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泼皮们的手段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泼皮们的手段


    忽闻到此人声音,张氏和锦儿都是神sè大惊,这时只见张教头也快步走了进来,他倒是不慌,只是眼神中带着商酌之意,朝王伦望来。

    王伦沉吟片刻,对众人道:“此番原只为了取嫂嫂回去与兄长团聚,倒也没闲功夫打发这厮。不想他反倒知趣,直送上门来!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张教头,不如先把他诳进来,看情形再作计较!”

    张教头闻言,面sè沉毅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开门去了。王伦又叫众人分别去各房里埋伏了,沉声静气,只等这厮入瓮。

    不久,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个轻佻的声音道,“这厮们如此怠慢懒惰!我叫他们好生保护我岳丈一家人,现如今却连一个鬼影子也没瞧见,招呼都不打一声竟跑回去过年了!待明ri这厮们来给我拜年时,岳丈大人你且瞧好了,看小爷我给不给好脸sè他们瞧!”

    之后便听张教头那冷冷的声音传来,“夜已深了,家中多有女眷,须不方便,衙内还是请回罢!”

    那高衙内是个赖皮狗的xing子,撵着不走,打着倒退。此时他见张教头面上不喜,只是要撵自己走的样子,便偏偏不遂他的意思,硬是挤身入户,身后四个帮闲见状,也跟着主子抢进院来。张教头退到一边,脸上带着冷笑,只转身关门上板。

    那浪荡子高强便带着四个流里流气的跟班,大模大样便往堂内走来,张教头远远跟在身后。高衙内一进门便见屋里灯火通明,回头笑道:“岳丈大人,你家这是在守岁啊?娘子呢,怎不见人?快请我家娘子出来与我相见罢!”

    那张教头板着脸,只不言语,就在大堂入口处站定。高衙内正有些尴尬,却见一个白衣书生从张氏的闺房里出来,高衙内大惊,忙道:“岳丈,你莫不是老糊涂了,却这般不晓事!我家娘子的闺房里怎地转出一个男人!?”见状,高强所带的四个帮闲也都起身朝那白衣男子大声呵斥。

    却见那书生一声冷笑,往一旁让出门口,忽见里面顿时涌出三五条大汉,这厢张教头卧房中也是转出五七个汉子,直把高衙内五人围在大堂zhongyāng。那四个帮闲的见不是头,又见张教头取枪在手,心下早已是慌了,急忙弃了主子就要夺门而逃,张教头哪里肯依,使出手段,将这四人一一打翻在地,但见这四个人模狗样的东西趴在地上,哀嚎连连。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高强,你怕是活得不耐烦了罢!”王伦上前一步,朝高衙内喝道。

    那高衙内本原是街市上的泼皮出身,只因与高俅是叔伯兄弟,老天有眼直叫jiān臣无后,高俅便过继了这堂弟为子。是以此时高衙内见了眼前这般情形,接下来的动作十分熟练,立马便跪地求饶道:“这事儿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改我一定改!我ri后不敢再来相扰,求娘子……不不,求林娘子和各位好汉饶了我这一回罢!”

    忽然一阵尿sāo味儿在空气中弥漫,众人见状都捂了口鼻,王伦见这人如此不堪,也没了兴趣跟他蛮缠,只朝焦挺使了个眼sè,这条蛮汉随即上前,使重手将这五人都打晕了。

    随即王伦叫张三、李四带着人,把这五人搬到厢房中去,只见泼皮们两三个帮着一个,直把这些颇为沉重的酒囊饭袋都抬走了。

    此时大堂内只剩焦挺并张教头一家人,王伦对张教头道:“依小可的意思,现下还不是取这高衙内xing命的时候,想我等一行有老有小,此去济州又有千里路程,若是此时杀了高强,逼得高俅狗急跳墙,到时候飞骑四处,各个府县拦腰阻截,我等倒是无甚,只怕倒是连累了教头一家,我看不如叫张三他们收拾这厮一顿,暂替教头出一口恶气,将来我必取此人首级交予教头!”

    张教头闻言一惊,这王伦所顾虑的情由倒是跟自己不谋而合。他原本以为此人出身草莽,虽作书生打扮,多是附庸风雅,不见得真有什么见识,方才还在心里措辞该如何劝住此人不要轻举妄动,没想到这王头领却不骄不躁的说出这么一段老成持重的话来,倒是叫他在心中不禁暗暗叫好。

    “就是头领不言,老朽也要劝头领暂忍一口气,若今夜跟高俅结了死仇,这一路行去怕不坎坷?为了这个浪荡子一条xing命换我众人身处险境,实不值当!如此便依王头领高见,此仇且留待ri后再报罢!”张教头颇为信服的朝王伦拱手道。

    见说,王伦忙朝张教头回了礼,这时张三李四等人正好出来,王伦对他们吩咐道:“待会儿我们先走,这厮就交给你跟李四处置,且留他这条狗命!出城之后我们在城外安仁村闻教授府上会合!”

    过街老鼠张三、青草蛇李四等人闻言王伦把高衙内交予自己处置,心中都是大喜,这厮害得自己兄弟们在京城里东躲xizàng,没少吃亏,如今落到自己手上,定要好好招待他一番,虽说王伦交待要留他一条狗命,但这又何妨,兄弟们整治人的手段还少了?当下众泼皮都忍住心中欢喜,朝王伦道:“官人放心,我等定会留他一条xing命的!”

    说话间,张教头一家都收拾好了,王伦跟留下的泼皮们招呼了一声,便带着焦挺,护着张教头一家从后院走脱,当下也顾不得贪看这繁华的汴梁夜景,只是星夜出了东京城,往那安仁村而去。

    众人在路上急急赶了一个时辰,看看前面不远就是闻焕章的草庐,正好那闻教授正在门口张望,见王伦等人赶来,急忙把众人迎了进来,一番见礼之后,闻焕章奉上珍藏的好茶,与客人们边品着茶水,边等着后续人众。

    这位怀才不遇的中年秀才,那ri在酒店里听了王伦一席话之后苦思良久,终于松口,同意上山。只是不坐交椅,不问事务。王伦当即便答应了他,承诺在后山给他盖一座书院,依旧教书,也好叫山上为数众多的适龄孩童能够有书读,有师教。

    众人又闲坐了半个多时辰,张三他们也赶了回来,果然这伙颇有义气的汉子都不愿留在京城,只要随王伦上山,王伦便起身请大家连夜上路,众人都欣然赞成,一起把行李往早已备好的马车上搬。

    就在大家准备妥当了,只等出发时,忽听李四忍不住在一边笑道,“三哥,你却是在哪里学的手段,那刀又快又狠,一刀割下去,高强那厮兀自还动哩,居然没晕!”

    张三得意洋洋道:“你等不知,我早ri里未曾出道之时,阉畜生那是一把好手!”

    众人见说都是一番大笑,一旁的闻焕章听到了,心中起疑,便问张三道:“你把那高衙内阉了?”

    张三点点头道:“是啊!官人叫我留他一条xing命,我想总不能便宜了他,便将他阉了!不过教授放心,我等替他止了血才走的,且死不了呢!”

    张教头听到这里,忽地长叹了一声,也不知是喜还是悲。

    闻焕章回头看看王伦,道:“若如此,我们暂时走不了了,快则一ri,慢则二三ri,殿帅府的人迟早会找到高衙内,到时候这官道上定然探马往来,热闹非凡。我等若是今夜走了,到时必堵在这路上进退不得,与其在异地他乡人生地不熟的躲避,还不如叫大家先住在我处,等风声过了,再上路罢!我料定那高太尉死也不会想到,我等竟然不走,就伏在这东京城边上!”

    王伦闻言点点头,又望向张教头,见他此时也是点头称是,便下令众人把行李再搬回草庐中。

    张三见状大惊,对王伦道:“官人,莫不是叫我等坏了你的大事?”

    王伦摇摇头,其实就算杀了高衙内也没什么,这都是他为非作歹的报应。唯一有点不妥的,只是选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些赶巧,而且出这档子事,跟自己方才没交待清楚也有很大关系。他是做寨主的,须有些责人先责己的心胸,是以王伦只拍着张三的肩膀对众人道:“无妨,是我一时心急没交待清楚,现下只是耽搁几天而已,也无大碍!只是尔等以后做事多要三思而行,且休要莽撞!”

    张三等人见说连连点头认错,王伦只是一笑了之,就在要返身进屋时,王伦心念一动,突然大喊一声:“不好!莫要枉送了好汉的xing命!”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