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收衣服用的水磨禅杖?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收衣服用的水磨禅杖?


    那大和尚一闻王伦言语,忽地收住笑,不再吭声,只是又盯着王伦来回打量。

    见和尚这个反应,王伦心中断定此人十有仈jiu真是那鲁智深了!只是此时他除了欣喜万分外,更是满头雾水,为什么此人会在此处出现?没道理啊!

    他依稀记得,鲁智深自从护送遭配的林冲到了沧州,便返回东京仍在大相国寺中落身。后来高俅得了押送公人董超、薛霸的密报,果然来寻他的麻烦。幸亏得了张三、李四等人通报消息,这才走脱了。

    在后来近一年时间里,鲁智深就在江湖上东游西荡,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中途出现在孟州十字坡,给母夜叉麻翻差点做chéngrén肉馒头外,直到第二年六月左右才出没在青州管下的二龙山。可现在是大年初一,这鲁智深逃出汴梁最起码已经三个月时间了,怎么此时还在东京城外闲逛?

    王伦只觉得此事难以常理度量,处处透着一股蹊跷,莫非又是因自己这只蝴蝶翅膀叫历史偏离了原本轨迹?

    见哥哥和这大和尚相互对视着都不出声,焦挺有些急躁,又一想鲁达这个名字好像往ri里在哪听人说起过,忽的灵光一闪,便脱口而出:“你莫不是三拳打死……”

    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王伦将他手一拉,焦挺不笨,只是xing直,得了王伦提醒,他暮然醒悟,此时他们身处京城往东的官道上,车马匆匆,人来人往,连忙把没说完的话又咽了回去。

    王伦带着焦挺走到路边一处不起眼的树荫下,那和尚见状迎了上来,两人面对着面,这回终于不再上演哑剧了,只听那和尚开口道:“你莫不是济州的王秀才?”这却是鲁达的jing细处了,自动屏蔽了关键xing词语,就算被人闻知,也只当是熟人相遇,而不会联想到强人聚会。

    王伦平静的望着还没有自表身份的胖大和尚,回道:“正是小可!”

    那和尚闻言,猛一拍大腿,叫道:“可叫洒家寻得你苦!看看都第三ri了,洒家每ri在这往东的大道上从早等到晚!你怎地不穿白衣,不做秀才打扮了?”

    王伦见他问得奇特,哭笑不得道:“提辖,指不定何时我的名姓、衣着打扮、相貌特征就出现在那通缉布告上,还作那般不是给公人做眼,插标卖首么!”

    那和尚闻言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你这秀才倒也会说笑耍子!洒家且问你,我兄弟的家眷接到没有,怎地此时就你两个?”

    王伦见说把这和尚请到官道旁的小路上,看四下无人,这才道:“我兄长的家眷都安顿好了,只是昨夜出现了点状况,有几个兄弟把那高衙内给骟了,我等商议好了,等风头过了再走!”

    “把那畜生给骟了?!好好好!真替我那兄弟出了口恶气!却是谁作的,洒家要请他喝酒!”那和尚大喜道。

    “提辖倒也识得他们,便是过街老鼠张三,青草蛇李四一班人!”王伦笑道。

    那和尚闻言一惊,道:“是他们?他们现下在何处?”

    王伦回道:“都很好,跟张教头一家人待在一起,只等风声过了,便要随我一同回梁山!”说完,又把自己与张三等人相逢一事都说了。

    那和尚见说,猛的把光头一拍,道:“都是洒家拖累了他们!”懊悔了半天,忽对王伦拜道:“多亏秀才替我补救,感激不尽!”

    王伦忙回了礼,这时焦挺捡了那和尚丢下的混铁插棍赶了上来,没好气道:“和尚,把兵器接了,以后莫要随地乱丢,砸到人就不好了!”

    那和尚见焦挺单手提起他那杆六十二斤重的水磨禅杖毫不费力,心中倒有些欢喜,大笑着对焦挺道:“汉子,只我便是三拳打死镇关西的鲁达!你也识得洒家?”

    “江湖都传你好拳脚,我岂能不知!”焦挺道,“只是刚才还没说完,到底这架还打不打?”

    “洒家名字都告诉你了,还厮打甚!”鲁智深大笑道,看样子,他对这个同样xing子直的汉子颇有好感。

    那焦挺懊恼道:“那还不如不问你名字,好歹碰上个江湖上有名望的,不想竟错过了!”

    王伦和鲁智深闻言,都大笑起来,王伦便邀鲁智深一起去闻焕章的草庐,见见张教头一家,鲁智深欣然同往,王伦带着焦挺便又折回旧路。

    三人走在路上,王伦便问起鲁达为何出现在此处,却听他回道:“前些ri子,洒家在滑州城外的黄河渡口遇到一个乡人,江湖上人称青面兽杨志的便是他。没头脑的跟他厮并一场后,又坐下一起喝酒,洒家问起他来历,便听他说甚么要上大名府投靠那梁中书,见洒家不爱听,他又说些江湖上的事迹,是以洒家才知道王头领你来到东京,要接我兄弟家眷逃出苦海,洒家心中感佩不已,便存了会会你的心愿!又听杨志说秀才你喜穿白衣,身边还有个拳脚高明的伴当,长得是无眉无须,很好辨认,于是洒家便照他说的样子,riri在这东去的官道上候你们!”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顾不得跟鲁智深客套,王伦急忙问道:“提辖,杨制使说没说怎生去投的那梁中书?”

    鲁智深摇摇头,道:“洒家有些怪他功利心太重,看不清这时势,说了他几句,他便没下文了!”

    王伦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只从鲁智深嘴里得到了残缺不全的信息,但总算知道了杨志的去处。在京那几ri他一直派张三等人在城里打探他的消息,可这杨志却仿佛失踪了般。没想到他还是北上投了梁中书,看来这历史的惯xing还真是难以撼动啊!如此也好,想必几个月后他仍会押送生辰纲到东京,到时总有相见的机会。

    想到这里,王伦心中疑问尽去,情绪渐渐高昂起来,于路上又跟鲁智深说些喜事,忽然瞥见鲁智深手上的兵器:一根长长的铁棍,在顶端分岔,极似现代居家必备那种收衣服用的插棍,王伦忍住心中笑意,问道:“提辖,你的兵器却是奇特!”

    鲁智深嘿嘿一笑,道:“这是洒家在五台山下铁匠铺里打造的六十二斤水磨禅杖,我原想打个百十斤重的,那铁匠偏说肥了不好看也不好使,洒家便依他的意思,就打了这把!”

    王伦见说啧啧称奇,这跟他后世里见的那种前面一个月牙,后面一个铲子的禅杖完全是两回事。怪不得五台山的铁匠说重了显得肥了,原来这兵器没有占斤两的地方,重量全集中在铁棍身上。若是重了那棍身定然很粗,握都不好握,自然不会好使。

    “提辖,这种禅杖我倒是头一次见,不知前面那个小叉是作甚用处的?”王伦又问道。

    鲁智深见说,就走到路边一颗大树前,把那水磨禅杖倒置了,兵器尾部靠在大树上,而那小叉两头则与地面接触,稳稳当当的放在那里,却不是数学里面不共线三点确定一个平面定律?

    鲁智深见到王伦几乎绝倒的样子,在一旁道:“秀才,你不是我佛门中人,自然不知禅杖的妙处!”

    王伦好不容易从惊奇中回过神来,拉着鲁智深蹲到地上,用树枝画出一只前有月牙,后带铲刀的新式禅杖,问他:“提辖,世上有这般兵器吗?”

    鲁智深看了半天才道:“这种兵器洒家还是头一次见!”,说完又见猎心喜道:“不过看起来蛮厉害的样子!”

    王伦又接着道:“提辖,我在东京买得上好的西域jing铁,不如你便随我上山,我替你打造一把?”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