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原来是吴用搬来的救兵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原来是吴用搬来的救兵


    那黑汉子不避斧刃,却是抬起左右胳膊,眼见自己双手虎口均被震得血流不止,当下将头一偏,默不做声。

    縻貹见此人被斧头架着脖子,犹自强硬,顿时对这黑大汉生出了兴致,便将那柄长斧撤开,道:“汉子,且站起来说话!江湖上都说‘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王伦在一旁听到縻貹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这句话,忍俊不禁,想当ri在东京城外遇到他时,还不是如这汉一般死也不肯告知姓名。

    那黑汉子闻言,将头一抬,道:“你兵刃占了便宜,输给你俺心里不服!”

    縻貹哈哈大笑,道:“和你一般不都是斧子,占你甚么便宜!莫说你还使着两把!”

    那黑汉子闻言又不做声,这时焦挺在一旁听了,开口道:“兀那黑厮,我与你比试拳脚如何?”

    那黑汉子见说喊道:“怕你不来?”

    焦挺嘿嘿一笑,道:“如此便博个彩头,输了的须得问甚么答甚么,你可有胆敢博?”

    那黑汉子听了,赌xing上来,直嚷道:“博便博!只俺若是赢了你,却懒得问甚么你鸟事,只把牲口上的金银与我一箱便是!”

    这边人众闻之都是大笑,王伦开口道:“你接得了我这兄弟三招,便与你一箱!直甚么?”他心中已有仈jiu分把握确认这汉便是李逵,而原本轨迹中焦挺便是用的两招制服了他,故而出言相激。

    那黑汉子见这些军汉脸上都带着笑,想是等着看自己笑话,哪里还忍得住,爬起来便朝焦挺扑来,縻貹顿时闪到一边,提醒道:“兄弟,这汉就是一身蛮力,无甚花巧!”

    焦挺嘿嘿笑了一声,胸有成竹道:“縻家哥哥放心,看我来收拾他!”便迎着那汉而上,两人刚打照面,焦挺便照着他身上空隙处直出一拳,将那黑汉子打了个塔墩,这黑汉跌到地上,心里一惊,暗道:“这汉倒使得好拳,怪不得那白面书生敢叫他三招赢我!”

    焦挺见他半天坐在地上不起来,道:“你那黑厮莫不是要认输?”那黑汉子闻言大怒,跳将起来又要拼命,焦挺见他立足不稳,肋罗里只一脚,又将这汉踢翻在地,那黑汉子见两招次次被人打倒,又想起那白面书生说的话,恼羞成怒,爬起来还要再战,焦挺早有准备,便钻入这汉怀中,一个过背摔,又将这黑汉摔到地上,焦挺笑道:“你若还要厮打,我也陪你耍!只是你番番落地,却是输了!”

    那黑汉子闻言也不挣扎了,只趴在地上,叫道:“晦气!哪里冒出这两个来!你们若要问俺时,直须问!俺最是赌直,却不欺瞒你们!”

    “李逵!你这厮在家乡打死了人,虽遇赦宥了,怎地还敢拦路行凶?此处乃是梁山脚下,怎能叫你胡乱害人!”王伦见这蛮汉居然振振有词,旋即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那黑汉子一听果然惊到了,急忙问道:“你那白面书生,怎地知晓我的名号?”

    “我不但知晓你叫甚么,还知道你外号叫做‘黑旋风’,见今在那江州牢城中与那戴宗做小牢子,你家里还有个同胞兄弟,姓李名达,因你的罪过害得他披枷带锁,你那老母亲ri夜想念你,直把眼睛都哭瞎了!你这厮只知道到处乱撞,就不晓得回去看你娘一看?”

    李逵一听,惊得呆了,直道:“我那爷,你到底是谁?怎地这般知我?俺娘眼睛怎地便瞎了?!”忽见他一拍头道:“我却不是呆了?看你这身打扮,定是那吴教授的相识!”旋即又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那吴教授也不知我兄弟的名字才是……”

    王伦见从他嘴里冒出吴用的名字来,瞬间想通李逵为什么此刻会在这里了,这智多星此时辅佐晁盖还真是不遗余力,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关系都动用上了。倒也真是讽刺,ri后吴用若是这般心向晁盖,也不会叫他的老恩主给新恩主逼死。

    这时却听王伦又喝道:“你这厮既然叫戴宗派来帮衬晁盖,怎地不好好待在他庄子里,却跑出来打劫?搅得这水泊边上四邻不安!”

    那黑旋风眼见这人便如算命的先生一般,什么都算到了,哪里还敢妄言,老老实实道:“莫说那晁盖,直气煞人!俺从千里之外赶来帮衬于他,助他防备一个叫做甚么白衣书生的鸟人,这厮不但不敬我,还万般小气,俺手上没钱使了,便出来剪径!”

    果然叫自己猜得没错!只是这晁盖结交人的手段虽比宋江差一个档次,为人又有些刚直缺少变通,但也不至于太过小气,不然也不会将名气传到河北,直叫那刘唐和公孙胜竞相来投。他心知定有内情,继续喝道:“那晁盖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想是你做出甚么事来叫他不喜罢!”

    那李逵见说顿时蔫了,嘟哝道:“你这书生莫非能够看穿人心肺不成?俺也没作甚事,只是将那韩伯龙打了一顿,你说这厮好耍不,莫道竟是个小孩子,被打了不找俺报仇,偏偏跑到晁盖面前告状,直叫庄上的人都拿白眼看俺!要不是吴教授劝几句,晁盖那厮竟要赶我走!俺才来便走,戴宗哥哥面前须不好看,只好权且留在此地,混它三五个月再说!俺只是不愿要他钱使,便出来自找钱使!”

    李逵打了韩伯龙?这黑厮从前一斧头赚了韩伯龙的xing命,没想到今番第一次见面,又将他打了,真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想到这里,王伦暗暗摇了摇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那么奇特,有的人只见一眼便可以xing命相托,而有的人,再怎样撮合他们,就是互相看不对眼。

    说到钱上,眼前这个黑厮还真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他看宋江看对眼了,宋江与他一文钱他都笑嘻嘻的接着,现在看晁盖不顺眼了,再多的钱也不乐意接,宁愿自己出来打劫!此人生xing凶残,视人命如草芥,实乃天生的杀星。却又心思单纯,便如白纸一张,只是任由他服气的老大在这纸上面涂抹,宋江若写个“勇“字,他便一无所惧,誓死向前,宋江若写个“忠”字,他便死心塌地,宁死不怨。这样的人,偏偏生来便命不好,连遇两个老大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先替戴宗做马仔,后替宋江做打手,直接成为了他们行私的工具,岂不可悲?可恨?又可怜?

    望着这个趴在地上面sè迷茫尤不知命的莽汉,王伦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只有在电影落幕后,才会因剧中人物悲惨命数而涌出的唏嘘和遗憾,他暗暗的想,这样的汉子若是用到与异族相争、保家卫国的战阵之上,未必不能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真男儿。

    王伦叹了口气,蹲到这个黑汉子面前,将出三十两蒜头金来,放到他的怀里,又见他双手虎口裂开,便用力撕下外衣的下拜,替他缠好,道:“此处百姓是我的衣食父母,你ri后不得在此打劫,这些钱够你三五个月之用了,只盼你ri后学好,也叫你老娘在家心安,从此以你为荣!”

    李逵见状惊得呆了,他从小到大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哪里听过别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虽有些愚笨,却不是智障,心中自有着一种识人的直觉。只见他此时两只眼睛睁得如那铜铃一般,连金子都忘了接,任由它从怀中滑落到地上,也没有去捡,只是呆呆出神的伸出手听凭眼前这书生缠绑。

    王伦给眼前这莽汉包好手,又将金子捡起,放在他手上,只道了一声“好自为之,凡事先想想你娘!”,然后起身对众人招呼了一声,大队人马再次开动,王伦同着众人便朝西溪村而去。

    那黑厮坐在地上,望着这个连名字都没留下的书生渐渐消失在视线中,怅然若失。如此呆坐良久,只见这个从来没有过心事的莽汉爬了起来,抚胸搓肺,忽然从嘴中迸出一个字来:“干!”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