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十四章 宿命的对决

正文 第十四章 宿命的对决


    随着最后一辆被重负压得吱吖作响的辎重车驶出村口,喧闹了大半夜的西溪村渐渐重归宁静,特意留守殿后的王伦朝村中剩下的老幼妇孺们拱拱手,告别道:“乡亲们,后会有期了!”

    “大王,慢走啊!”

    只见方才亲手将两个重孙交到王伦手上的那位老者,也在家人的搀扶下出来跟他告别,王伦忙迎了上去,拉着老者的手轻拍道:“老太公,天这般冷!恁老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那两个孩子,我会交代李四好好看顾的!就是村里其他上山的后生,我也都会一视同仁的!恁老和乡亲们就放心吧!”

    “放心放心!若不放心怎能将他们交到大王手上!”老者用力的点着头道。

    “老太公,ri后若是想孩子了,请人捎个信,我派人来接恁上山小住几天!还有啊,若是来ri有人来打乡亲们这点粮食的主意,恁带个头,叫乡亲们不要和他们硬拼。该给的给,该交的交,就是他们把房子占去也别吱声,千万莫吃眼前亏!只是回头叫人上山报与我知晓,到时我自带人下山来替乡亲们出头!”王伦朗声道。

    “大王仁义!大王仁义啊……”老者闻言连声叹道,布满皱纹的脸上两只眼圈又红又肿。

    王伦摆了摆手,接着又嘱咐道:“来ri若遇官司,乡亲们只管都推到我王伦身上!记住了:孩子们都是我掳去的!到时候你们反可哭求县衙替大家主持公道,这般他们便不会过来蛮缠了!”

    不待王伦说完,老者早已是老泪潸然,泣不成声。那双瘦骨嶙峋的老手只是紧紧抓住王伦的手腕,久久不肯放开。

    也不知是被老人的情绪感染,还是被王伦的这番话所打动,人群中渐起一阵呜咽之声,王伦朝众人抱了抱拳,大喊一声“告辞了!”,便带着殿后的喽啰们,在村民们依依不舍的哭别声中,朝村外小路而去。

    由于今夜收获颇丰,以至于下山人众之中,无论上至杜、宋两位头领,还是下到普通喽啰,都在心中欢喜无限,一路上手舞足蹈,满脸灿烂。只有王伦此刻丝毫没有任何轻松之感,反而他心中一直忧虑的隐患,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排除。

    其实,在王伦看来,今夜这次行动,最大的威胁一直没有出现!

    从他打定主意给李四报仇起,便未正眼瞧过那西溪村保正,在他眼里那保正不过待宰羔羊而已。此人在村里为非作歹,欺压乡民,整个西溪村可谓一盘散沙。反而一直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却是来自目标旁边的东溪村!

    晁盖此人做事有些手段,按自己估计,东溪村十有仈jiu被他经营得铁桶一般,再加上其庄上多有江湖上的豪杰停留,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这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会不会助涨晁盖趁火打劫的信心,王伦觉得答案是于己不利的。

    要说这晁盖在江湖上也属于成名较早的大哥了,除了同道中人都知道他是坐地分赃的私商大佬外,他头上还顶着一个保正的白道身份,又与县衙官吏(宋江)及治安官员(朱仝、雷横)等人的交情不浅,黑白两面因素综合起来,可以看出此人行为在客观上有着极大的弹xing,既能暗地里做些不法勾当,又能在明面上转换身份来个白吃黑,而最终他以何种身份示人,要看哪种身份能为其达到利益最大化来决定了。

    晁天王有没有白吃黑过,王伦不知道。只不过其黑吃黑可是有“前科”的。如果说林冲是那把要原本轨迹中要了王伦xing命的解腕尖刀,而晁盖便是那个幕后的捉刀之人。

    王伦亦知晁盖是个义气人,不然不会在白胜供出他后,还不计前嫌派人营救。可王伦更加清楚,晁盖的义气仅仅只限于对待自己兄弟,若认为仅凭一纸书信就能让晁盖视自己这个隔壁道上的大哥为兄弟,王伦自己都觉得有点太过儿戏。就凭晁盖做客能做到默认吴用撺掇主人同屋之人火并了家主,然后鸠占鹊巢自居其主的行径,他就清楚晁盖并不是一个能简单用义气二字概括的人。

    况且同样身为保正,晁盖不会估不出老冤家家中财富多寡。八万贯钱粮,数目都快接近生辰纲了,晁盖能忍住不动心吗?若从自己手上抢,以义民击匪盗,官面上不但不会落下后遗症,反而对其还有莫大的好处。既然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名正言顺,就说明自己一行人随时处于被袭击的危险之中。

    王伦之所以一开始便派人到晁盖庄上送信,他心中便是起的打草惊蛇的主意,温言好语的将其捧到天上,也算是先礼后兵中的礼数了。他只盼这晁天王能在只言片语中,明白自己已经做好了被白吃黑准备,然后衡量得失,切莫莽撞,逼得到时候大家刀兵相见,弄得最后都不好收场就坏了。

    可是从刚进村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不但去给晁盖下书的两个人还没有消息,就连自己暗中派去东溪村村口盯梢的喽啰也不见回报,这不得不让王伦提高了jing惕,尽管他下了令叫大家百倍小心,可最终还是放不下心,故而和杜迁宋万约定好计策后,亲自带了两百余名jing锐喽啰殿后。

    唉!说到底,这等费心费力都是源于自身实力太弱啊!

    林教头,你在哪里,我等你等得好苦!

    想到此处,王伦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冰冷的寒意刺激下,他jing神微微一振,高声喝令大家小心前行。

    原本乡村的夜晚是很有一番韵味的,但此时黑云遮月,微弱的月光消失在漆漆的小路上,只听呜呜的寒风只顾横扫,躁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啊!”,王伦轻轻的叹了一声。

    忽然,一声突凸的示jing声惊起,直叫王伦jing神都高度紧张起来。只见一个伏路喽啰现身大喊:“溪边有人,手持兵刃,不下五百!”此人见已暴露目标,索xing不藏,只是边跑边示jing,直朝王伦这边奔来。

    王伦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果然叫自己猜着了,这厮闻见腥味便寻来了!只是没想到这晁盖地头蛇之名真不是吹的,居然动员了五百余众!看来在绝对实力面前,自己这招打草惊蛇的计谋失效了。他强稳住心神,伸出五支手指对左右示意,身旁五个喽啰连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响箭,朝天怒shè,只听唰唰唰唰唰,五声刺耳箭鸣响彻天际。

    不想这边一放响箭,只听溪边顿时传出阵阵惊呼之声,待几声喝斥之声后,隐匿于漆黑之中的人群才躁动渐止。此时忽闻黑暗中传出一个声音,急切催促道:“保正,事不宜迟!要么带大伙儿死命向前,要么上前澄清误会,切莫迟疑呐!”此时又一人接话道:“加亮先生,这梁山队伍前前后后过去了二三千人,那边已经放了五支响箭,分明点清我等人马数量,想必不久其前队就会回援,我等此刻上前能占得了便宜么?”此人话语落地,再无人接话,想是大家都在心中盘算。

    王伦见那藏身暗处的一干人等是战又不战,避又不避,心道这伙人莫非生出犹豫之意?当下来不及多想,只知此时正不能示弱,于是挺身向前,朝那黑暗中朗声道:“在下梁山王伦,不知哪路英雄在此,何不现身相见!”

    呜……呜呜……

    除了寒风劲扫,溪水横流,此外一片寂静。

    过了良久,溪边还是无人响应。

    只是这时黑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之声,想来正在商议对策,王伦倒也没再催促喊话,他知道这帮人商量得越久动手的决心越小,只是回头对小喽啰们做了个手势,大家见状又整理了下衣甲刀枪,擦净手上冷汗,只等王伦一声令下,便上前搏命。

    “伯龙,你不是说那梁山上不过七八百喽啰吗?怎地今夜恁地多人!”

    “庄主,小弟也是纳闷不已!只是我的消息绝不会错,此乃心腹兄弟实言相告,听闻这梁山上能战之兵不过三百啊……”

    “先生怎么看?”

    “保正,如照韩兄先前情报,此番我等应有八分胜算。可此时梁山贼众不下两千,我等此时虽有四五百人,多过王伦后队一倍有余,但其中多是乡民,能战者不过三成。我观王伦已有提防,如若拼杀起来,到时贼人首尾照应,我等估计难占上风了!依小生看,王伦书信言辞恳切,语中多有结交之意,想必其也不愿与保正为敌,不若与他叙叙交情,再作计较!”

    “先生之言正合我意,我便与他讲和!”

    “且慢,那王伦今夜新得了西溪村钱粮,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其来信虽词恳意诚,难说不是为避免腹背受敌之计,不若我等点起火把,也叫他见见我村里威风,莫起那得陇望蜀之心!”

    “先生之言甚是有理,来呀,都点起火把!”

    顿时火光一亮,齐齐四五百条劲装大汉手持兵刃站立在溪边寒风之中,当先一人直如铁塔般壮实魁梧,只见他向前一步,抱拳道:“原来是梁山上白衣秀士王伦王头领,在下东溪村保正晁盖,有礼了!”

    王伦心道果然是晁盖,眼见这人既然跟自己叙礼又自报家门,而并非闷头冲杀过来,想来这场仗是打不起来了,心中略定,回道:“不知天王连夜出村,有何赐教?”

    晁盖还没答话,只听他身边一个儒士打扮之人代他答道:“实是因为村民没见过什么世面,都想来看看王头领英姿,就是区区,也忍不住心头仰慕之意,故央保正带头,以慰平生敬慕英雄之心!”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