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没有金刚钻莫揽瓷器活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没有金刚钻莫揽瓷器活


    病关索杨雄?

    王伦闻言只是在心中微动,然后便波澜不惊了。说实话,他对这位日后位居天罡榜的好汉实在没多大兴趣。

    这杨雄乍一出场时,表现委实有些窝囊。而事后在妻子红杏出墙时,又表现出前后不一、截然不同的态度来。

    话说那时他的叔伯兄弟已经调任他州为官,想必其兄长离任之前也对后任提过自己这个兄弟,请他帮忙照顾一下也是人之常情,且那新来的知州又是杨雄的旧识,总而言之,杨雄并没有因为兄长的离任而失势,依旧春风得意的做着他的两院押狱兼市曹行刑侩子。

    哪知那日他刚从刑场下来,身边还跟着几个小牢子,擎着行刑用的鬼头靶法刀并花红财礼,却被一个无权无职的军痞带着六七个破落户指名道姓的当街拦住,开口便找他讨要百十贯钱使用,这明摆着不是乞讨而是勒索了。

    须知这些军痞和破落户最是眼毒,敲诈勒索的次数多了,自然心里有数谁人敲得谁人敲不得,谁知杨雄这样一个在知州跟前都有面子的人,还在州里做着高级吏员,居然成为这群人眼中的肥羊,真是叫人难以想象。

    后来两厢动起手来,杨雄居然被三个人逼住,施展不得,要说日后梁山的好汉里面,就是不以功夫见长的都头李云,起码也是三五十个人近不了身,遇到这种情况,天罡榜里也只有他跟宋江、柴进等寥寥几人会被三个地痞逼住吧。

    后来他老丈人闻之,连忙叫了五七个人过来相帮,看这老汉的反应,杨雄不像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果然后来这老丈看到解救女婿的石秀英雄长大,大喜道:“我女婿得你做个兄弟相帮,也不枉了,公门中出入,谁敢欺负他?”,公门中出入,还有个一官半职在身上,又得知州看重,居然还被流氓欺负,这种事情从来就没见过发生在同是牢头的朱仝、戴宗、蔡氏兄弟、施恩(牢头之子)身上,却偏偏总叫他遇上。

    后来石秀与他结拜之后,听他说刚娶了寡妇潘巧云不到一年。这女人显然是生得十分美丽,杨雄在心中应该是十分在意她的。不然以杨雄的身份,在这州城里不说娶个大家闺秀,起码迎一门小家碧玉应是无碍的。可是老杨爱她疼她却不尽丈夫的义务,也不知是行刑次数多了,精神上有了什么障碍,还是别的原因,总之在行房之事上极不积极。

    后来石秀先是被潘巧云风言风语勾引,后又撞见自己这位义嫂跟和尚私通,在经过一番心理煎熬后(这种事哪好启口,就是武松也不好跟亲兄弟武大明说),才跟杨雄婉转说出潘巧云在外面有人了,杨雄初闻大怒,哪知回房后被潘巧云倒打一耙后,反而叫石秀坐蜡,成了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连自己也被赶了出去。

    石秀要是个一般人也就算了,不念杨雄这月把来的情分一走了之,管他这对夫妻怎么糊涂过呢!但石秀显然是念杨雄的情分的,不愿叫自己这个结拜哥哥糊里糊涂顶着一顶绿帽在这城中四处行走,叫人看笑话,又担心他日后不防死在这对狗男女手里,最终拿出铁证。

    哪知杨雄一反前番软弱的性子,只如疯了似的,在翠屏山上将那妇人开肠破肚,把心肝五脏掏出来都挂在树上。最后杀了潘巧云和女使迎儿,这个公人居然还要回城收拾细软,多亏叫心细的石秀劝住了,两人这才带着偷偷在一旁观看,事后自动蹦出来的时迁上了梁山。

    上山之后杨雄也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基本过混。倒是他那位义弟石秀上山之后大放异彩,最后也是沾了石秀的光,杨雄在排座次时排在石秀前一位,位居天罡第三十二位。

    王伦虽然对此人不感兴趣,但一想到发生在他身上的悲剧,直叫他心中突然冒出一句古话来,王伦低头略想了想,叫过柴福,向他讨了纸笔,研开墨,写了十几个字,又对柴福耳语了几句,那柴福闻言一楞,目光疑惑的看着王伦,想了一想,最终还是点头应允了,随即收了纸,转身出去了。

    经过如此一番,王伦也在心里将这位病关索放下了,别说他此时没有招揽杨雄的意思,就算他真起了心想请此人上山,也是决计请不动了,想那杨雄仕途正顺,怎么会自毁前程跟自己上山为盗?

    见王伦神神秘秘,众人也都见怪不怪了,只是心道自己这位哥哥总有出人意料之举,那邓飞只顾拉着焦挺敬酒,喝得眼睛更红了,唯有武松望着王伦心有所想,王伦见状也不多言,只是呵呵一笑,又和武松闹起酒来。过了半个时辰,柴进转身回来,抱拳跟大家说些表示歉意的话,而那柴福跟在柴进后面,只是微微朝王伦点了点头,王伦朝他一笑,那柴福也不再多言,站在一旁侍立不语。

    这场酒直闹到午夜子时,方才尽欢而散。柴进见王伦赏识武松,就把武松的房间调到了王伦隔壁。回到房间后,王伦亲自收拾了一包金银,送到武松房里,武松见状哪里肯收,王伦便道:“兄弟,你既要回去与兄长营生,手上没些本钱怎处?”又劝了半天,武松方才收下这包金银,只是又留王伦说了半宿话。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起来,柴进陪着在厅上闲话。王伦想起昨晚来访的杨雄,心道也不知他那位结义兄弟此时在不在此处,照理说他现在应该还随着其叔父一起贩卖羊马,也不知流落到那方去了。

    只是王伦抱着有枣无枣打一杆的心态,吩咐焦挺和邓飞出去在这市集上打探,看有无一个人称拼命三郎的好汉在此营生,武松见状,寻思道:“想这王头领如此爱我,既然他有吩咐,我此时坐在这里看柴进前倨后恭也不爽利,不如和这些好汉们一起出去转转,也自在些!”

    想到这里,他当即跟王伦提议,要与焦挺、邓飞同去,王伦心道这汉是人敬他一尺,他还人一丈的性子,若是一直不叫他为自己出点力,他白受好处心里也自不安,还道自己有甚么图谋。见说王伦当下也不犹豫,起身相谢,武松见状大喜,又跟柴进抱了抱拳,方才去了。

    柴进看武松离去也不在意,只是拉着王伦和林冲来到他的马厩里,早有二三十匹马被人单独牵了出来,王伦见状忙问其何故,只听柴进笑道:“头领聚啸山林,岂能坐无良驹?我这庄子靠近辽国,多有马贩前来拜庄,故而我这些年来也收集了一些好马,只是这些马儿每日跟我出门打猎甚是浪费,远不如随着王头领杀伐征战更显物尽其用,我今日亲自挑出这三十匹马来,一发送与王头领!”

    林冲见说便上前看那马儿,他是懂行的,只见这些马儿各个膘肥体壮,毛色鲜亮,看着便不似寻常的凡马,见状他回头喜道:“柴大官人收得好马,就是在东京达官贵人府上,也不见得能找得出这般三十匹一般的好马来!”

    王伦见状连连向柴进道谢,那柴进只是抚髯大笑,道:“这些俗物值甚么?也不知道王头领废了多少心思,才寻到我先祖世宗的手迹,跟王头领的厚礼相比,我这些真不值一提!”

    王伦又谢了柴进一回,柴进便吩咐下人摆酒,直请王伦和林冲上座,众人正喝得热闹,只见焦挺、邓飞同武松一起回来,那武松手上还抓着个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王伦一见奇道:“兄弟,此人怎地?”

    武松回道:“这人甚不识趣,见焦挺邓飞两位兄弟囊中鼓鼓,便要下手来摸,被我走在后面看到了,此人倒是一身好轻功,叫我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他捉住!”

    注:这几天有不少好汉我,只是我在后台不知怎么回复不了,各位有话可以在书评区或者加到群里去说,群号在书评区置顶了,谢谢各位!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