气氛这般融洽,那李四像下了很大决心,开口对王伦道:“寨主,俺……俺不会说话!寨主待我们全家的活命之恩,俺永远记在心上,俺和俺浑家想敬寨主一碗!”说完很是拘谨的递了一碗酒送到王伦跟前。

    见状,郑钱在一旁笑道:“李四,你的心意寨主领了,只是他老人家大病初愈,不方便饮酒,这酒我替寨主喝了吧!”说完就要去接李四手上那碗酒。

    李四闻言,满脸通红,忙解释道:“俺俺忘了这一茬,还请寨主恕罪!”

    “无妨!”

    王伦摆摆手,按下郑钱急yu代酒的郑钱,单手把怀中兀自啃着鸡腿的小孩儿往身上拢了拢,从一脸惶恐的李四手中,接过满满整碗这个时代的低度村酿,没丝毫犹豫便一饮而尽。

    李四并那年少妇人见了,也忙将自己手上水酒饮尽,喝完后这对夫妻满脸通红,都有些激动之意。见他们这般质朴,王伦倒也不急着走了,开口聊道:“李四,你原是哪里人氏?怎想着带了妻儿前来投奔大寨?”

    哪知李四见王伦喝完酒并没有离开,而是主动询问自己情况,让他很是意外。顿时一种受宠若惊的奇异之感溢满全身,整个人站在那里呐呐难言。直到后来那妇人在旁边有些看不下去了,偷偷扯了扯丈夫的衣袖,李四这才回过神来,待定了定神之后,方才答话:“回寨主的话,俺和俺浑家原是郓城县东门外西溪村村民,世代在保正家里做小客,只因小保正不贤,窥见俺浑家貌美,时常来家里聒噪!俺去保正家诉苦,却屡屡被老保正搪塞赶出,俺爹娘一时呕气不过走了……”说到这里李四眼圈微红,咬牙切齿,“哪知那畜生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当晚就在那灵堂之上借着酒醉过来闹事,被俺忍耐不住一扁担打折了手臂,当场那小畜生叫嚣要送俺去吃官司,俺被逼无奈,这才连夜投了山寨!”

    王伦听罢心中大怒,随手就把那酒碗狠狠砸在厅前台阶之上,骂道:“这狗贼胆敢如此无礼?这郓城县里没有王法了吗!听闻那时文彬是个良牧,怎地治下如此浑浊!?”

    见王伦发这么大火,朱贵忙在一旁劝解道,“哥哥息怒,且保重贵体!李四村中这保正往ri里所作所为,小弟也有所耳闻!”见王伦望向自己,他细说道,“听说那西溪村里但有敢逆他之意者,不管你是佃户还是村民,暗地里一顿乱棒,打死便丢在村边那条溪流之中,还装神弄鬼,说什么鬼魂作崇,诱人下水!这些年来不是请和尚念经,便是请道士作法,其实都是为了掩盖其罪行之举!官府被他喂得饱了,也从不来探查究竟!”

    “此事我也知晓!”听朱贵说得详尽,宋万一拍大腿,接口道:“当ri那西溪村保正请人用青石凿成一个宝塔放在溪边,以图镇住水中鬼魂不往西溪村来。哪知那东溪村保正却是个好汉,夺了那宝塔放到自村村边,乡民都以为两村会因此事引起械斗,谁知那西溪村保正连个屁都不敢放,此事竟就此罢了!此事之后,这东溪村保正晁盖便多了个托塔天王的绰号,我那时行走江湖,多听人说起,故而得知!”

    王伦听闻始末,心中渐渐冷静,对宋万点头道:“那东溪村晁保正之名,我也有所耳闻,江湖上都传他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另外那郓城县里有个及时雨宋公明,现居押司职位,在江湖上也是颇有扶危济困的美名。李四,我来问你!你可曾上县衙哀告?”

    李四摇了摇头,脸上似要哭出来一般,哀道:“寨主,俺家世代不过一个租人田亩的小客,无钱无势,就是上告,又怎是村里保正对手?那宋押司之名俺也听过乡民说起过,可他往ri里便是保正家里的座上客,俩人好似一人,村里人都亲见了的,俺又怎敢上前告冤?”宋时租种大户田地的佃户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有自耕牛的名曰牛客,另一种家中无牛者称为小客。两者区别在于上交地主税赋的多寡,牛客一般与地主对半收成,而小客则要上缴六成以上,但不管牛客小客,只要你是佃户,平ri里除了上交大半收成外,还要无条件为地主家做事,受人使唤奴役,就连家属都不能幸免,地位十分卑微。

    “哥哥,世道如此,叫百姓有甚么办法!”杜迁见王伦面sè不豫,也劝道。

    王伦目光一一在杜迁、宋万、朱贵面上扫过,开言道:“李四拖家带口上了我梁山,就是你我手足,手足有伤,疼痛在身!他的冤屈官府不管,难道我山寨也不管?我看这酒再喝下去也没什么滋味了!今夜估计不会下雪,杜迁宋万俩位兄弟,休要推辞劳苦,只连夜我们便下山,去见识见识这西溪村保正的威风!另外朱贵兄弟不要回酒店了,今晚就有劳兄弟带着孩儿们守护山寨!李四!带浑家孩子下去吃饱了,待天一黑你同去带路,我山寨定要还你一个公道!”

    李四和那妇人闻得王伦此言,顿时泪如雨下,两人都跪下磕头道:“寨主之恩,万死难报!”

    王伦扶起两人,将孩子还与他们,却听这时宋万大声道:“哥哥,休说甚劳苦!只是却要你亲自下山,我等还有什么颜面!哥哥大病初愈,不若且在山寨歇息,还是我与杜家哥哥同去,定提那保正头颅来与哥哥相见!”

    王伦心知宋万是出于好意,和ri后宋江意yu架空晁盖不同。但他不愿学晁盖做派,事事在山上坐定,从不亲力亲为,最后搞得山上山下皆只知有宋江,而不知有晁盖。

    王伦拍了拍宋万肩膀,说道:“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此事情状太过恶劣!一者李四既入山寨,他的冤屈便是我山寨的冤屈,我若不亲为只怕ri后寝食难安。再者西溪村与东溪村一溪之隔,那东溪村晁天王不是等闲之辈,庄上多有江湖上的豪客驻留,虽传闻他与西溪村不睦,但终归是一乡之人!我等大队人马前去报仇动静定然不小,只怕到时候惊扰了他,徒然惹出误会,我亲去也好随机应变,各位兄弟好意我王伦心中自知,但此事就这么说定了罢!”

    宋万见王伦考虑周全,便没有再坚持。杜迁、朱贵见说,也跟着没有再劝,大家只是邀王伦一同归席,商议晚上为李四报仇之事。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