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这样的货色也能位居天罡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这样的货色也能位居天罡


    那雷都头一听这话,紫棠sè面皮瞬间变得惨白,显是气到极点了。

    想他在这郓城县里当差行走这许多年,黑白两道有谁敢当面忤逆于他?且说白道上新来的知县相公时文彬,要差遣他去做什么勾当,都是和颜悦sè,客客气气的。即便是那知县治下屡屡叫梁山贼寇侵扰,有火也只敢往下面衙役们身上发去,哪里曾触过自己霉头?更别提本县**里头一号人物晁盖了,纵使是此人见了自己,哪次不是称兄道弟的,双手乖乖将那银钱奉上,自己假意推辞时他还愤愤有词兀自生气哩!

    现在倒好,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讨野火书生,竟吃了熊心豹子胆要触你雷爷的火爆脾气,在自己面前充大头不说,居然还大模大样说甚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直叫从没受过这般腌臜气的他此时肺都快气炸了。

    只见这位雷都头此时仰起头,闭上眼,强行平静着自己的心态。且不住的在心里告诫自己道:雷横啊雷横,你也是这郓城县里第一流的人物,怎能被一个大言不惭的穷酸书生说了几句,就此失了体统?想你跟宋押司相交这么些年,怎么就学不会他那一份淡定从容呢!自己不就是因为心火太重,爱发脾气,所以才不得朱仝那般被宋押司看重吗?

    冷静,千万要冷静!知县相公不是要毛贼充数吗?这不正好有几个!只当是拒捕顽抗被杀死的,值得甚么?有这几条人命交差,不也省的自己天天往乡下跑断腿吗!

    只是即便转眼间将身前这些人正法了,那也必须像苏学士说的那般,谈笑间叫强虏灰飞烟灭,啊呸,什么强虏,只是几个蟊贼而已!现在自己气成这个样子算甚么回事!莫不又叫手下这些碎嘴们回去嚼嘴皮?

    还真是心有灵犀,这雷横一想到手下这些公人,不想这些人也正指着他,一见雷都头这个模样,这些人立马就读懂了他的心思,互相使了使眼sè,便见他们回坐头取枪的取枪,拿刀的拿刀,还有两个轻车熟路般的守住门口,这时便开始清场了。

    原本其他客人见了这个形势,早就两股战战,几yu先走了,只是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捕役,谁敢乱动?现下得了他们的驱赶,这些客人心中如蒙大赦,急急忙忙连滚带爬的奔出门去。

    那雷横平心定气了一阵,自觉恢复得算是有个样子了,闭着眼对这桌将死之人道:“你……”

    没想到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方才那个书生打断,只听他道:“教头,京城开封府里的公人,比我这县里如何?”

    这时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说道:“都是一般的敲骨吸髓,只是还有些遮掩,手段也高明一些,不似贵县这般简单粗暴!”

    那书生道了声“惭愧”,解释道:“小地方的捕役,不比天子脚下,基本没见过什么世面,故而连敲诈勒索都玩不出什么艺术感来,倒叫教头见笑了!”说完放下微笑不语的老者,这书生又朝另一人问道:“教授,我朝对吏人贪赃枉法、强取豪夺、寡廉鲜耻、滋扰百姓有甚么惩处的法子?”

    又听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回道:“昧者以胥吏为耳目,怠者以胥吏为jing神,贪者以胥吏为鹰犬,上梁不正下梁自歪,也不消说得,无非是判罪,杖脊或者刺配外地州军!”

    只听那书生笑了一声,却又问道:“教师,对付膂力(腰力)过人者,有甚好方法?”

    只见那个面带金盔的汉子想了想,道:“无非粘、缠二诀,叫他施展不开!”

    “够了!!!”

    忽听平地之中乍起惊雷一般的怒喝声,只见那怒不可遏的都头早已是咬牙切齿,怒眼圆睁,若是他心中的怒火能通过眼睛释放出来,只怕这座新起的酒楼早就化为灰烬矣。

    到了此时,那都头早被激得方寸大乱,再加上酒意涌上,当下也顾不得甚么养气静心的鬼话,伸手便去抽刀,并不忘义正言辞道:“奉知县相公均旨,缉拿县中蟊贼,如遇抵抗,格杀勿论!”

    这时酒店掌柜的急急从后院中赶来,忙道:“不知是雷都头降临,这里有小小敬意奉上,还请都头笑纳!只是莫惊扰了小店的客人!”

    那都头啃了半天硬骨头没有一丝反应,这时正好送上了一个软柿子,他哪里肯放过,便将那掌柜推了一跤,那人顿时跌坐在地上,硬是挣扎不起,可见这施暴者力气之大。

    那都头见状,小出了口气,心中略略舒畅,只听他喊道:“反了你们这厮了,老爷治不了梁山贼人还治不了你们这几个匪类?都过来,给他们见识见识甚么叫做王法!”

    那都头话音一落,那些手下随即围拢过来,这边一黑大汉起身望着正要抽刀的都头道:“这刀拔不得,你信不信?”

    那都头哪里吃他这套,随即就要把刀从刀鞘中拔出,却发现突然见一股巨力向自己手臂上袭来,那都头一惊,只见一只枯如树皮的大手如铁箍一般紧紧箍在自己手臂之上,他无论再什么使劲,那刀就是离不了刀鞘一分。那都头见状惊恐万分,想他赖以成名的本事就是这一身力气,可是在这黑大汉面前竟然向幼儿给大人擒住一般,哪里动弹得了半分?此时他心中的羞怒直如排山倒海一般涌上心头。

    “我信你娘……”那都头怒吼道,却不料这一句话直闯了大祸。那黑汉子为人最是孝顺,此时听到这样的言语,哪里还忍耐得住,只见这黑大汉怒踢出一脚,随即捏住都头的手及时放开,却见那一脚正中这都头的小腹,只见这人如被奔腾中的烈马撞中,直飞了出去,连连撞翻了三四个坐头,那桌上的剩菜酒水溅满头脸,看上去狼狈至极。

    四下的公人们见了,脸上都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惧意,想这往ri里威风八面的雷都头居然给人一手拿住不说,还一脚就让对手踢飞。此时大家你望我,我望他,都是面面相觑,只如给人钉在地上一般,望着在地上连滚带爬的上司,居然没有一人上前相扶,也不知道都给吓呆的,还是怕过去惹来一顿拳脚。

    只听这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插翅虎雷横!说甚么膂力过人,能跳过二三丈宽的涧水,真是恬不知耻!想那有真本事的豪杰,韬光养晦还叫人害得妻离子散,偏你这等没本事的跳梁小丑居然敢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还偏生无人来管,却不是叫人怨天无眼!”

    这雷横艺不出众,与中等水平的刘唐放对都落下风,几近有xing命之忧,外加为人贪财,又没眼sè,专一在县城中收受黑钱,居然能高居天罡榜第二十五位,竟排在李俊、三阮、石秀、燕青等人之前,宋江这个搞法,不叫人心不齐才怪!

    徐宁见王伦一开口便说中他的心事,长叹一声,起身将桌子一拍,只见那木桌应声而散,众人一见这金盔汉又是一个了得的,均留在此处定要吃亏,急忙夺门而逃,连在那在地上油水中挣扎的雷都头都不顾了,却不知这时焦挺早早堵在门口,见一个便放翻一个,见两个就放倒一对,縻貹也抢身到那雷都头面前,将他提起,不想这人倒也顽强,嘴中哼哼唧唧不知骂着什么,待双脚沾地后居然还要来迎,那縻貹见状也不拿兵器,只与他肉搏,只见那拳头雨点一般的暴击在雷都头身上,很是痛痛快快的只如打沙包般打了一阵,眼见这都头奄奄一息了,那縻貹恼他无礼,还不放过他,兀自痛击。

    “兄弟,出了气也就罢了,他这鱼肉乡里的恶差自有万般该死之处,却不能要他xing命!他家中还有一个老娘,若他罪有应得给你打死了,只剩这个老人却是可怜,且留着他这条狗命罢!”王伦看打得差不多了,出言喝止道。

    那雷都头一闻此言,如逢溺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嘴中含糊不清道:“饶……饶命……我……我还有……老娘……”

    那縻貹闻言住了拳头,对地上头破血流的那人骂道:“你家中既有老娘,为何偏一作恶?你这厮要是真孝顺,就不该到处招惹是非,害你老娘ri夜在家担惊受怕!今ri我饶了你,你若不改,即便我不取你xing命,你此生也定无善终!”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