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亲随头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亲随头领


    看看脚下的船儿就要靠岸,杨志思绪万千。

    原本以为这位身边的白衣书生会有多大的图谋,哪知仅仅是邀请自己喝了一天喜酒,今ri一早便真如林冲承诺的那般,亲送自己下山而来。看来此番自己是多心了,说不定人家是真心爱惜自己武艺名声,并无他意。想到昨ri自己如防贼似的防范这些磊落洒脱的好汉,心下不禁生出一股愧意。

    当下待舟儿靠了岸,众人下了船来,杨志拱手朝送行的人群道:“多蒙诸位头领厚意款待,又送杨志牲口盘缠,此番杨志定一路护送王头领安全抵京,绝无怠慢!”

    众人未及答话,只听身边的王伦淡然一笑,道:“如此便多劳杨制使了!”

    听了王伦语态神气,杨志心下又是一窒。自打遇到这个书生以来,他总觉自己在此人面前施展不开手脚,心中所思所想仿佛此人尽知一般。是啊,人家与自己同行是看得起自己,看这山寨人才济济,好生红火!哪里像凑不出护卫人选的样子,杨志顿觉自己又说错了话。

    好在这时林冲开口道:“哥哥,此去千里,一路保重,小弟只在山寨翘首以盼,只望哥哥平安归来!”

    王伦朝林冲拱手道:“兄长莫弄得生离死别一般!小可当年进京赶考时,还不只是孤身一人,如今有杨制使同路,一路也好相互照应,兄长勿忧!只安心和兄弟们保守山寨,等我接了嫂嫂回来与兄长一家团聚!”

    林冲心中一梗,只垂泪道:“除非林冲死了,断不敢叫他人损及我梁山泊一草一木!”说完又对杨志施了个大礼,直道:“制使,务要护我哥哥一路周全!”

    杨志慌忙答礼,只道不敢有负众望。

    王伦拍拍林冲肩膀,又杜迁等老兄弟作别,只见杜迁道:“哥哥此去万事小心,唉!小弟只恨伤得不是时候,不然恨不得便替哥哥走一遭!”

    王伦笑着还没答话,忽见宋万上前一步,抢道:“杜哥哥好生养伤,便让小弟随哥哥一起去罢!”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感受梁山兄弟情谊的杨志叹了口气,插言道:“宋头领好义气,只是……”

    宋万见状,忙问道:“制使,有何言语,但请讲来!”

    杨志点点头,道:“各位莫怪小弟嘴直,似宋头领这般的,一入东京城只怕就会被做公的盯上,还是似王头领这般最好,东京书生最多,不会引起注意!”

    宋万见说,有些泄气的摇摇头,只听小七笑道:“宋哥哥,你是天生的大王模子,去了东京莫吓跌了赵官家也!”

    众人闻言都笑,只有杨志神sè颇为尴尬。王伦上前拍了拍小七,只嘱咐他好生养伤,小二小五在一旁道:“哥哥此去千万小心,回来时我们兄弟定交给哥哥一支崭新水军!”

    王伦笑着点点头,勉励了他们几句,又和走上前来的朱贵打个照面,两个都是明白人,千言万语都化作相视一笑,王伦只拍了拍朱富肩膀,最后跟大家都告别了。

    在林冲等人关切的目光中,王伦和杨志一人牵了一头牲口,投西而去。

    这一路上,杨志放开心禁,倒与王伦颇谈得来,于路倒也轻松愉快。

    就这般行了三五ri,俩人来到濮州范县地界。只见夕阳西下,已近黄昏,两人就在路边胡乱寻了一个村店坐了,点了五七斤熟牛肉,二十个馒头,又一壶酒,坐在那里边吃边聊。不到小半个时辰,那天灰蒙蒙的,赶着就要入夜,王伦叫过店小二,向他讨了黄油纸将那没吃完的牛肉包起,随身掏出二两多散碎银子结了账,向小二问了前面客栈路径,正要离开,只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耳边炸起:“小二,结账!”

    这边小二听了,忙向旁边那桌跑去,看了一回,道,“三斤熟牛肉,一壶酒,熟菜若干,肉馅馒头十五个,多谢客官,共一贯零二十文!客官便实付一贯文罢!”

    那汉听了,点头道:“却也实在,只是小二哥,我出门身上没带钱。你莫惊!只打我一顿抵账!”

    王伦在一旁听到,觉得颇有意思,朝杨志点点头,倒也不忙走,只是站在一边看。只见那汉子外面虽然罩着一件薄薄的冬装,却仍看得出十分的膀阔腰圆,一张圆脸上竟无眉毛,也无胡须,看起来甚是骇人。只听那小二在一旁叫苦道:“这位爷,我却打你作甚?只我这店里是小本生意,经不起贵客赊账啊!”说完,只是在一旁苦苦哀求。

    那汉倒也不跑,只是坐在那里,催道:“须只一顿打,叫你好想,我也好受!”

    王伦越听越觉这汉有意思,哈哈一笑,便从怀里掏出一个五两重的银锭,喊来那小二,将钱与他,说明与那无眉大汉结账,多的钱找还他。那小二欢天喜地的去了,找了三两多银子与那汉。那汉倒是接了,却也不答话,也不道谢,只是睁着怪眼朝这边看,看了一会,那汉竟自走了。

    王伦莞尔一笑,与杨志对视一眼,两人都笑着摇了摇头,便出了门。走到小二指与的一家客栈,两人要了两间上房,且自睡了。半夜王伦尿急,出门小解,只见黑漆漆的大堂内突然伏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倒叫王伦吃了一吓。借着手上烛火闪烁出的微弱光芒,王伦认出此人正是傍晚村家酒店遇到的那条汉子,笑道:“幸会,没想到与好汉在此又见了面!”

    那汉也不笑,只闷声道:“有甚幸会,我只是跟着你到此!”

    王伦一听不觉好笑,便问道:“那汉子,你只跟着我作甚?”

    那汉子道:“我无故得你钱财,心中难受。便跟着你,直护送你到那个所在,我便自走!”

    王伦见说愈觉有趣,便道:“我自有伴当,汉子你且去了!倘我走到天涯海角,你也相随?”

    那汉摇摇头道:“你那伴当看来凶恶,不像善类。你又是个文弱弱的书生,莫道半路给他害了,夺了钱财,我不放心!”

    闻言,王伦哈哈大笑,便坐到那汉子身边,道:“兄弟,你也不像个没名姓的人,且说来与我听听!”

    那汉道:“你且先说!”

    王伦会心一笑,见这汉子憨厚朴直,倒也喜欢,便道:“汉子,莫要以貌识人,我那个伴当,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唤作青面兽的便是他,你说他怎会害我,夺我钱财?”

    “莫不是那杨令公的后人?”那汉问道。

    王伦点点头,道:“便是他了,这下你放心了罢,且回去吧!”

    “那我也要把你送到所在,不能白受你的好处!”那汉仍道。

    王伦见他犟得可爱,动问道:“汉子你姓甚名谁,怎地流落在此处?”

    那汉道:“我原是中山府人氏,祖传三代,相扑为生,却才手脚,父子相传,不教徒弟。平生最无面目,到处投人不著;山东,河北都叫我做没面目焦挺!”

    原来是他!

    一拳打倒浑身横肉、力大无穷的李逵,再一脚彻底让铁牛心服口服败走而逃的没面目焦挺,王伦心中一喜,又问道:“汉子,你怎地没面目?”

    焦挺一五一十道:“昔ri我爷与我说过:江湖人闯荡四方,人也欺得,人也杀得。只是不可欺良善,不可杀无辜。我当时便听在心里。所以不管再好的兄弟,要昧良心,我也不讲情面,故而被人唤作没面目!”

    王伦一听,顿觉惊奇,不想这莽汉倒有如此坚持,便问道:“你如今却要投何处?”

    焦挺道:“我也没有目的,只是四处乱撞!”

    王伦呵呵一笑,道,“离此处不远,往东也就三五ri路程,有座梁山大寨,我与上面头领有些交情,不若写了信荐你去那里入伙可么?”

    焦挺大喜,道:“我也早想去投,只是苦于没有门路,今ri书生与我写了信,感激不尽!待我护书生一程,回来却投梁山去也!”

    王伦见他赤诚,倒也欢喜,便也不瞒他,直道:“实不相瞒,只我便是梁山王伦,只因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遭jiān臣陷害,投了我山寨,遗下家小在京,屡受高衙内滋扰,此番我去东京,便是去取他的浑家我的嫂嫂,好叫他们一家团聚!”

    那汉一听扑翻身便拜,“原来你就是白衣王秀才,端的义气深重!无论生死,我便跟着哥哥了!”

    王伦笑着把焦挺带到自己房间,从包里取了一百两黄金,递与焦挺,焦挺也不推脱,便生受了,王伦一笑,道:“我身边差个亲随,不如你ri后便跟着我,直作个亲随头领!”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