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饮马川三杰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饮马川三杰


    见王伦在马上不住的扯那皮甲,林冲笑道:“哥哥,这地方上作坊里产的劣质皮甲还算好的,要是穿着你从东京买回来那好甲,还要难耐!”王伦从东京带回来的甲胄他和徐宁都检验过,均可称之为上品,两人都道哥哥好运气,直将那太监的压仓宝货都买回来了。

    众人刚出二龙山时还好,天气只是微热,到现在走了几天,这气温就渐渐上来了,看那穿着单衣的路人都觉得热,何况这一队人都身着盔甲,那皮又不透气,直叫大家热得难受。

    王伦苦笑着摇了摇头,眼见那汗水不住的从头上流下,顺着身体只往脚下的靴子里钻去,弄得两脚湿腻腻的不说,每次打尖住店的时候,那靴子里都可以倒出水来。

    林冲见状回头叫道:“大家都把那甲都敞开了穿,这般整整齐齐的反而不像官军!”

    大家见说大喜,都在马上把皮甲解开,瞬间一队衣甲严整的精锐骑兵看着就像一群吊儿郎当的兵痞,王伦见说笑道:“还是兄长懂行,这样就不会穿帮了!”

    林冲闻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国家最后的依仗都弄成这般,将来有个边事,却去靠谁?”只见众人都竞相解甲,唯独他的甲胄还是好好的穿在身上,保持着一个前大宋禁军的最后尊严。

    两人正说着,队伍来到一座大山之下,只见那道路边上正有一伙人,都是持刀拿枪,拦着一个遭配的犯人,那两个押送公人被逼到一角,正在绝望之时,两人发现这边撞出一伙官兵来,大喜道:“军爷!救命呐!我们是京兆府的公人,要往沙门岛去,路上碰到这伙强人,还望军爷搭救!”王伦闻言一惊,暗道京兆府长安发配到沙门岛又在此处遭劫,莫不是那人?

    话说林冲这几天重新披甲,一路上都是禁军打扮,仿佛又回到从前的军旅生涯一般,一听那人求救,下意识就要上前,刚冲出去两步,突然又勒住马,自嘲的摇了摇头。

    那边一伙打劫的强人见了,以为这队官军都是胆怯,又见他们一个个解了甲,衣衫不整的样子,起了轻视之心,只听那领头的一个汉子叫道:“着两个孩儿看住这厮们,其他的跟我上,这些孬种官军倒是骑得好马!”

    王伦见状不觉一笑,这时只听张三在马上奇道:“你们自打你们的劫,我们又不管你,怎地倒来搅虎须!”

    那领头的汉子见说大笑,回头望了一眼身旁同伴,随即喝道:“官军须住脚,你们一伙鸟人哪里去的?会事的快把买路钱来,将身上衣甲脱了,胯下宝马交了,饶你一伙撮鸟性命!”

    焦挺一听哪里忍耐得住,跳下马来,走上前去,叫道:“若要买路钱,看我这双拳头答应不答应!”

    那领头的汉子见说就要挺着朴刀来斗,却听他身边同伙道:“哥哥压阵,看小弟斗他!”那汉子见状收了朴刀,叫道:“看我兄弟来并你!”

    焦挺嘿嘿一笑,迎了上去,他正好几个月没经阵仗,手痒得很,在山上又和那般多高手较量过,武技提高不少,早就想找个敌手练练,正好这伙人撞到他手上,叫他怎舍得放过机会。

    王伦早知道他的心思,也没拦他,直道:“兄弟小心,不要缠斗!”

    焦挺大声应了,空手迎着奔来的那条汉子赶上,只见那汉一刀劈来,焦挺闪过,随即捉住对手手腕,一用力,那朴刀便掉到地上,林冲见状在马上道:“焦挺的空手入白刃是越来越熟练了!”阵前这汉子与自家丫鬟有些眉来眼去,林冲也是看在眼里,心里早把他不当外人了。

    王伦笑着回道:“山上这么多人给他指点喂招,若再没些许长进,他自己怕是也没脸见人了!”

    两人在马上轻轻松松的说笑着,只见焦挺已将那人摔在地上,骑上去就要使拳来打,这边领头的汉子急了,红了双眼,大吼一声:“莫要伤我兄弟!”便赶上来救人。

    忽听一声利刃急速穿破空气的尖锐声响起,那汉心觉不妙,急忙止住脚,果见一根长枪斜斜插在自己面前半步的土壤之中,那汉脸色一白,心惊的望了望马上掷枪之人,只是又见焦挺正骑在自己兄弟身上不住的使拳来打,却见他把心一横,又跨起步来要去救人,林冲“咦”了一声,道:“这汉倒是个讲义气的!”

    王伦见状也是点头不已,出言喊了一声道:“焦挺住手!”

    焦挺这才起身,那要去救人的汉子见状,也不往前奔了,只是朝这边抱拳道:“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告知尊姓大名!”

    王伦也抱拳回礼道:“我见此处甚是险要,是否便是那饮马川?阁下两位莫不是火眼狻猊邓飞和玉幡竿孟康两位好汉?”王伦住店的时候就听说前面不远处便是饮马川,不想正遇到这两位在此勾当。

    那红眼汉子一惊,拱手道:“阁下怎知我俩之名,莫不是州府派来剿灭我等的?我等虽然本事不济,但也不是束手就擒之人!”

    王伦和林冲对视一眼,都是面有笑意,只听王伦喝道:“那押送公人,我等便是沙门岛官兵,你若信呢,留下人犯,你俩自转去,你若不信呢……”

    那两个公人见说磕头如捣蒜,道:“我信我信,我等都信!”这两人差点死在强人刀下,眼见这伙不知哪里撞出来的骑兵正压得住强人,却又见他们竟在那里叙起交情来,又吓得是肝胆俱裂。现下听那领头的人有放自己的意思,哪里还不知趣,就算他自称是太上真君附体他们也敢捏着鼻子称信。

    王伦哈哈一笑,把手一挥,两个拦路的喽啰此时极为尴尬,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邓飞见状喊道:“既然这位好汉子发话了,便放这两个撮鸟走罢!”

    见那两个公人走远了,王伦下马道:“小可梁山王伦,这位将军便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和你兄弟厮打的是我亲随头领焦挺,两位好汉,久仰大名,幸会!”

    孟康一听大叫:“哎呀我的哥,都是道上的兄弟,也不早说,叫我吃这一顿好打!”

    焦挺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只是朝那被打的拱了拱手,那孟康也忙还礼。

    邓飞笑道:“原来是自家兄弟,王头领也不早说,走走走,到我小寨里去歇歇脚,此处虽比不上你梁山泊虎踞龙盘,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王伦闻言一笑,抱拳为礼,朝林冲点点头,大家便一起随着他们上山而去,那配军也被两个喽啰扶着跟上来了,一路上王伦看这山势时,只见一望茫茫野水,周回隐隐青山。几多老树映残霞,数片采云飘远岫。荒田寂寞,应无稚子看牛。古渡凄凉,那得奚人饮马。只好强人安寨栅,偏宜好汉展旌旗。

    王伦的亲兵们也觉这山秀丽好景,只是到了那寨子里时,只觉简陋无比,人丁也不旺,至多一两百人,这还得算上下山劫道的那伙人在内,众人是从天下第一寨里下来的,满脸那股骄傲的神色毫不掩饰。

    王伦见状朝众人咳嗽了一声,那邓飞见了,丝毫不以为意,道:“王头领,你是好本事的,你那梁山被你弄成大寨,连林教头这般豪杰都来相投!可惜我没甚么本事,只能搞成现在这副光景,我倒没甚么,只可惜我这帮孩儿们在这里跟着我捱苦!”

    王伦听出他话里之意来,想这人也是个义气之人,生平最大的特点就是救人,当年他救起铁面孔目裴宣,居然因这人正直无私当即让了寨主之位与他,后来投奔了梁山,每逢战阵只要有他在场,但凡有兄弟落败,无论关系远近,他便要上前相救,就是因为这个优点,在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救人时(营救索超),死在石宝手上。

    “江湖上都传闻邓头领吃人?”王伦突然问道。

    邓飞闻言哈哈大笑,倒是孟康答道:“我们打劫又不伤人,哪里来的人叫哥哥吃!”

    邓飞笑了一阵也道:“我这红眼是天生的,只是传来传去倒不知怎地就传成这样,不过在江湖上行走,名头恶一些也有好处,我也懒得去说,只是叫王头领见笑了!”

    王伦点点头,心想这样一个珍惜同伴性命的正直之人,怎么会跟燕顺王矮虎那种人一般糟践人的身体,李逵那厮倒是吃人肉,只是他的行为只如小孩子懵懂装酷一般,倒还不是嗜好,加上他此时还没开始做这般混账事,还可以扳正过来。

    见好义气的邓飞、善造船的孟康话里话外都有入伙之意,王伦上前道:“承蒙两位好汉厚意款待,小可妄自大胆,便想请两位到我小寨歇马,各坐一把交椅,可么?”

    邓飞闻言满脸喜色,只是并没有立马答应,只见他闻声便去看孟康的反应,待孟康点头后,邓飞才道:“往常我们劫道的时候,有山东过路的客人都骂我们,说那梁山泊如此大的威势,都不坏我们,偏你们这些不成器的还在此处拦路打劫,常常弄得我俩灰头土脸,早就想见识见识大寨的威风,如今正好遇到王头领,却不是缘分!?小弟这个草寨,也有一百来匹马,财赋也有三四辆车子,粮食草料不算,好歹还有一两百孩儿可以效力!”

    王伦笑道,“兄弟你好歹还有一两百匹马,须知今年过年之前我们山寨连一匹马都没有!”

    邓飞见状道:“哥哥,要不我们再做他三两个月无本买卖,多劫些马与哥哥!这河北地近辽国,多有往来马贩行走!”

    张三见说在一边笑道:“好汉子有些意思,只是如今我们山寨马军都有两千人了!早不缺马了!”

    邓飞见说和孟康对视一眼,都是满脸惊讶,忙问这四五个月怎么弄到这么多马的,张三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直听得邓飞和孟康两人咋舌不已,都道:“哥哥好手段,州府的官兵也敢坏他们!”

    王伦笑着和他们聊了几句,又站着笑看那个配军,道:“尊驾可是姓裴名宣?”

    那配军在一旁听两个山头的大王说了半天话,默不作声,忽然听王伦对自己说话,闻言大惊,道:“阁下怎知我名姓?”

    “多闻裴孔目忠直刚正,百姓都传你做铁面孔目,为那京兆尹不容,被他陷害,刺配三千里。孔目见今可有想好的去处,如若不弃,就和这两位好汉一起上我梁山如何?”王伦心知这位铁面孔目如若不是碰到自己,就会被邓飞、孟康所救,就留在这饮马川落草,是以果断出言相劝。

    果然听那裴宣长叹一声,拱手道:“事到如今,天地也不容我!蒙王头领和诸位好汉救我性命,如此只好愧颜求王头领收留了!”

    王伦朝他拱拱手,又叫焦挺取出三百两黄金来,分别送与三人,只见这三人面面相觑,裴宣道:“王头领,这是何意!”

    “这是哥哥定的规矩,每位新投的头领都送一千贯钱的安家之资!我去年来投之时,也愧领了!”林冲笑着解释道。

    王伦笑着朝三人抱拳道:“还请笑纳!”心道幸亏从二龙山下来的时候在缴获里取了一千两黄金带在身上,不然送给柴大官人的谢礼就凑不成整数了,须不好看。

    邓飞和孟康对视一眼,孟康还好,因打造押送花石纲船只被上官所逼后便投身了饮马川,不怎么知晓江湖规矩,还以为大一点的山寨都是这般,只是邓飞惯走江湖,走南闯北闻所未闻有甚么安家费一说,若遇到气量小一点的寨主,留都不留你,哪有什么银钱送你,此时只见他叹道:“大寨气象就是不一样呐!我们兄弟总算没有所托非人!”说完又殷勤把众人往大厅里请,吩咐小喽啰们杀牛宰羊,款待贵客。

    注:求一下三江票,后面追兵甚紧呐!还望诸位好汉助我一臂之力!感冒还没好,两章八千字码完,头都是大的。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