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水军有着落了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水军有着落了


    七拐八弯,三只船儿终于绕出了这片广阔的芦苇荡。又在这石碣湖里划了一会,终于可以看得到陆地了。

    只见岸边有七八间茅草房在那里胡乱搭着,一个婆婆正指着一人骂着,那人半蹲在湖边一处空空的树桩之上,低了头,并不回言。

    只听那婆婆骂道:“半ri不到输得jing光,又打我头上这钗儿的主意……且说你鱼又不愿打,妻又不成娶,偏只要赌!真要活生生气死老身不成?”

    那阮小七见这婆婆只顾在岸上骂,没有瞧见自己带了客人来,便喊了声道:“老娘!五哥!”

    树桩上蹲着那汉听到阮小七的声音,心中一喜,忙叫道:“七哥,手上可有活钱,借我几个再去翻本!”

    阮小七哈哈一笑,道:“五哥,今ri莫要去赌了,有贵客!”

    阮小五闻言朝船上望去,王伦和宋万都站了起来,朝其抱拳示意。不一会儿水手跳上岸系了绳索,王伦和宋万将次下船。王伦上前对那婆婆道:“嬭嬭,小侄今ri冒昧来访,没带甚礼物,唯有此物,还望嬭嬭笑纳!”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条红布扎着的蒜头金,递到婆婆手上。

    那婆婆眼睛有些花了,拿着这硬硬一个黄锭子在那里细看,旁边的阮小五眼尖,叫道:“老娘,快还给客人,这礼物太贵重,怕不有十七八两重的金子!”

    那婆婆见说吓了一跳,嘴里连声道,“使不得、使不得!”,拉着王伦的手就要将那金铤退还与他。王伦笑道:“嬭嬭,莫要见外!快过年了,小侄无甚孝顺,仅此俗物奉上。嬭嬭且拿去打个镯子带了,剩下的留着将来与五哥、七哥讨房媳妇也好!”

    那婆婆闻言很是激动,顿时心里有许多话涌到了嗓子口,一时却不知从哪儿说起。见状王伦又道:“五哥平素里是个孝顺人,若将来讨了嫂子,更好一起照顾老娘!”王伦知道阮小五此人虽然好赌,但兄弟三个里面老娘却和他一起住,而不是靠有家室的阮小二赡养,可知这小五是个至诚的孝子。

    那婆婆一听客人说起她最得意的儿子,拉着王伦的手诉道:“不怕贵客笑,我家这五郎,平ri里又不好生打鱼,只是爱赌,好端端一个家给他输得赤贫,哪家小娘子愿意随他?不过三个儿子里面,我就喜欢他,只他心里有我!”

    阮小七在船上听了,笑道:“老娘,恁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驴!我往ri里不知说起过多少次,叫老娘搬来跟我住,恁只是不肯,却又在这里怨我!就是二哥,也还不是来劝过几次!”

    那婆婆回道:“你还不如五郎!莫说二郎,我却吵不过他家大嫂!”

    众人闻言都笑,阮小五过来搀了老娘,代她谢过王伦,道,“不知贵客尊姓大名!”

    王伦拱拱手道,“不敢,小可王伦!”又指着宋万道:“这位是我兄弟,江湖上人称云里金刚宋万的便是!”宋万也朝阮小五抱了拳,阮小五急忙回礼,眼见王伦儒雅大方,言语洒脱,一旁的宋万也是身材长大,魁梧异常,心道,“原来是梁山上的头领,只是听人说起王伦心胸狭窄,做事小气,自己兄弟三番五次商量要去投奔,都因这般顾虑终未成行。可今ri见到本人却感觉大不一样,怪不得人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来江湖上传闻多有虚妄!”

    那婆婆见王伦一身书生打扮,又听他自称姓王,殷勤相邀众人进屋奉茶,只道:“王教授莫嫌我家草屋简陋,且请家里坐了,喝口热汤暖暖!”

    阮小七从船上跳了下来,大声道:“贵客今ri特来寻了我三兄弟说话,老娘且先进去,把金子收好,莫教旁人窥见,我等这就要陪贵客去寻二哥!”

    王伦也对老人家再三谦谢,直把婆婆劝了进去。又叫喽啰切了上好一只肥腻腻的羊腿,再拿了两对鸡,两坛子酒,跟随婆婆送了进去,阮小五在一旁连声称谢,却见阮小七抱着胸只是笑,对兄弟道:“难得王头领爱我们,五哥只是推做甚,倒叫头领脸上须不好看!”

    王伦闻言大笑,直道“小七是个直爽的汉子,真说到我心里去了!”阮小五见进去的喽啰们退了出来,便请王伦、宋万上船,一起去寻小二。

    阮小五就上了小七的船,还是三条船在石碣湖里厮荡,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众人便划到小二屋前处。一个身着粗布衣裳的年轻女子正在岸边杀鱼,旁边一个小猴儿在水边嬉戏玩耍,阮小七喊道:“大嫂,二哥可曾在家?”

    那女子闻言抬头,见是小五小七,并又许多客人,忙道:“在哩在哩,我去喊他!”说完留下一边玩闹的孩子,转身进屋去了。

    众人下了船,小七上前抱了侄儿,那小猴儿见了许多陌生人,也不怕生,只是满眼好奇的朝他们望去,忽地闻到一阵香味,忙用力的嗅了嗅鼻子,便从阮小七身上挣脱下来,直寻到食盒跟前。

    王伦见状一笑,叫喽啰们打开食盒,那孩子不顾手上污泥,直朝那烤羊抓去,小五一巴掌打在小孩屁股上,那孩子一脸委屈,低着头乖乖的到水边净了手,可怜巴巴的盯着阮小五看。

    王伦瞧得有趣,过来抱过孩子,叫喽啰把那羊割了,取了上好一块羊排,递与孩子手上,那小猴儿嘻嘻一笑,接了羊肉,也不看阮小五了,塞在嘴里便吃,顿时满嘴流油,把众人瞧得都笑。

    就在这时,阮小二和浑家从屋里大步走出,见一书生抱了自己孩儿在那吃食,忙道:“不知有贵客降临,兀自酣睡,怠慢怠慢!”

    “二哥,你多有不知,这两位是梁山上王头领和宋头领,今ri王头领亲来,被我撞上,正要寻我们三个说话哩!”阮小七快言快语道。

    阮小二还没答话,他身边的女子倒是吃了一吓,忙从王伦怀里接过孩子,口中连称“得罪”。王伦笑着把孩子交还与她,又朝阮小二抱拳,道:“多闻阮氏兄弟英雄了得,一直想和杜迁、宋万,朱贵三位兄弟前来拜会三位好汉,只是一直琐事缠身,不得下山,今ri得空,这才和宋万头领一起前来,三位勿怪王伦来得唐突啊!”

    阮小二愣了楞,忙还礼道:“王头领说哪里话,外面天寒,且请屋里说话!”阮小五和阮小七也是殷勤请众人落屋,王伦吩咐喽啰把酒肉抬进去,和宋万一起随主人进了屋。

    五人落座不久,那女子把王伦带来的酒肉都温热了,众喽啰一起帮忙抬了出来,小猴子左手一个肥鸡腿,右手一条腻羊排,在屋子里疯闹,那女子见众人有话要谈,抱了孩子到里屋去了。

    众人闲话了一阵,阮小二问道:“不知王头领、宋头领此次前来,有甚要紧之事?”

    王伦放下酒碗,笑道:“一来久闻三位都是英雄,特地前来拜会,二来敝寨近些时ri投山的人不少,孩儿们吃得不好,特来麻烦三位!”

    三人一阵茫然,吃得不好找自己兄弟干甚,难道来借粮?看情形也不像啊!还是阮小七快言快语,直道:“王头领且请明言,但有用得着我兄弟处,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不敢道半个不字,只是山寨若打我村里主意,还请早消了念头!”

    王伦和宋万见说都哈哈大笑,直笑得三人发愣,却听王伦道:“七郎误会了!今次我此来是想找三位谈桩买卖,买些鱼吃!”话一说完,王伦心中忽觉得有些滑稽,他突然想起当ri吴用来说三阮时也是买鱼的借口,倒是跟自己不谋而合,但不同的是智多星买鱼是假,撞筹是真,而他王伦则是买鱼是真,同样招揽亦真。

    三人一听这才恍然,但同时在心底浮起一丝失落,顿了顿,方听阮小二道:“这是小事,打鱼是我兄弟的生计,王头领要多少尽说!”

    三人失意神情落在王伦眼里,他也不说破,只道:“每ri一千八百斤,每条不得小于半斤重,大者不限,只要午时送到,足秤的铜钱结账,不知几位有意否?”

    阮氏三雄对视一眼,心中都很惊讶,只听阮小五道,“若发起全村乡亲一起打鱼,这个数目倒是凑得起,只是不知王头领每ri要这么多鱼做甚么?”

    一听这话,杜迁来了jing神。他是统管伙房的头领,改善喽啰们的伙食正是他该管的事,故而可以说王伦这次下山倒算是在帮他吆喝,此时寻着机会,便十分感慨的把老大在山上的举措一一道来,言者既然有心,闻者自然听得感想颇多。

    待宋万说得口干舌燥,取酒润喉时,只听阮小七道:“王寨主待人如亲,山上的弟兄们有福了!”说完又长叹一声,直把心中抱负尽抖落出来,“只可惜无人这般识得我兄弟三人,不然我等只把这一腔热血卖与他了!”阮小二与阮小五都在一边点头附和。

    王伦见三人表露出入伙之意,也不含糊,正sè道:“不瞒三位兄弟说,我山寨陆路有杜迁、宋万并朱贵三位兄弟相助,倒不忧虑!只是苦于水军无独挡一面的好汉,我心中早有请三位入伙之意,只怕三位英雄不肯把清白之身投入绿林!且恕小可冒昧,今ri便邀三位到我寨中各坐一把交椅,可么?”

    阮小七把桌子一拍,大声道,“有何不肯,我三人屈居于此早不耐烦,一身本领又不是比别人差,为何不能像王头领这般过快活ri子!”

    见弟弟吐露心声,阮小二和阮小五对视一眼,都起身对王伦道:“哥哥若肯容留我们,这条xing命就卖与哥哥了,ri后若有二心,敢遭雷毙!”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