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头陀僧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头陀僧


    这四人不进来时还好,一进来万事皆休。

    却不知这十字坡黑店下的人肉作坊里,究竟隐藏着怎生一幕人间惨剧?

    话说王伦等人顺着那通道下到这密室之中,眼前这幕令人发指的场景,直叫这四人皆是毛骨悚然,膛目结舌,心中的那种惊骇之感简直无法用言辞来形容。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那顶梁上悬挂着的十数个表情各异的人头,远远望去,却是男女都有,甚是骇人。人头下面又有五七张人皮,就那样随意被摊开张在那土壁上,便如后世覆在墙面上的墙纸一般。

    再往深里一看,更有着无数被剔光肌肉的骨头被堆积在墙角,照那长度看来,显然是人体四肢处的骨骼。骨堆旁边那几个木盆里,竟盛满了血水,看上去红腻腻的甚是渗人。更有那远处角落中摆放着七八上十个大木桶,里面满满当当不知装着甚么,只是众人谁敢去张它。

    只闻这四周浑浊的空气中,不知弥漫着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叫大家只觉戾气之盛,中人yu呕。

    这般景象,饶是鲁智深这种从尸山血海的战场上下来的汉子,都忍不住闭了佛眼。何况王伦这个只在恐怖片中见过此番情景的的初哥?当下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阵翻腾,恶心yu呕。只是旁边还有两个反应更大的,才没叫他当场出丑。这边王伦好算还立得稳、站得住,只瞧那边张三、李四却已是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早吐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却不知正在此时,在那暗室里间还藏了一个伙家,兀自按着一个断臂剔骨。这时他听到这边动静,心中吃了一惊,急忙弃了手上剔骨尖刀,提起墙边一把兵刃,朝这边喝道:“何人敢在此张望!”

    不料这一声大喝,引得鲁智深猛然睁眼,却见他此时两颗眼珠里面充血一般的殷红。这活佛二话不说,挺起禅杖便赶将上去,那人见状急忙提刀来迎,哪知鲁智深狠狠甩出一杖,直将那人连着手上长刀一起,拦腰打做两截。

    张三、李四早吐空了胃中所能吐出的物事,又被眼前突发的状况所吸引,注意力转移,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两人相携起身,终于立了起来,忽看到肉案上正躺着的那个**汉子有些眼熟,急忙惊呼了一声,道:“官人,那个却不是汤隆兄弟!”

    王伦闻言一惊,顾不得心中翻腾,直赶将过来。却见那木案上直直躺着一条汉子,一条左臂已被方才那伙家剁下,断臂处正兀自噗噗的往外冒着血水。

    王伦见状心中大急,忙伸手到汤隆脖子处查探他的劲动脉,一压之后心神略定。这时张三望着汤隆断臂处轻微飙出的细小血柱,惊叫道:“官人,还有救吗?你看这……这……都没甚么血出来,莫不是汤隆兄弟的血都流干了?”

    王伦急忙取下墙上照明火把,直往汤隆断臂处送去,双眼只盯着那火道:“人的整个肢体,就是整手整脚被切断时,会发生非条件反shè使断处的血管自动收缩,因此不易在短时间内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张三、李四两个见说大骇,都在一边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只有鲁智深颇为惊异的朝王伦望了一眼,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怕叫王伦分神,便没开口,只是随即脱下外衣,就在那里将衣服撕成条状。

    王伦看看消毒消得差不多了,便把火把往张三手上一塞,便脱起外衣。却见鲁智深对李四道,“快将他扶起,洒家替他包扎。”李四哪里敢怠慢,连忙将昏迷不醒的汤隆托起,帮着鲁智深将汤隆断臂处一道道的缠了。王伦又脱下外衣,与他遮了身体。

    见初步处理完了,鲁智深回头对王伦道:“须得寻个疮肿金镞科的大夫看看,以保无虞!”

    王伦见说连连点头,鲁智深便将汤隆背到身上,众人急寻出口出去。

    忽听这时,角落里那条剥人凳上传来一个声音冷冷的道:“你们最好是一刀痛快的杀了我,不然这辈子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尔等!”

    众人见说都回头张望,王伦见状忙一拍头,道:“怎地忘了还有一个!”一边叫众人先走,一边便朝这汉子处赶来,边走边道:“汉子莫嚷!我等也是被这黑店害了的客人,这就放你出去!”

    那汉闻言倒吃了一惊。此时他刚刚醒来,便看到眼前这般只如地狱的场景,料定此番不能善了了,只因不愿受辱,就存下了必死之心,故而出言相激。

    哪知峰回路转,自己到鬼门关打了个照面却又转了回来,眼见那书生上前替自己解开身上绳索,怎不叫他喜出望外。只是此时他浑身**,这汉也是个高傲的xing子,当下也不言语,捂着**便站了起来,忽瞧见死在一旁的伙家,自上前剥了他的衣服遮羞。

    王伦见此人长发遮面,既看不清面目,又见他没甚言语,正好自己心中也挂念着故人伤势,便朝那汉微一点头,就赶了出去。

    且说王伦从密室里赶将出来,见鲁智深等人都等着自己,急忙迎了上去,只听鲁智深道:“哥哥,这麻脸汉子已经处置一番,暂无大碍!不如一把火先给这鸟店烧了,免得这对狗男女藏有同党,ri后回来依旧害人!”

    经鲁智深一提醒,王伦忽然想起张青在这十字坡的贼店远不止这一处,当ri武松血溅鸳鸯楼后就是被这些贼男女抓到分店去了。见说,王伦忙点了点头,吩咐张三李四两个去寻油水布帛等引火之物,两人领喏去了。一路上却听这张三对李四道:“兄弟,这里既为黑店,定有贼赃,你稍等片刻,我去寻寻就来!”

    李四见说连忙应声道:“你直管去,我先去寻了火种,再来放火!”

    张三便往里间跑去,却不忘回头嘱咐道:“待我出来时却再放火,莫要把我送在里面。方才不慎一板凳打到你,兄弟你可不要记仇!”

    李四一听,随即怒道:“你不说我还忘了,速去速去!晚了我也不管了,只一把火将这里烧了!”

    王伦和鲁智深在一旁听了,都不禁苦笑着直摇头,这两个活宝真是什么时候都能闹出些乐子来。

    这两位见他们去了,便将汤隆抬到大堂的桌子上,在那里观察他的伤势。不想这时里间却走出个人来,开口向两人道谢。

    闻言,王伦和鲁智深都回头朝那人看去,却见王伦心中一惊,他乍然发觉此人竟是作头陀打扮!

    那人见了这边两人也是一奇,朝鲁智深拱手道:“师兄安好!”

    鲁智深回道:“好,好!不想你一个行者竟也叫这黑店放翻了!”

    那头陀见说连声叹气,显然是对今riyin沟里翻船的经历甚是羞愧。

    王伦见了这个穿戴整齐的头陀,暗忖道:“莫非今ri把那个叫母夜叉暗害了的头陀僧给救下了?”又见此人面上带一个箍头的铁界尺,身穿一领皂直裰,挎着两把雪花镔铁戒刀,胸前戴着一串一百单八颗人顶骨作成的数珠,心中越想越觉得便应是此人。

    此时却听鲁智深道:“这位是我的哥哥,此番我等要把这鸟店烧了!行者你便自去罢,ri后行走江湖多要小心!”

    那头陀原本见王伦甚是文秀,因他是个江湖人,倒也没把这类秀才放在眼里,只等向这书生谢了方才解缚之恩,便与那和尚叙话的。忽听这胖大和尚说这书生是他哥哥,显然自己把正主儿弄错了,心中一惊道:“江湖上有名望的书生,只有一个白衣秀士王伦,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王伦没有答他的话,只问他道:“行者莫非是屏风岭下来的大师?”

    那头陀闻言大惊,道:“书生竟然知道我的来历?不错,我便是屏风岭的广惠!小僧有眼无珠,愿求书生大名!”

    鲁智深见王伦见识超凡,一口就道出那头陀来历,心中也喜,便道:“那行者听了,只我哥哥便是梁山首领、白衣秀士王伦!”

    那广惠和尚闻言大喜,忙上前道:“我半月前从济州过道,借宿时多听当地百姓夸赞王首领高义,当时便想上山拜会一下头领!只因彼时穷追一恶人至此,也没能成行!不想今ri一见,王首领倒成了小僧的救命恩人,真是造化弄人呐!”

    王伦爽朗一笑,回道:“如此也是缘分不浅!我等偶然到此,不想竟能遇见广惠大师,江湖上多传大师嫉恶如仇,近年来不知铲除了多少江湖败类,直叫王伦心中感佩不已!”

    那广惠闻言大笑,抚摸着胸前那串人顶骨作成的数珠道:“想我广惠一生杀人无数,却敢大言一句:我刀下并无一个无辜之人!只是不想今ri却在这荒郊野岭失了造化,险些落入宵小之手,坏了xing命。要不是得了王首领,此番真去见了佛祖也!”

    一番话直说得王伦和鲁智深都笑了起来,众人又闲谈了几句,王伦便向其介绍了鲁智深的来历,那广惠闻言一阵惊叹,免不了又是一番见礼。其间那头陀便问王伦此时为何不在山上,王伦便把下山接嫂嫂一事,以及连累徐宁特来相救的首尾一一告知,却见那广惠长叹一声,道:“乡民所言果然不虚!王首领真是义气豪杰,小僧只怪相逢恨晚!”

    鲁智深听到他的言语,心中欢喜,大笑道:“广惠贤弟,看你也是条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不如今番便随我们一起上山聚义去罢!”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