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十九章 大赏群雄(下)

正文 第十九章 大赏群雄(下)


    八十八两白银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些沉甸甸的纹银此时就堆放在桌面之上,将圆桌一角压得微微倾斜。

    对于祖祖辈辈皆在土里刨食的寻常农户来说,眼前的财富是他们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巅峰。但此时此刻,这些如天文数字般的银两就触手可及的摆放在大家眼前,虽得八人平分,但仍叫这些农家出身的孩子们心cháo澎湃,激动不已。

    “这……这都是给俺们的?”马建业满脸不可思议,呼吸急促的朝姐夫问道。在晨曦的煦拂下,银子所发出的白灿灿耀眼光芒,直叫他恍如梦里。

    建业的问题很有代表xing,直替身旁的小伙伴们道出了他们的心声。大家在未上山之前虽然见过杜大王给乡亲们发钱,但没想到这么快便轮到自己了。此时众人都满眼热切的望向李四,期盼从这位兄长嘴中再次得到肯定。

    “方才账房先生不是明说了?这就是山寨分与大家的,乃是昨夜一役的赏钱!”李四淡然的笑了笑,历经了这许多事,他此时的心态早已不是一宿之前那个畏畏缩缩的毛小伙所能比拟的。昨夜得来的阅历对于他人生的重要xing,毋庸言表。

    “可……可俺们才上山啊,都说无功不受禄,这钱……”作为哥哥,马建功显然比弟弟要成熟些,就算如此巨款摆在眼前,他还能挣脱金钱的诱惑,想起做人的准则。

    李四摇摇头,回道:“甚么叫无功?吓退晁保正你们没去?搬运粮草你们没搬?你们都记住了,但凡上山了就算是山寨一员!咱们寨主都不把你们当外人,你们何必自外!且都把银子取了,吃饱了一会还得帮着搬运粮草呢!”

    听李四这般说,众人这才安心。各自强忍住心cháo起伏的狂喜之意,你望着我,我望着他,都在桌下伸手探脚,发泄喜悦。不过大家虽然两眼直直的盯着那黄白之物,可谁也没有动手去取这些近在咫尺的银子。

    李四很能理解同村后辈们的拘谨,就是一夜之前,他自己又不是何尝如此。只见他站起身来,将那银两分作八堆,一一推到众人面前。此时还沉浸在惊喜中尚未回过味来的马氏瞧见丈夫动作,也清醒过来,忙蹲下身,帮着清点着地上的铜钱,学着李四也分做了八堆,整整齐齐的码放好。

    马建功低头望向将铜钱归堆的堂姐,心中若有所思。等众人和弟弟都各自欢喜的取了自己面前的赏钱,他终于下了决心,按着祖爷爷临行前对自己的殷殷嘱咐,将他自己面前的银子推到李四面前,赧颜道:“这钱就当送与姐姐、姐夫的见面礼!”

    人生中头一遭经历此事的李四与马氏都是一愣,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马氏最先醒悟过来,不自觉间用略带一丝成就感的眼神望了丈夫一眼,旋即回首埋怨起弟弟来:“建功,你这是作甚?说你是大人吧,明明还一脸稚气!说你是孩子吧,偏偏假作老成!你是俺弟弟,怕比得别人?用得着这般么?只今后多帮衬着你姐夫些,姐姐心里就高兴!”

    马建功满脸通红,说什么也不肯收回银两,嘴中只道:“既然姐姐不要,那权作外甥的压岁钱儿,马上过年了,且讨个吉利!”

    见小舅子只顾着推却,李四不觉间神sè已颇为紧张,他慌忙朝四处张望一番,见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这才稍稍安心,忙对着马建功道:“快收起来,休要如此!叫寨主瞧见,还以为俺克扣你们奖赏,到时候反倒害了俺也!”

    马氏见丈夫神sè大变,心也慌了,忙道:“咱又不是便要收弟弟的,你紧张个甚?”

    “大姐,你有所不知!寨主恰才严申过,但凡敢有扣克下属赏钱者,杀无赦!倘若叫人看见,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啊!俺才做头目,就出这档子事,叫俺怎么跟寨主交待?建功!你切莫如此,这般做倒是害了你姐夫我也!”李四忙剖白道。

    马建功闻言也是大惊,忙道:“俺只是想孝敬姐夫,却没有存心陷害之意!”

    李四苦笑一声,叹道:“快收起来罢!且不说你我沾着血亲,就说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俺若不看顾你等些,村里长辈不指着俺脊梁骨唾骂啊!”

    马建功这才低着头将银子取回,同桌之人见状都松了口气,方才他们见马建功如此举动,直搞得他们颇有些进退失据。自己若是不跟着孝敬李四吧,只怕ri后被穿小鞋!若是跟着孝敬李四吧,他们心下又实在舍不得!如此一笔巨款,若是捎回家足够家里人过上几年好ri子了,实在是穷怕了啊!

    一想到家里人,有人便出声问道:“四哥,俺想把这银子捎回家给俺娘,你看成吗?”

    李四点头道:“成!这有甚么不成!只不过俺劝你们先把这钱积下,等攒多了再送下山去!你等不知,现在不比从前在家里时,想干啥便干啥,须知上了山便要守山寨规矩!你们想啊,要是任谁说要下山便下山,山寨岂不乱了套了?所以待你们攒够了,俺跟寨主禀报一声,到时候派些人马一起押送下去,还安全些!”

    众人见说都觉在理,纷纷用力的点着头。大家听李四的意思打赏乃是常例,又有人问道:“四哥,这赏钱俺们以后还有啊?”

    李四爽朗一笑,道:“有!怎生没有?寨主心里可装着大伙呢!你们想连你嫂子这般未下山的妇人都有,山寨又怎会偏生缺了你们的?没听刚才账房先生说,此乃昨夜的奖赏吗?ri后若再下山借粮,自然仍有赏钱,只不过多寡有别而已。到时候具体每人分多少得看山寨缴获情况,但无论如何,是少不了你们赏赐的!”

    大家闻言都是十分兴奋,均想道只这一夜都十多贯了,倘若ri积月累下来该是多少啊!?想到这里,大家都忍不住在下面交头接耳,憧憬着未来的好ri子。

    李四见大伙都没有疑问了,叫浑家收了自家赏钱,笑嘻嘻的往孩子碗里夹菜。

    ……

    “昨夜在寨主和杜头领,宋头领的带领下,我们山寨进账颇丰,共抄得黄金六千一百两,白银两千七百两,铜钱四千六百贯,珠宝首饰价值约两千贯,除去回山寨前分发给乡亲们的三千三百贯,总计价值约六万七千贯文。粮草方面,搬回山寨的粮食约有四千三百八十石,另计牛一百一十头,骡子两百二十三头,羊四百九十只,鸡鸭鹅共计三千三百余只,其他缴获还在清理当中,大概情况便是这般,还请寨主吩咐!”郑钱拿着手下人核算后的数据对四位头领禀报道。

    “赏赐分到每个人手里各是多少?此次入库又是多少?”王伦手里拿着一根羊排,边吃边问道。

    郑钱根本不用看账本,便禀道:“按寨主吩咐,此次缴获七成入库,共计四万六千九百贯,其余犒赏下山的孩儿们一成半缴获,人均十四贯五百六十文,守寨的孩儿们和出力的家属外加刚刚上山的兄弟共占一成,人均十一贯一百文,几位头领共半成,人均八百三十七贯零……”

    “罢罢罢,后面不要说了!我们吃酒你们看着,还忙着算账,着实辛苦!后面那些钱便赏与你底下那些账房先生们了!俺们实领八百三十贯便成!”未等郑钱说完,杜迁便打断道。

    闻言郑钱有些难下决断,霎时间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下意识的望向他的寨主,王伦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朝他摆摆手,只道:“你另外作个帐,我这八百三十两银子就存在你处,需要时再来支取!”

    郑钱一听王伦话语便放下心来,急忙谢过杜迁,又朝另外三个头领拜谢了。这时只听朱贵苦笑道:“我今番该领四百一十九贯吧?实领四百贯罢!便和哥哥一般存在你处!”

    王伦拍了拍朱贵手背,端起一碗酒朝他示意,朱贵连忙举起自己面前酒碗,一饮而尽。

    “唔!郑钱,我的也放你处,要的时候再取!”杜迁听王伦和朱贵都这般说,觉得这个办法很是不错,也照搬道。

    “哈哈,那我的自然也放你处,只是不晓得有无利息!”宋万见状,取笑道。

    只见郑钱苦着脸道:“三头领,恁当是放高利贷啊!小弟此处都是山寨公帑,哪有利息与你!”

    众人见说放声大笑,杜迁指着宋万道:“兄弟,看不出你倒是个会生财的!不去作个财主可惜了!哎,可惜了!”

    “就是做财主还得防着杜大王来借粮哩,我看还是跟着哥哥分钱来得痛快些!”宋万大笑道。此时他心情格外舒畅,要知道往ri里下山劫掠,虽说众头领均分一半战利品,但那基数太小,分到每个人手上顶天了就是几十贯而已,且多数时候都是小打小闹,只分得几贯钱的次数也极为常见,哪有现在近千贯的分赏来得爽利?虽然王伦把头领们分红的比例由五成大幅度削减为半成,但是几位头领都无不悦之意,反倒是心悦诚服,觉得王伦一心为公。

    见杜迁和宋万两人正醉醺醺的拼酒,王伦把目光投向心事重重的朱贵,对他道:“前期山寨钱少粮缺,只拨给兄弟一千贯公帑经营酒店。方才在船上我与他俩商量好了,再加拨四千贯钱与你,一并凑足五千贯。兄弟,我素知酒店乃山寨耳目,将来你身上这副担子可不轻!来ri兄弟若是将酒店开到东京,我再亲自为你庆功!”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