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二十章 买鱼石碣村

正文 第二十章 买鱼石碣村


    这一ri,王伦从小憩中醒来,仍觉浑身酸疼不已。

    自那夜回山后,这具躯体便闹起意见。全身肌肉肿胀且不说,就连脑袋整ri里都是晕晕沉沉的。原以为休息几天便可复原,哪知道现在情况反而愈演愈烈了。

    看来这个身体还是太过羸弱啊!王伦闷闷想道。

    前世他出生在鄂西山区一个平凡的小村中,就像水边的孩子自小会水,山里的孩子不怕爬山一样,那时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山“捕猎”的经历几乎占据了他整个童年时光。

    记得那时候,他常去玩耍的某座大山上有间残破道观,里面有个道士爷爷特别喜欢自己,没事就要自己随他练剑。自打跟着这位道人练剑以后,自己就再没怎么害过病,就连一般感冒发烧的情况都很少见。哪像现在,区区数十里地的往来奔波就叫他缓了几天还没缓过来。

    明天起一定要重新练剑了!王伦暗下决心道。也不知道这位世外高人般的长髯老道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会在黄昏时分,一个人孤寂的对着夕阳蹉叹?

    唉,回不去了!王伦摇摇头,将自己从静思默想中挣脱出来。他明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等待着自己,类似回忆这种沉重而奢侈的情愫,对于年轻的他来说,也许还远未够火候。

    ……

    这几ri山寨里倒是风平浪静。

    原先的山寨老人们都在休养生息,而新人们则是在积极融入群体。王伦知道等待事物发酵少不得耐心,故而在杜迁和宋万表现出ri益高涨的求战意识时,给他们泼了一回冷水。

    他不yu在羽翼未丰之前就过早引起官府注意,虽说驻扎在济州城里那些禁厢军战力不强,但是对于现在相对弱小的梁山泊来说,适当的保持低调没有坏处。

    好在西溪村一役叫梁山泊的声威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几ri里便陆续有一两百人前来相投。在经过知耻而后勇的四当家朱贵一一甄别以后,王伦将他们交予杜迁和宋万cāo练,也好叫这两个做梦都喊着要下山的家伙有些事做。

    翻翻黄历,林教头此时也该到了。按水浒上记载,林冲应该是在这一年十二月上旬的某个雪夜投奔的梁山,所以一连数ri,王伦都在期盼着大雪的降临。哪知老天爷像是偏偏与他作对似的,自那晚他穿越到这个时代后,天就没yin过,更遑论下雪了。

    坐是坐不住了,碰碰运气也好!

    一连数ri,王伦每到傍晚便去李家道口酒店探视的次数,频繁得都叫朱贵有些受宠若惊了。原本其他几处酒店正在兴建之中,他多半是要是巡视的,就因为王伦反常的举动,直叫朱贵干脆哪里都不去了,只老老实实的陪在店里,每ri做好晚餐等待王伦莅临,好似贤惠的家庭主妇一般。

    今ri还下不下去呢?

    王伦望着碧空如洗的天际踌躇着。每次看到朱贵劳心费神的样子,他也觉得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罢了,不去了!瞧这情形一时半刻也难得下雪。正巧撞见哼着走调小曲的宋万一摇三晃的往伙房而去,立刻被闲着无事的王伦拉了壮丁,相邀一起巡山。

    此时正好是晚餐的饭点,王伦和宋万逛到山前喽啰们进餐处,见大家粗茶淡饭仍是吃得香甜无比,王伦回头对宋万道:“山寨每ri里宰羊杀鸡,看着动静不小,只是给这一千七八百人一分,肉食却仅仅只能对付得中午一餐啊!”

    宋万在一旁点头附合道:“寻常农户过年时方才能嗅到一丝肉味,哥哥心里想着孩儿们,叫大伙现如今在山上每ri都能沾到肉食,且那粮食管够,谁不在心中感激哥哥?”

    王伦听宋万说完,见其有些会错了意,却也没有解释,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水军规模还是太小,不然可分出些人手去水泊里捕鱼,晚上也好叫大家尝尝鲜!”

    宋万笑道:“现下水军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干正经事都缺人,哪里还有多余功夫去湖里捕鱼!哥哥不记得那晚从西溪村出来,咱们硬生生给他们折腾了一宿!”

    王伦笑了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个计较!兄弟,你明ri去知会杜迁一声,跟他到库房里取一条二十两重的蒜头金,三千两上好纹银,且再杀一只羊,五对肥鸡,吩咐伙房cāo弄好,再备十坛好酒,莫拿村酿对付,待备齐了且与我同去见三个好汉!”

    宋万摸了摸头,疑问道:“哥哥,却是去见哪三个?”

    王伦呵呵一笑,神秘道:“到时自然知道!”

    话说到了第二ri,王伦用过午膳,跟杜迁交待了些琐事,便带着宋万一道下了山来。两人并十个挑着烤羊美酒的喽啰一行来到金沙滩,早有备好的舟船在此等候。王伦见宋万专门收拾了两条干净清爽的舟儿,道:“只一条足够了!”宋万笑道:“哥哥不会那水里的活儿,带两条保险些!”王伦笑了笑,当下也没再推辞,只喊了几个识得路径的水手,大家上船坐定,一起朝水泊深里划去。

    两尾小舟一前一后,在水中行进了大半个时辰。忽见前面水势给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芦苇荡子所阻住。众人只见那通体枯黄的芦苇枝条自水中竖起,仍有一人多高,密密麻麻的聚集成片,只叫视线也穿不透去。

    这时芦苇丛中隐约有条小船,横在那入口不远,上面立着一条只着单衣的汉子,手搭凉棚,正朝王伦这边张望。

    “寨主,三头领!只这里面便是连着水泊的石碣湖,湖边就是那石碣村的所在,只是小人们没进去过,实不敢没头脑地乱撞!”水手停下桨,回身朝王伦和宋万禀道。他是积年弄水的内行,眼见这片芦苇丛都望不到边际,若是不识路径,在里面厮荡一天也未见得能划出去。

    “兀那汉子,打听个路成不?”宋万见状,起身朝那芦苇荡中渔夫喊道。

    那渔夫听到这边动静,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顺手折了一支芦苇枝条咬在嘴里,圆睁着那双怪眼朝这边探视,半晌才道:“你等莫不是山上的歹人,来探听我村中虚实?”

    宋万闻言哈哈大笑,道:“我便是山上强人,你敢走近些答话么?”

    那汉一听这话,也是放声大笑。却见他面上哪有怯意?二话不说,脱了身上那件单衣,只往泊里一跳,只听“噗通”一声,整个人没入冰寒刺骨的湖水里。

    王伦见状心中有了计较,这般天寒地冻的,还敢往湖里跳,此人若不是失心疯便十有仈jiu是个高手。

    须臾,只见王伦背后那条小船止不住的左右摇晃,有几个站不稳的喽啰顿时被摇到水里,这边船上几个水手见了,都气愤愤地去寻兵器要下水并他,王伦止住众人,朝水里道:“我这里有上好的一只烤羊,原本要送与村里的三条好汉打打牙祭!那汉,你莫不是要把它颠入湖里喂王八么?”

    话语刚落,只见一只绣着纹身的胳膊搭上王伦所在的小船边沿,突又冒出一个头来朝天喷水,待水吐尽了,方才道:“你且说与我听,是哪三个好汉!”

    王伦嘿嘿一笑,也不答话。只从身上取下一个葫芦,仰头喝了一口,盖了盖儿,朝那汉丢去,道:“不忙,且上来喝口酒水暖暖身子!”

    那汉双手擎天,接住酒葫,身子却不往水里坠。只见他把那塞子拔开,咕嘟咕嘟的猛灌下去,宋万见了赞道:“好俊的水里功夫!”

    那汉哈哈一笑,道了声“好酒!”,便将酒葫芦丢还与王伦,双手朝船面上一拍,整个人如利箭一般冲出水面,稳稳落到王伦所在的小舟上。

    王伦笑了笑,道:“既尝好酒,岂能无肉?”吩咐左右在食盒中取出一只肥鸡,王伦自撕了一条鸡腿,在嘴中咀嚼,把剩下那半只鸡又丢与那汉子,那汉子毫不客气,接过来便扯着那鸡子只顾吃,王伦这时脱了外衣,丢到隔壁舟上,把与刚从水中爬起的喽啰们擦拭。

    “咦?”

    正吃着鸡还不忘留心这边动静的汉子瞧见王伦举动,心下很是惊讶。这件外套怕不下几贯钱,竟轻巧巧递与下人擦水,而那些做小的仿佛见惯了似地,接着就用,也不矫情,见此情形,那汉倒是有些暗暗服气。

    “汉子,敢问这石碣村里的阮氏三雄与阁下如何称呼?”王伦笑问道,心中已经有七分把握猜到这人身份。

    那汉子将手中吃剩的鸡骨往湖心一丢,笑道:“甚么三雄,都是渔民们闲时叫着玩的,这位教授莫要取笑!只这三人中的前两个,都是我的嫡亲兄弟!”

    “原来你便是阮小七?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与哥哥今ri下山便是特来寻你三兄弟的!”宋万笑道。

    “不才梁山王伦,这位兄弟乃我山寨里的三头领,唤作云里金刚宋万的便是。今ri得空,特地前来拜会江湖上好汉们口碑相颂的阮氏三雄!”王伦拱手道。

    “莫非是人称白衣秀士的梁山王伦?”阮小七惊问道。

    王伦点点头,道,“便是小可!不知七郎,二哥、五哥可在家否?”

    “都在,都在,王头领且随我去!”阮小七喜道,他兄弟三个心里早有投奔梁山大寨之意,只苦出身甚低,怕招人白眼,倒埋没了自己兄弟三人。故而还在踌躇之中,不想今ri王伦亲来指名拜访,怎不叫他喜出望外。

    王伦叫水手朝那芦苇荡中摇去,阮小七不待靠近,急冲冲的跳了过去,喊了声:“两位头领且随我来!”便在前面带路,王伦叫水手跟住了,三只船厮并着朝那荡里深处摇去。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