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昔日座上宾,今夜卖刀客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昔日座上宾,今夜卖刀客


    汴梁城的繁华盛景并未随着黑夜的降临而选择偃旗息鼓,只见鳞次栉比的商铺都挂上了火红的灯笼。也有那大官豪客的宅府,更是灯火璀璨通宵不灭。这些烛火燃烧时所发出的阵阵青烟,飘渺不散,笼罩在didu上空,倒勾画出了一副难得的人间烟火图。

    却见一个青面汉子孤立在闹市街头,已经一整天了。只一大早,他便出了酒店,拿出那把家传宝刀,来到这街市上变卖。

    忽然一阵刺骨的寒风袭来,吹得街面上各家商铺的招牌东倒西歪,散落一地的枯叶乘风起舞,这般景象,直教街上的行人都拢了拢身上的冬装,加快了归家的步伐。

    唉,还是去樊楼外碰碰运气吧!

    杨志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早知那里进出都是达官贵人,多有一掷千金的主儿。说不定就能遇到买家。只是这个决定叫他十分难堪,好歹自己往ri里也是那里的座上常客,如今叫他这七尺大汉,站在东京第一社交场所门外插标卖刀,若碰上些旧ri相识,轻轻说上一句,“杨志,你怎生落到这般田地!”叫他如何作答?还有甚么脸面!

    可叹如今他已身无分文,变卖得来的家产全部都拿去上了供,唯一剩下的那头牲口也已经抵押给酒家做房钱了,现在的他已经一无所有,还有甚么本钱来顾忌脸面?

    想到这里,只听他愤愤骂道:叵耐高俅那厮,恁地可恶!枢密院那边得了钱,做事起码还讲点规矩,倒没有为难自己。只是高俅那厮执掌的殿帅府,从进门到出门,处处花钱,人人打点,好不容易见到那正主高太尉,却得他一顿好奚落,还把自己花大价钱奉上的豪礼当场砸烂,直叫他一股凉意从脚根升起,落了个满腹辛酸。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一言透心寒。

    杨志此刻算是彻底领悟了这句话的涵义。只是这个代价却太大,大得叫他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想那林冲落难还有王伦不管不顾的甘愿以身犯险替他到东京取回家眷,而自己呢,落到这般田地有谁看过一眼,昔ri一班的九个制使当着自己面倒是嘘寒问暖,一转眼便等着看他的笑话。

    如此还不如便留在梁山好了,当初那班好汉都是一般的敬重自己,特别是王头领……一想起王伦,杨志心中忽生出一番异样的酸楚,直叫他悔不当初。

    拖着被寒风吹得僵硬的身躯,杨志来到灯火辉煌的樊楼外,看着华灯初上,杨志心中感慨万千,实是这漫天的繁华,与那家族的荣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杨制使,哎哎,真是杨志暧!”

    杨志听到叫唤,忙把头去看时,只见一个贵官儿带着五七个帮闲,正从花天酒地的樊楼里出来,借着灯火看清那人面目,杨志直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去。

    “杨志,杨志!我说你躲什么!”那贵官见杨志低头掩面,怪他道。

    无可奈何,杨志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施礼道:“小人见过王太尉!”

    “几年不见,老杨你怎生落到这副景象?咦,这不是你那把家传宝刀吗?想当年我出钱要买你的宝刀,徐官儿的宝甲,你们两人一个开口不卖,一个闭头不见,怎么,现下要卖这把刀了?”那贵官取下杨志刀上的草标,把玩道。

    杨志叹了一口气,只不言语。那王太尉见杨志这般,语气倒也收敛了一些,没再取笑,只道:“当ri我闻你押送花石纲翻了船,人也没处寻,怎地此时在此卖刀?”

    杨志见他相问,便把变卖了家产,去走高俅门路失败的首尾吐露了出来,那王太尉见说哈哈大笑,道:“你是将门虎子,出身高贵,我们高太尉见到家世好的人,心里就怵哩!”

    杨志一听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连送礼都送不出去,原来不是礼物轻重的原因,实是这高俅出身低微,嫉着自己家世,想看笑话!想到这里,杨志在心中苦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王太尉见状嘴边露出一丝晒笑,只是拿过杨志手上的宝刀,问道:“杨志,昔年我出大价钱要买你的宝刀,今ri却是何价?”

    杨志心念一动,急忙道:“不敢收太尉银钱,太尉要是喜欢,杨志只把它送与太尉了!”

    王太尉闻言大笑,直道:“上路!上路!”把玩了一回手上的刀,那太尉抬头笑道:“你怕是话没说完罢?”

    “只求能托了太尉的面皮,复我官职,小人感激不尽!”杨志也不扭捏作态,直下拜道。他深知眼前此人有此能耐。

    原来这王太尉姓王名诜,人称小王都太尉。贵族出身,乃是英宗招的驸马。早些年在地方上任过实职,只因其与时任端王,也就是现今徽宗的关系极好,赵官家即位后,倒是没舍得再放他到地方上去,只把他留在京城,闲时常常相聚,故而虽然此人现在未任实职,但身份超脱,又与朝中权臣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只那高俅未发迹前,便是他府上一个帮闲,还是得了他才接近当时只是王爷的赵官家。

    听杨志这般说,那王太尉略想了想,道:“往ri里帮你这个忙倒也不难,只可惜你先去找了高俅,我再去找他的话怕折了他面皮,虽然他是我府上出去的,但如今早已是今非昔比了!”

    杨志一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那王太尉见他这般,呵呵一笑,又道:“我也不白要你的刀!想你也是那杨无敌的后人,功臣之后如此落魄,也叫我皇室脸上也无甚光彩。这样!那běijing大名府留守是蔡相公的女婿,平ri里与我素有往来,前几ri还派人到我府上奉过年礼。我便与你写一封书信,且去投他,想他那里正是用人之处,几品官位我无法保证,但起码一个小小提辖官儿是跑不掉的,你看怎地?”

    杨志闻言大喜,直道:“那梁中书却也识得我,甚是爱我武艺!”

    王太尉哈哈一笑,道:“这便更好了!看你流落街头,想必身上也没了盘缠,如此我便好人做到底,送你一百贯路费,也叫你念我的好处,且跟我到府上,我与你书信!”

    那王太尉话一说完,便带着杨志回到府上,等仆人铺好文墨,王太尉挥毫而就,缓缓把那纸张吹干,包了封皮递与杨志,又吩咐管家下去与杨志一百贯钱,杨志大喜,拜谢了小王都太尉,便与那管家退了出去。

    王府管家直接领了杨志来到府门外,递与他一封五十两的银子,杨志一看数目不对,便陪着小心问那管家,却见那管家冷笑道:“与你你便接着,一个讨饭的还敢计较多少?”杨志见说顿时心血一阵翻涌,直强忍住了,接过银子便走,管家望着那影子冷笑。

    且说那管家回到府内,见王太尉喜形于sè,只顾把玩那把宝刀,上前禀道:“主人,那杨志我打发走了!”

    王太尉点点头,颇不在意,只大喜道:“往ri里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现今只花了一百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说完又翻来覆去把玩那刀,忽地叹了口气,颓然坐下。管家见状,忙问道:“主人何故叹息?”

    只听那王太尉道:“我昔ri看好了一副甲,一把刀,如今刀儿到手了,愈发想那甲!”

    管家问道:“主人,何不就去买来?”

    王太尉摇摇头,道:“你道我不想买?价都出到三万贯了,那徐宁就是不卖。也是,他又不曾落魄,走投无路!”

    管家低头想了想,凑上前道:“何不想个法儿,叫那徐宁也走投无路?”

    王太尉见说忽地起身,随即又摇摇头,道:“不行不行,那徐官儿太熟,有点下不了手!”

    管家闻言一笑,从旁出谋划策道:“何必主人亲自动手?就写一封书信,递与那高二,他还敢不办?往ri里要不是主人,他能有今天?想那林冲都着了他的手脚,哪里在乎多一个徐宁?”

    王太尉一听,只觉此计大善,望着管家笑道:“甚么高二,是高太尉!你这张嘴啊!哈哈……”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