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七十章 割袍断义阮小七

正文 第七十章 割袍断义阮小七


    “死则死耳!只是王头领,能不能叫小生死个明白?”在一旁被捆成粽子般的吴用冷静下来,突然出言道。

    王伦闻言向他看去,不想这人死到临头还有些骨气,倒是有些像最后自缢在宋江坟前的那个看破红尘的智多星了。

    “你问罢!”

    “先前的消息可是头领故意走漏的?”吴用问道。

    “不错,我叫朱贵故意散布我今日要下山的消息,也好给坐卧不安的晁天王创造个一劳永逸的机会!”王伦笑道。

    吴用苦笑着摇摇头,望着王伦道:“你怎知我等今日一定会在此拦截?”

    王伦笑道:“你真想听我心里话?”

    吴用认真的点点头,见状王伦叹了口气,道:“其实你等今日来与不来都无所谓!实话很伤人,但确实是如此。你等若是不来,我只当把弟兄们拉下山来走动一番,有何损失?你们视我如心腹之患,而我……”

    王伦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却见一直低着头的晁盖也抬起头来望着他,显是想听听自己是如何看待他们的,却听他加重语气道:“而我却从来没有把晁天王当做目标!”

    晁盖闻言低下头去,默默无言。而吴用则是叹出一口浊气,苦笑道:“我等视你为心腹之患,而你却视我等为癣疥之疾……王头领,好气魄!”说完又道:“只不过没想到王头领对纤芥之疾也下猛药呵!”

    王伦见说笑了一声,回道:“脓包放在那里,挤也行,不挤也行!但若是下定决心要挤,必然不能留下后患,不然等它化脓便是悔之不及!你说呢,加亮先生!”

    “故而王头领你今日只带这几十个喽啰前来?就不怕我等再坚决一些,直接杀入村中?若是林教头再来晚一点,怕是此次成为阶下囚便是王头领了罢!”吴用回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眼下之事不正好证明了,想得少的不一定便输给那想得太多之人!而且有一点你说错了,他们不是喽啰,都是我的兄弟!”王伦望着吴用那张白脸回道,只见这人眼珠兀自转个不停。

    “江湖传言果真是多有虚妄,都说王头领心胸狭窄,容不得人!今日我等算是吃了耳闻为虚的大亏!”吴用摇了摇头,又道:“只恨此时与王头领做了对头,不然以我家保正的心性,你们作个朋友倒也相称!”

    只听吴用此时自顾自的絮絮叨叨着,不说萧让和金大坚都是不明其意的望着他,就连一直闭着眼睛的朱仝,都忍不住睁开眼看向此人,众人皆猜想这智多星又在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这时忽闻一阵敲锣打鼓的喜庆之声传来,在场之人都被那声音吸引过去,只见一队披红戴彩的迎亲队伍出现在大家视线之中,当先一匹高头大马被人牵着,上面却空空如也,并没有坐人,大家都在心中纳闷,想这迎亲队伍来得好怪,连新郎都见不着,这些人犹自不知的吹拉弹唱着,竟毫不见怪。

    “那后生人,走岔道了!这里上去便是西溪村,几十里之内再无别的村坊,莫要乱撞!”这时只听马老太公热心道,这群人若是去东溪村迎亲,也该走在溪水对面,眼见却走上这条道来,明显目标是朝着西溪村,而自家村里有没有人办喜事,他老人家会不知道?故而好心替这些人指着路道。

    那当先牵着马的小厮笑着回道:“俺们便是去东溪村迎娶那晁保正的闺女,不会走错道的,老太公放心!”

    众人闻言都是大笑,唯有五花大绑的晁盖一张黄脸黑得怕人。村民们都心道这晁保正不是正被擒住在此?眼见这人说话带味,大家心知有异,都不再说话,只是抱着膀子笑看。

    忽见这队来历不明的迎亲队伍走到跟前来,他们眼见这血流成河的场面也无人惊讶。那顶八人抬起的红轿子被缓缓放下,只见轿帘被拉开,一个喜庆全红打扮的汉子满面笑意的走了出来,众人都奇,怎地接新娘的轿子里却坐着新郎官儿,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这时縻貹和焦挺忙里偷闲的对视一眼,只见这两个蛮汉早就笑成一团,林冲笑吟吟的上前恭喜道:“小七,做新郎滋味不错罢?”

    原来这轿子里出来的正是阮小七,只听他笑着回道:“林冲哥哥,我小七生平头一回娶亲,就接回五七百个呆鸟来,你说晦气不!”

    縻貹这时忍不住了,笑骂道:“你还晦气,被你接回来的呆鸟们才是晦气!人家喝你一杯喜酒,你就把人家麻翻了,叫他们找谁说理去?”

    阮小七哈哈大笑,嚷道:“要找人说理,找赵官家说去!堂堂官兵,拦下我迎亲的队伍不说,还强抢我的喜酒喝,硬把我迎亲的馒头牛肉都吃了个精光,若不麻翻他们,却麻谁去!若麻个路人还要招哥哥骂哩!”

    听到他们的对话,吴用强挤出的一脸平和顿时垮掉,瞧这架势,只怕济州援兵是凶多吉少了,现如今最后一根稻草也没有了,怎叫他还装得下去,只见他耷拉着脸,不住摇头。过了半晌,忽见他咬咬牙,昂起头来,装出惊喜的样子,大喊道:“小七,是我,吴学究!”

    “教授何来?不是教书么,怎地现在不教小童,转教好汉了?想是晁保正要去东京考个状元,故请教授来辅佐他,好叫他做个驸马么?”阮小七早瞧见此人,心中不齿,揶揄着这位故人道。想当日过年时他还三番两次跑来找自己兄弟三个,假模假式的问寒嘘暖,自己兄弟三个真是瞎了眼了,还把他当心腹人看待,见他这般殷勤,直恨不得把心肺都掏出来交予他。

    那吴用见说面不改色,脸上犹自带着笑道:“小七,公是公,私是私,各为其主罢了!见今小生落难了,只是托七哥给老娘问个好,并不求甚么!”

    阮小七见说脸仍是冷的,只是不再挤兑于他。吴用见状,暗道:“中俺计也!”

    王伦见晁盖等人死不开口,只有这吴用到了此时仍不放弃,倒也暗暗佩服起他的求生**来,当下也不说破他,只问小七道:“鲁提辖徐教师他们此时到了哪里?”

    阮小七见王伦动问,收了心中杂念,回禀道:“哥哥,那两位哥哥都在我后面,背的夯货太多,一路走不快!”

    王伦见他先前脸上的喜色全然不见,说话也是中规中矩,不带一丝感**彩,心中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跟你这故人告个别罢!”

    阮小七见说脸色一僵,上前道:“哥哥,这吴用虽然该死,只是请哥哥看在小弟面上,饶他一条性命罢!”

    王伦认认真真看了他一回,道:“你认真的?”

    阮小七刚毅果决,面色沉重,只朝王伦推金山倒玉柱的拜了下去。王伦望着他,也是不语,心里却在感慨,此人到底是嘴硬心软的情义之人。僵持了一会,王伦扶起阮小七,对吴用道:“算计别人实怪不得你,可是算计自己身边弟兄,我就不敢苟同了!你若只把别人当做棋子,将来你必是别人手上一粒棋子!”

    吴用见说大喜,惯会察言观色的他怎么会听不出王伦言外之意,只是挤出一脸悲怆,悔恨道:“王头领教诲,小生铭记在心!”

    王伦点点头,懒得管他是真是假,只叫人解了他身上绳索,吴用忙向王伦和阮小七拜了一拜,却见阮小七上前道:“吴学究,念在你我往日情分,我此时向哥哥求情救你一次!只是今后……”说到这里,阮小七将下身衣摆奋力撕开,弃之于地,只见那片红布迎着风,翩翩起舞。

    阮小七怔怔望了那衣摆半晌,叹了口气,然后斩钉截铁道:“我与你割袍断义,我阮氏兄弟再无你这样一个故友!”

    吴用面色讪讪,还想卖弄口才,却又见王伦此时正斜瞟着他,顿时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吞回肚子里去了,区区朋友之义哪有自己性命重要?生怕触怒了这个心计深不见底的贼首,叫他改了心思。

    眼见此地险恶,吴用只朝阮小七拱了拱手,就要告辞,却见那片红布从风中落下,直罩在他的头脸上,他急忙去扯,却听王伦喝道:“哪里去?叫你走了么?”

    吴用闻言面色大变,立刻止住脚,心中忐忑着,却不知还有甚么厄运等着自己。只见王伦此刻根本不理会他,直走到萧让、金大坚身前,割开他们身上的绳索道:“两位日后交朋友多要仔细,如若走投无路,我梁山的大门永远为两位而开!”

    萧让、金大坚两人闻言大惊,你看我,我看你,直面面相觑,好半天才回过神道:“深感头领大恩,只叫我俩无地自容!”说完对王伦拜了又拜,王伦扶起两人,朝他们点了点头,又往晁盖那边走去,这两人从鬼门关上爬了回来,一时心悸难平,扶树而立。

    注:码着码着眼泪就掉下来,是不是感动了不好说,但绝对可以肯定是感冒了,武汉这两天降温,前几天还可以穿一件薄外套,如今直教人要穿羽绒服了。实在对不住各位的更新票了,让小可喘口气罢!

    今天上三江了,各位如果喜欢本书,请高抬贵手去三江给《水浒求生记》投一张三江票吧,拜谢了!(方法:进入三江页面,在右手边有个领取三江票,点击领取,然后在该页面拉到下方,找到本名,然后投票,谢了!)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