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前面有着那,各自各的路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前面有着那,各自各的路


    当今世上,规模最广,人口最多,文化最盛,医疗最好,名气最大的城市,不在沉睡的美洲,不在黑暗的欧洲,也不在西亚、北非这些孕育过古老文明的两河流域,只在此刻王伦的脚下。

    站在这座当今世界上最为繁华昌盛的城市zhongyāng,王伦心中不禁有些感喟唏嘘。

    这座千年名城,十朝古都,不仅仅是名副其实大宋中枢,更是全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中心。此时的它正燃烧着生命中最后的底蕴,不遗余力的向外间展示着中华民族无以伦比的辉煌。

    只可惜,在十数年后,黑山白水间崛起的金人,将要把兵锋指向这里,而眼前这幕恍如仙境的人间盛景,将**裸的暴露在异族的铁蹄下,被焚烧,被掳掠,被破坏,被凌辱。

    街市上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大宋子民们即将迎来的命运,将会用尽史家们所有能够想象到的,代表灾祸苦难的词汇。

    王伦在心中叹了口气。

    与此刻焦挺只顾目不转睛的贪看大相国寺前的繁华兴盛不同,他的目光停驻在寺院边上那片被蕃昌喧闹的氛围所掩盖的废墟之上。

    他转头望向杨志,道:“制使,此处可是面涅将军故居?”

    杨志闻言稍愣了愣,点头叹道:“不想王头……秀才竟也知道?此处正是当年狄公旧宅遗址!”这位狄青贫贱出身,生前立功无数,官至枢密副使,位列执宰,可谓大宋武人心中不灭的神话了,可惜晋位不久便为朝野舆论所不容,区区数年后即被罢官,再后不到半年便郁郁而亡。他在东京的旧宅也没有保留在下,在一次火灾中被焚烧而毁,多年来没人居住,倒是成了大相国寺菜园的一部分。

    “君王下旨拿功臣,剑拥兵围,绳缠索绑,肉颤心惊。今ri的一缕英魂,昨ri的万里长城……”王伦摇头轻道。

    见杨志只是目光深邃的望向自己,王伦叹了口气,也没多言,只抱拳道:“此去一别,不知何ri再见,制使保重!”

    此情此景,直叫杨志也颇为动情,一时之间硬想不起该怎么称呼王伦,沉默良久,终于道:“哥哥保重!”

    王伦上前携了他手,嘱咐道:“无论何时,天难地难,制使都勿要忘了山东这班兄弟们!”

    杨志颇为沉重的点点头,长叹了一声,与王伦拜别了,转身踏上了那条功名之路。

    这时焦挺走上前来,问道:“哥哥,怎地不请这条好汉也上山聚义?”

    王伦十分感慨的摇摇头,伸手指向面前那条十字街口道:“看这四通八达,人来人往,并不是人人都选一条路走的!”

    焦挺见说还是不明白,一脸懵懂,只是把头来摇,王伦呵呵一笑,也不强求,只带着他在这集市上闲逛。两人走到那大相国寺不远处的菜园旁,王伦想起当年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往事,只顾驻足观看。

    忽闻不远处的残垣断壁中有人正大声说话,王伦仔细一听,但闻什么“你这厮们走了花和尚,还敢在这东京城里厮混?还没吃够太尉打?往ri里你我倒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高衙内既然发话了,叫我见你们一次便打一次,前些时ri忙,没空收拾你这厮们,今ri既叫你们撞到我的手上,好歹叫我这双拳头发个利市!”

    随即又一个声音传来,道:“牛二,亏你也是市面上混的人物,竟与那高家做狗,有什么脸面与我们厮见?我呸!”随后一阵鄙夷声传出,只听一群人呸呸个不停。

    “莫管那高衙内还是高太尉,就算以前都是街面上厮混的,但人家现在有钱有权有人有势!怎么了,却似你这厮们如此不成器,天天在这菜园子里偷菜,还敢说甚么脸面!”

    “我们就是偷菜,也强似你做狗!还是与高俅那破落户做狗,你们好端端的人不做,偏要与权狗做狗!”

    “哟呵,还敢嘴硬,给我打!”原先那个声音怒道。

    只听一阵打斗声传来,王伦回头跟焦挺使了个眼sè,俩人便挺身走入那片废墟,只见两伙人正在厮斗,一伙人多明显占了上风,另外一伙只有十余人,兀自勉力招架。

    动手一方的那些泼皮看到有生人进来,大喝道:“爷爷们办事,滚一边去!若再踏前一步,连你这厮们一块收拾了!”

    “你是谁的爷?”只听从王伦身后传出焦挺那闷闷的声音。

    “便是你的……唉哟……”一个人五人六的壮汉仗着自己人多,上前挑衅道,还没说完便见焦挺上前将他手臂关节一折,一阵剧痛袭来,疼得他直叫唤。

    那汉的惨叫声惊动了正在厮斗的两帮泼皮,众人都停下手脚朝这边观望。王伦望着挨打那一拨人,朝领头模样的俩人问道:“谁是过街老鼠张三,谁是青草蛇李四?”

    那拨人少的泼皮都见这白衣书生身后的汉子手脚高明,一出手便伤了那牛二手下的狠角sè,心想这两人只怕是友非敌,一个鼻青脸肿的汉子上前一步,颇是恭敬答道:“只小人便是过街老鼠张三,小人边上这位便是青草蛇李四!”

    王伦笑着点点头,忽然变脸道:“给我打!”

    那过街老鼠张三,青草蛇李四见说都吃了一惊,暗道什么时候又得罪了这两个狠角sè,大伙儿见状都缩成一团,背靠御敌。

    却见那焦挺嘿嘿一笑,直冲入人多的那伙人中,原本指望看戏的众泼皮大惊,慌忙上前招架。却见那焦挺抢身而上,浑不在意对方人多,只是一招接敌,处处往对方四肢关节要害上招呼,如此技巧再加上他原本力气就大,多数人只打了个照面便飞开了去,都躺在地上穷叫唤,已无再斗之力。

    那名唤牛二的泼皮头子见了,从后腰上取出一把解腕尖刀,这边诸人见了,都大骂道:“牛二,你还讲不讲规矩,街头厮斗你竟动刀子,还算不算好汉!”

    那牛二只做未闻,小心翼翼的靠近焦挺,他心知眼前这人实乃劲敌,自己手下都是常年在街面上厮混的泼皮,打架经验极其丰富,可都被这汉仅仅一招便放倒在地,再起不来,这种情景叫他心下生出惧意,只好祭出兵刃壮胆。

    两人渐渐缩短距离,只见那牛二瞧准对手腹部这等不致命的位置,一刀戳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焦挺不急不躁,只使出一招父子相传的绝技空手入白刃来。

    只听咔嚓一声,尖刀落地,那牛二的手顿时折了,焦挺狰狞一笑,一脚侧踢向牛二的脚弯处,又是一声骨骼断裂之声传来,只听那牛二哀嚎一声,身体如面条般软软的滑到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这边过街老鼠张三和青草蛇李四见状,抓住时机,大呼一声,带着泼皮们群起而攻,打得牛二剩下的人屁股尿流,王伦看看差不多了,喝了一声,那张三和李四见了,相互对视了一眼,也都拦住了手下众人。毕竟这是在京城地面上,平时泼皮们抢地盘报私仇官府不管,不过要是出了人命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带着你们的狗,都滚!以后你爷我见你们一次便打一次!”焦挺闷声道,学着方才泼皮们的口吻,将原话都还与他们。

    等牛二这伙人走远,这时张三和李四忙把手下泼皮聚拢过来,朝王伦谢道:“多谢官人出手相救!”他们常年在街面上厮混,看人最准,一下子就瞧出王伦与焦挺的那种主仆关系。

    王伦摆摆手,见此地僻静,也无外人,便问道:“便是你们通知那花和尚鲁智深逃走的?”

    泼皮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道:“就是小的一群人,还有好些个吃不住打,向那高太尉服了软,只剩下我等这十多人,不想高俅放过我们,高强这厮还来蛮缠!哼!都是街面上行走的人物,吃几顿打就想我们服气?呸……”

    王伦闻言笑道:“你们虽然本事不济,但贵在心中还有些义气,也算难能可贵了!”

    见说,过街老鼠张三和青草蛇李四忽然想起方才王伦叫出自己名字,忙问道:“官人怎知我等贱名?”

    王伦没有答话,只叫焦挺取过二十两金子来,放在地上,道:“我下面说出来的话,你们要么不听,取了这金子先走,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了。但若要是留下听了,胆敢有半句遗漏,叫外人得知,下场便不只是断手断脚那般简单了!”

    众泼皮闻言都是面面相觑,不知京城里何时多出来这么个狠辣人物,只是听他口音像是京东地界上过来的人,虽作书生打扮,但说话做事却透着一股上位者才有的气势,身边又带着一个这般凶恶的跟班,都暗忖这白衣秀才定不是寻常人物。张三和李四对视一眼,心中都起了结交投拜之心,便朝王伦点点头,直道:“我等不愿拿钱,都愿听官人言语!”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