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由义而仁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由义而仁


    即将落幕的夕阳还在地平线边缘徘徊,繁闹了整日的巨岛渐渐趋于平静。当那抹斜阳余晖洒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之上,直映射出一片醉人的金黄。

    从八百里水泊中吹来的湖风,给初夏的蓼儿洼带来一丝凉意。却见此时后山书庐前那片宽敞的平地上,约莫近百个汉子席地而坐,听着前台一个中年儒生闲谈讲演。

    “何谓义?义又从何而来呢!其实义便是从我们打小的生活中而来。在座的诸位怕是十有**出生在农家、贫家,你们自呱呱坠地以来,除了来自父母精神上的关爱外,未尝受过祖宗的馀荫。你们幼年的生活未必比鸡豚为优,因为鸡豚长大之后,可以卖给别人,其收益是直接的,但儿子有没有出息,还是未知之数。你们稍稍长大,就帮助父母,从事各种劳动,或入山陵讨柴,或到河边捞鱼,或者到集市上卖菜……”

    “在你们捞鱼、讨柴、卖菜的时候,为了预防野兽及暴徒的来袭,则常结伴同行。这个时候,朋友是你们寂寞的安慰者,又是你们生命的扶助者。到你们长大,流落江湖,朋友的重要更见增加。你们看重朋友,以义气为最高道德,实是环境使然。我们常说……”

    见微知著,这位先生还真是不简单呐!

    望着前台侃侃而谈的闻焕章,坐在人群最后静听的王伦恍然大悟。怪不得粗人縻貹、张三成天拽词,难怪阮小七知晓割袍断义的典故,果真都是在这位先生处学来的。

    又瞟见坐在最前面的一个胖大和尚的背影,王伦嘴角不觉露出一丝微笑,自从在十字坡被自己鼓动后,这位鲁大师只要晚上无事,必来听闻先生闲侃古今。

    正在众人听得津津有味之时,忽闻一阵鼾声传来,只听那声音高低起伏,抑扬顿挫,在这宁静的夏夜显得甚是刺耳,随即引发前面的大汉们一阵哄笑。

    那先生被打断了讲话却也不恼,只是微笑着端起茶杯喝水。众人见状都大笑着回过头来,想瞧瞧是谁这般失礼,哪知待大家看清楚那人后,心中都是一惊!

    却见那兀自酣睡的不正是寨主亲随头领焦挺?随即又见坐在一旁的寨主,众人那股笑意僵在脸上,接着笑也不是,不笑了也不是,正自尴尬之时,只见王伦笑着朝他们摆了摆手,沉声道:“锦儿,你来找我家焦挺?”随即那莽汉突然惊醒,四处张望,哪里找得到那个叫他做梦都想的倩影。

    见了焦挺这个样子,大家再也忍不住笑,一阵爆笑声随即响起,直将那栖息在林中的鸟儿惊得乱飞,只见焦挺嘿嘿一笑,浑不在意。前面的闻焕章和鲁智深看到王伦,都是起身相迎,只听闻焕章道:“头领既然亲至,便上来说两句罢!”鲁智深也道:“哥哥见识不凡,也来跟弟兄们讲讲!”

    王伦推脱不过,只好走上前来,面向众人席地而坐,只听他咳嗽一声,随即开口道:“多亏了闻先生莅临我梁山,不但叫适龄儿童有读书识字的机会,还让大家伙们增长了不少见识!为了表示我们的谢意,大家给给先生鼓掌!”

    说完王伦带头鼓起掌来,众人也是积极响应,闻焕章见状朝王伦和大家伙抱拳示谢。众人鼓了一会掌,都望向王伦,想听寨主今天要跟大家伙说说什么,还有好事之人暗暗在心里想,到底这闻先生和寨主谁的见识更广一些呢?虽说他们一般是读书人出身,眼见寨主把这山寨弄得这般红火,对人既义气又公正,但这闻先生好歹比寨主大了十来岁,肚子里的墨水儿该是比寨主多一些罢?

    “刚才闻先生说得很好,很妙!他从我们在座诸位的出身引出了‘义’的来历,我听大伙儿听得这么认真,想是对这‘义’字心生向往,日后的行为举止也会向义气靠拢,是不是啊!”

    “是!”众人闻言都大声回道。

    王伦向下压了压手,又道:“好,既然说到这‘义’上头来,肯定有人会在心里想,如果做到了对朋友义气,这就是达到了道德巅峰了吗?就好像你爬到一座山顶,觉得前面已经无处可以攀爬了,就会想自己是不是达到了离天最近的位置!”

    众人见说一阵哄笑,这时鲁智深开口道:“哥哥,做人不就是该义气为首吗?怎地感觉哥哥话挠到洒家痒处,却又不过瘾?”

    王伦笑了一声,又道:“好,我们就拿鲁提辖的经历来作个例子,鲁提辖千里护送林教头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义气的表现,因为林教头是鲁提辖的兄弟,所以鲁提辖不顾得罪三衙太尉高俅的后果,毅然走出了这一步,这便是对朋友,对兄弟之义!但是……”

    说到这里,王伦加重了语气,接着道:“但是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救出金翠莲父女,却不能用义气来概括!为甚么呢?因为鲁提辖根本不认识金翠莲父女,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谈不上是朋友,更说不上是兄弟,所以救他们出火海不是对朋友对兄弟之‘义’的表现!”

    “这里就引申出了一个‘仁’的概念,鲁提辖从朋友之义上升到对世人之仁,不管他与那金老父女是不是朋友兄弟,对于这等人间不公之事,他就要管,就要打抱不平,实则是鲁提辖由心中爱惜朋友的义到最后升华成了爱惜芸芸众生之‘仁’,这就是义字发扬光大后,则成为了仁!所以当你们爬到‘义’字的巅峰后,自然而然会看到另一座高山‘仁’!”

    鲁智深闻言顿如醍醐灌顶,心中就像一直捅不破的窗户纸突然被捅破,那漏洞中仿佛闪出一丝光亮来,叫他看到了更高一层的境界。他瞬间联想到聚义厅前面那杆大旗上飘扬的“替天行道”的四个大字,这不正是仁的表现吗!?

    而其余人则都是懵懵懂懂,不是很明白王伦话的意思,但又觉得很厉害很高深的样子,心中又想不出来到底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一个个在那里抓耳捞腮,费神用劲。

    这时忽见张三跑来,大喊道:“哥哥、哥哥要生了,要生了!”

    王伦见状瞪了他一眼,这厮话也不说清楚,到底谁要生了?忽然想到几日前产婆说徐宁娘子这两天就要临产了,顾不得恼他不把话说清楚,忙问道:“可是徐教师娘子要生了?”

    “正是,正是!”张三气喘吁吁的答道。

    王伦匆忙朝众人一抱拳,就带着焦挺、张三一起往家属大院赶去,鲁智深见状随即也起身跟上。只有闻焕章望着王伦匆匆离去的背影,呆呆出神,他此时心中惊叹未平,寻思道,当一个强盗头子不满足于“义”,而开始要对芸芸众生讲“仁”时,这人的志向该有多远大啊!

    看来自己一直都不太了解这位小友的真正志向啊!

    想他到这山寨也住了两月有余了,虽然见到王伦的行事手法与他少年时所遇过的江湖豪杰大相径庭,打家劫舍分粮派钱也曾让他颇为惊叹,但联想到山寨人丁越来越旺倒也没往深处想,还以为王伦只是手段高明想急速扩充势力好对朝廷待价而沽,换一个更高的官位。其实这都是人之常情,俗话不是说,“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吗?自己当年那些旧友不都是这般做的吗?那江湖出身的徐京见今不就做着上党节度使?

    可直等到今晚他听了王伦由义而仁的一席话后,才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位小友来。以他现在的局面,那么多捷径可走,怎么就偏偏选择最难也最艰险之路而为呢?而选择与这庞大帝国抗衡到底,一个不慎便是满盘皆输啊!

    闻焕章摇摇头,对前面一**头接耳的听众道:“今日便讲到这里吧,明后日大家也不要来了,我要静思几天!”说完也起身赶往徐宁住处,走在山间小道上的他,重新审视一番王伦形式的手法,不觉间在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激情来,好久没有过这种壮怀激烈的感觉了,直让他恨不得仰天长啸发泄一回才好。

    等闻焕章赶到之时,王伦已经在抱着孩子耍弄了,只见婴儿红红的小脸上,眼睛竟然睁得大大的,直望着眼前之人,笑呵呵的竟然不哭,众人见了皆都称奇,张三笑着跑到徐宁跟前道:“徐教师,我家哥哥算得不错罢!”

    徐宁此时欢喜得直坐不住,在屋里走来走去,一会进房看看床上娘子,一会又跑出来看看王伦抱着的自家儿子,此刻闻言笑道:“不错不错!真个是儿子,真个是儿子!”

    张三笑道:“那是!要是女儿,哥哥那把交椅都不坐了,专门补偿教师!”

    杜迁见状上前道:“哥哥,我家媳妇也怀上了,帮我也算算罢!”

    王伦逗弄着怀中婴儿,笑道:“我十年之内只能算一次,已经应在徐晟孩儿身上,再算就不准了!”

    众人闻言都笑,杜迁摸着脑袋只叹气,王伦见状道:“千金有甚么不好?都生儿子叫他们娶谁去?你若非要生儿子,也不是没办法!”

    杜迁闻言心中燃起希望,忙问道:“是何办法!?”

    王伦笑道:“只好叫我那小嫂嫂吃吃苦了,多生几个,总有一个是儿子!”

    杜迁被一言点醒,大笑道:“是这个理,是这个理!”

    众人正笑闹间,只见山下酒店的小头目带着一个妇人上来找林冲,站在门外不敢进来,众人闻言都一起出来,这妇人见了这么些人,也不知到底哪个是自己要找的人,直接跪下道:“林冲师父,救救我家大哥吧!”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