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八章 夜袭西溪村

正文 第八章 夜袭西溪村


    一颗流星划破星辰遍布的天幕,似是昭示着今夜的不平凡。

    在星罗棋布的天际下,与之对应的那片烟波浩渺的巨泊上,不知何时燃起了密密麻麻的火把,此刻正静悄悄的往湖畔边缘聚集。

    今夜是梁山泊立寨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夜间行动。不算水军,全寨此次总共动员了五百多名jing壮喽啰,在寨主王伦以及杜迁宋万两位头领的率领下,声势浩大几近倾巢而出。而新晋头领朱贵则带着余下的老弱留守在山寨看家。

    从金沙滩开始登船时,众喽啰们还忍不住心中那股兴奋中参杂着忐忑的复杂情绪,一路上于舟船中不停的窃窃私语,直等到这支由大小各异的船舶组成的船队,在绵亘数百里的大湖中行进了一个时辰之后,队伍中才经渐渐没了声音。

    冰冷刺骨的寒风横扫在毫无遮拦的船身之上,直叫大家都捂紧了身上的棉衣,缩成一团背靠取暖。只有汗流浃背的船夫,身着单衣在逆流中奋力摇桨。

    不多时,船队已经行进到这巨湖西岸的中腹处。一条被冰封了大半的溪流出现在大家眼前,微弱的潺潺水声不由让人jing神一振,大家在船上开始活动被冷风吹得僵硬的身躯,做着下船前的最后准备。

    “这条溪流就是隔开东西两村的界溪!寨主,俺们在此处上岸,沿着这条溪流步行不到十里路便可抵达西溪村了!”与王伦同坐一船的李四悄声解释道。

    船上燃烧的火把映衬得初次出师的王伦双颊cháo红,他紧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激动的心情。待大船靠岸后,他命李四先行下船带路,随即起身招呼同船的杜迁、郑钱等人,按预定计划,整齐队伍出发。

    三百余名jing壮喽啰在各自小头目的吆喝声中集结归队,不到一炷香时间,众人在本次苦主的引领下,逐次开拔。临行前,杜迁吩咐一个小头目带了三五人,在此处等候,接应第二批由宋万押队的后军车马。

    这些特意挑选出来的jing壮汉子今ri午时刚参加完酒宴,下午又都睡了一觉,傍晚时分起来后则又是饱餐一顿。经过如此一番养jing蓄锐,此刻众人脚步分外轻盈,大步流星的朝着目的地疾奔而去。

    行不多时,不到十里的脚程转瞬而至,梁山泊的大队人马终于来到漆黑一片的西溪村外。除了时不时传出的犬吠声外,陷入沉睡的村庄再无一丝动静。

    “上!”

    待王伦一声令下,众人照着事先安排好的任务朝着各自目标进发。李四在指明保正庄子所在之后,又带了几队伏路喽啰朝着村外小路奔去。虽然县城连夜派人救援的几率极小,但王伦为了稳妥计,还是安排了喽啰把守住各条出村道路,以防万一。

    另有两人怀揣着王伦书信,高举火把朝东溪村晁盖庄上疾驰而去。

    剩下的主力军在王伦和杜迁的带领下,都是轻手轻脚屏住呼吸朝村内摸去。在遍布残旧破败土屋的村庄中行不到半里路,便见一个占地广阔的庄子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好汉们又往前走了一程,直赶到一座近一人多高、约莫数十丈长的土石围墙之前。

    见已抵达目的地,王伦回首朝身后的杜迁点了点头。杜迁见状,直把火把一挥,顿时二十余个身轻脚快的喽啰嘴衔利刃尖刀,朝那围墙飞奔而去。待到得墙根,只见喽啰们两个帮着一个,直把人往那墙上送去。不到一会功夫,已经有人跳下墙,随即整个身子没入庄中,消失在茫茫黑幕里。

    众人在门外候了片刻,忽闻庄内犬声四起,紧接着便听到有人起夜查探之声,直待数声闷哼传出,庄门旋即被翻身入墙的喽啰从里面打开。守候在外的好汉们早憋着一股劲,见此时庄门大开,如利箭出弦一般跟随杜迁疾冲进去。王伦站在门口,挥手招来两人,一番耳语后两人领命而去。随即王伦又命人守住庄门,也带了剩下喽啰进庄而去。

    且说今夜轮宿在第四房小妾屋内的西溪村保正,半梦半醒间忽闻得院内一片吵闹之声,心中不由大惊。当下也顾不得卧榻上那具横陈玉体,连滚带爬翻身下床。未及掌灯穿衣,便戳破糊窗纸膜,借着月sè朝外窥去,只见庄内乱哄哄一片,到处都是凶神恶煞的强人手提利刃四处奔走,心里不由叫了一声“苦也”!急切中忙喊起就在外屋歇息的三五心腹,一同溜出屋来。此时保正心中还做着收拢庄客驱赶强人的美梦,哪知当头就撞上一队喽啰朝自己这边赶来,当头的是一个身材极其魁梧壮实的大汉,还没来得及等他摆出保正的威严出声厉斥,便被当先冲到面前的杜迁一刀背劈翻,顿时跌得五荤六素,倒地不起。

    见庄主刚照面便被打翻在地,那保正身边也颇有几个亡命之徒,挺着刀便要上前报仇。搏斗经验颇丰的职业强人们那里料不到此遭?更未答话,这几人便叫杜迁身边的小喽啰们一阵乱刀砍死。剩下两三人见不是头,慌忙丢了兵器,只是跪地求饶,杜迁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得意的朝四处张望,只见庄内此时来去皆是山上兄弟,视线中更无一个庄客身影,心知大局已定。

    要说这保正平ri里也豢养了七八十条闲汉庄客充做爪牙,实力不至于如此不济。怪只怪他今夜庄上完全没有防备,而梁山众人来得又快,有如飞将军降临!直把那保正的走狗大多堵在卧房之内进退失据。这些人平ri里要说耀武扬威鱼肉乡里可谓绰绰有余,但是面对杜迁带队的职业强人,却明显漏了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庄上除了几个不开眼的被当场戳死外,其余闲汉都被吓破了胆,纷纷丢了手中家伙,一个个跪在地上,哭爹喊娘,哀告求生。

    见局势很快稳定,王伦心满意得的朝这边漫步而来,眼见那西溪村保正不省人事的伏在地上,他冷笑一声,却是懒得理会,只对杜迁问道:“那个畜生捉到没有?”

    杜迁嘿嘿一笑,禀道:“哥哥且放宽了心,小弟已经派孩儿们搜寻去了!那小羔子跑不脱的,这庄子已被我们围得严严实实,就是耗子也别想溜出一只!”

    今夜行动很是顺利,直叫杜迁心情大好。虽然有对手太弱的客观原因,但出师之前王伦的统筹谋划也让其大开眼界,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混战,没想到己方除了一个小喽啰在翻墙时不慎崴伤脚外,其余人等竟无一伤亡。

    就在这时,刚刚安静下来的庄内顿时又喧闹起来,原来刚刚给守御各处出村道路的喽啰们带完路折回的苦主李四,此刻正带着数百兢兢战战的村民朝此处而来,杜迁见状,望向王伦的眼神中不禁又多了一丝钦佩之意。

    若叫他杜迁独自来攻打庄子,依他杜大王的xing子,杀完人,抢完粮直接便走。可是王伦哥哥却说要来个什么“公审大会”,宣读完这几个畜生的罪状再将其正法,这还是强人借粮、好汉报仇吗!?这不跟那开封府包龙图包青天升堂一样了么,念完罪状再狗头铡伺候!咔擦一声,人头落地,嘿嘿,真是快煞人也!也不知这位书生哥哥脑袋里面整天想些甚么,真是一肚子好算计!

    此时王伦却没有察觉到身边杜迁的心理活动,他的注意力正放在向此处走来的这些衣衫褴褛、面有惧sè的乡亲们身上,待李四将胆战心惊的乡民带到近前站定,他上前一步,朗声对村民们道:“大家不要害怕,常言道冤有头,债有主!我等梁山好汉今ri特为这西溪村保正而来,与众乡亲无干!之所以连夜请大家来,只为叫乡亲们做个见证,好好看看这祸害乡邻之人的下场!”

    众村民听王伦如此说,紧张万分的情绪这才有所缓解,不再似刚才那般提心吊胆。只是多数人的腿肚仍在阵阵寒风中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天气寒冷所致,还是强人威名太盛。

    这时,派出去四处搜索的小喽啰们押了保正一家三十余口过来。李四眼尖一下子就发现身在其中的保正之子,王伦喝令将其绑了,和已经用冷水泼醒,正吓得肝胆yu裂的老保正跪在一起。

    “你二人识得他否?今ri还有何话说?”王伦拉过李四站到两人面前,喝问道。

    “大王,大王饶命啊,俺……俺有万贯家财,情愿都奉送与大王,只求大王能饶俺一家老小xing命!”那保正惊恐中倒不失急智,企图用财帛贿赂王伦。

    “我再问你一遍,你二人可识得他?”王伦冷笑道。

    “俺……俺……李四……啊不,李四爷!李大王!从前都是俺们父子瞎了狗眼,得罪了大王!求大王念在俺们乡里乡亲的情分上,就饶过俺们这一回吧!”保正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如今xing命已在顷刻之间,也顾不得此刻正被自己往ri欺压的乡民围观,只要能求得xing命,失去些颜面又算得什么。

    “得罪!?逼死俺爹娘在你狗嘴里轻轻成了得罪!?sāo扰俺浑家时你两个狗头可曾想过有今ri?在俺苦苦哀求你家大小两个畜生,看在俺全家世代为你家做奴为仆的份上高抬贵手时,你俩个畜生可曾动过恻隐之心!?今ri俺李四要是饶了你们,九泉之下都无颜去见俺那被你们活活怄死的爹娘!”李四用尽全身力气朝仇人怒吼道。只见他此刻额头上青筋爆出,双手握拳恨不得挤出血来,那张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涨得通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迫人之威。

    那保正此时哪里还敢强辩,只是将头凿地,口称饶命。这时风中一阵恶臭传来,直叫众人掩鼻躲闪。原来小保正业已被吓晕过去,不觉中已屎尿齐流。

    王伦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上前拍了拍李四的肩膀,说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这俩个畜生就交予你了!”

    李四噙着眼泪,扑翻身便朝王伦猛磕了三个响头。之后陡然起身,拎着刀走到两个已经吓软身子的仇人面前,在围观村民的惊呼声中,一人一刀,刀刀饮血,直送这两个逼死其双亲调其戏浑家的死仇上了路。

    亲手报得大仇,双眼红似血染的李四忽然朝天一声狂啸,惊得周遭乡民心悸不已。待其声竭之时,忽闻一声闷响,只见李四整个人摔倒在地,人事不醒。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