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捡到宝了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捡到宝了


    “汉子!何谓废话?你喊一声打劫,我们这许多人便留下陪你耍!这位徐教师的恭人身怀六甲,现下指不定在马车上怎生担惊受怕!还有这位张教头,妻子女儿便在身边,大半夜叫你吵醒,谁不是提心吊胆的?你倒好,说打劫便打劫,说不打劫便不打劫,我还等闲问不得你几句了?”王伦喝道。

    那汉听到王伦呵斥他,竟没发怒,只是低头嘟哝道:“叫你们走便走了罢,哪有遭劫的只拉着劫道的问个不休的,却没这般道理!”

    王伦见这莽汉兀自在那里说什么道理,顿时哭笑不得,只道:“那汉,通个姓名,便放你走,山不转水转,说不定日后还有再见之时!”

    “我是山里出来的野人,哪有什么名姓,你们走你们走!”那汉掩面道,心想打不赢有什么好显摆的,传出去好叫人笑?只是死也不说名字。

    王伦见说和徐宁以及张教头眼神一碰,三人均是点了点头,都来了兴致,想看看这莽汉到底什么来历。

    等了好半天,那汉子见这伙人既不走,也不说话,就这么僵持着,便急了,道:“你们站在这大路上叫怎么回事,却不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还要劫下一趟呐!”说完把那柄开山大斧往边上一丢,瘫坐在地上,怨道:“今晚也是背时,连连恶斗了两场,直弄得我肚子都饥了!哎,你们若是不走,拿些东西出来请我吃罢!”

    这边三人都是斯文人,见说只是嘴角含笑,便见王伦朝张三挥了挥手,张三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回车里取出一只烧鸡来,递给那汉道:“这本是小爷晚上留着宵夜的,我哥哥既然吩咐了,送与你吃罢!”

    那汉也不客气,接过来便撕开往嘴巴里塞,张三见了不忿道:“亏你还是个走江湖的,能活到现在也算造化了,也不怕这鸡子里面有蒙汗药!”

    那汉边嘴里塞满了鸡肉,含糊不清道:“甚么是蒙汗药?”

    张三闻言几近绝倒,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与他解释一番的念头。

    那人见他不说倒也不怪,只是风转残云般将这只冰冷的烧鸡吃了个干净,最后还意犹未尽的咂巴着嘴。张三见状,问道:“要饭的,好吃不?”

    那汉猛然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向他们讨吃食的行为不正是要饭行径?只见他黑脸一红,猛然站起,像是发觉忘了甚么,又忙弯下腰将斧头提起。

    张三见机得快,急忙闪开,心道这汉莫不是恼羞成怒要来剁自己?哪知那汉望也不朝这边望一眼,只往黑暗中躲去。

    王伦一见这汉就要走,当下也顾不得看了,忙道:“汉子!我且问你一问,你劫了财物却要去送谁?”

    那汉闻言站定,回头道:“那我回了你话,算是还了你鸡子钱!好罢,我且说与你听,我要投的是江湖上有名的一条汉子,姓王名庆,我这次到东京投人不着,便想着要去投他,因两手空空怕不招待见,故而来劫一车财礼却去投他!”

    张三见这汉虽然威猛,但却也憨直,不似那胡来之人,心中便不怕他,直晒道:“你这汉却不是痴了?放着一千贯安家费不拿,偏上赶着纳甚么投名状!”

    那汉闻言眼睛一亮,道:“兄弟,你与我说来听听,哪里有这般好事?我自翻山越岭跑到这东京城,还不是想有个识货的认得我,好叫我混得有头脸,直回山里接了老娘来过几天快活日子!”

    张三听这莽汉跟自己套近乎,傲然道:“那京东路济州辖下有个梁山大寨,那上面的大头领王伦立下一个规矩,但凡有本事的好汉相投,不但请他坐一把交椅,还有一千贯安家费相赠!你没听过?”

    那汉一听,顿时泄气道:“我出来时我兄弟也跟我嘱咐过,要是投效国家不成,便去投那淮西王庆,千万莫要走岔了道,投到一个甚么同是姓王的叫甚么白衣秀士的手上去,那人心胸狭隘,最见不得有本事的人,只和两个叫杜万、宋迁的在哪里惨淡经营!你现在叫我去投他,却不是瞎指路么!”

    “呸,是哪个混蛋在这里瞎编排我家哥哥,现今山上不知多红火呢!来,我便给你数数,什么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啊,老种经略相公坐前提辖官鲁智深啊,还有赵官家亲卫金枪无敌的徐宁啊,以及江湖上专杀败类的屏风岭广惠大师啊,见今都在他那里入伙,什么嫉贤妒能了,却是谁乱嚼舌根?”张三闻言怒道。

    “我兄弟说的,定不会错!他比我有见识,又不会骗我!且说我又不认识你,我还吃了你的鸡子,害你没得吃,你为甚还这般好心,给我指路?此事定有蹊跷,不去不去……”那汉语气坚定道。

    张三见说哭笑不得,急道:“我便是梁山上的,骗你作甚!你要上山,现在便给你安家费,那边站着的却不就是我哥哥……”话还没说完,便听王伦及时咳嗽了一声,张三是个伶俐人,急忙改口道:“是我哥哥的军师!”

    那汉见说奇道:“原来你们便是梁山上的?怎么山贼反而驱使官兵开道,这倒是奇怪了,我虽在山中长大,却也知道兵贼不两立的道理,你们莫要哄我!”

    王伦听到这里,方才开口道:“汉子,须不闻有钱能使鬼推磨?再说官兵又不知我等身份!我看你是个厚道人,便与你说了,我身边这位兄长便是御前金枪班教师,前面与你厮打的那位大师,也是我山上的!方才听你说那王伦甚是器小,怎生我等朝夕相处的弟兄却偏不觉得?这样罢,想你也是个孝子,不如先收了那一千贯安家费,要是那王伦真如你所说的小气巴拉,你有腿有脚,自拿了钱回去孝敬你老娘去!我在山上也有些地位,在这里给你做个保证,你若要走,绝不向你讨钱!这里有徐教师,张教头,张三兄弟给你做个见证,如何?”

    徐宁和张教头相视一笑,凑趣道:“汉子,我俩操练半天,我以手上这杆金枪为誓,定给你作证!”

    “那后生,我也一把年纪了,绝不诓你!要是那王伦真容不得你,老夫说什么也要送你下山!”

    听两位教头作了保证,那张三也道:“若是王头领欺你,你要下山而我不帮你说话,罚我下辈子**子,送到你嘴巴里!”

    那汉一听这几人相续给自己作保,心中有些动摇,道:“真的一千贯钱?莫要蒙我!”

    王伦见说大笑,便叫张三去车上取钱,张三取了一个五十两的蒜头金递给这汉,这汉子接了喜道:“这么大一条金子,怕不真是值了一千贯?”

    王伦笑道:“这只是五百贯,我等身上钱都买了这些盔甲马匹,剩下五百贯等回了山寨一发予你!”

    那汉抬头道:“军师,你是个好汉,不欺我没见过金子!要是那王伦有你一半爽利,我就留下不走了,还要把我老娘从山里接来一起快活!”

    王伦莞尔一笑,道:“现在可以说与我们知晓你那大名了罢?”

    那汉嘿嘿傻笑,赧颜道:“我叫縻貹,山里猎户出身,因时常与野兽搏斗,被一异人遇到,便传了我这一套斧法,现今是我头一次出山,不想就撞见军师了,真是有缘有缘!”

    縻貹!?

    王伦闻言顿时吃了一惊!

    这个名字叫他印象不浅,当年宋江代表朝廷攻打王庆时,这縻貹在隆中山之战中先与索超先斗了五十回合,这时秦明在一旁见索超不能取胜,亲自出来助战,准备双并縻貹的,后来被别人截住这才罢休。

    就在随后的混战中縻貹十合上下将文仲容一斧两段,崔野和唐斌就要过来报仇,縻貹先与崔野接阵,看看唐斌就要过来了,縻貹在第七合突然爆发将崔野也斩于马下,又接着跟唐斌捉对厮杀,这时张清夫妇见了,连忙飞石相助唐斌,哪知两石都叫厮杀中的縻貹闪过了,后来徐宁跟董平看不下去了,两人双出直奔他而来,縻貹见势不妙,这才撇开唐斌,逃离战场。

    想此人乃王庆手下武艺稳居前三甲的一流猛将,不想竟叫自己在这荒郊野外遇上了?却不是捡到宝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