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第九零七章 低调不代表没调

第九零七章 低调不代表没调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

    佛爷啊!

    怎么可能!?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丽骑兵!?

    对于以捕猎者姿态掌控战局的草原骑兵来说,围猎的盛宴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www.biquge0.com绝处逢生的猎物们纷纷喜极而泣,疯狂的朝着代表了生路的方向靠拢避难。让追兵感到惊讶和不安的是,这些慌不择路的败军居然还剩一丝理智,此时尽管死命朝自己的同胞靠拢,但在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一骑贪图官道的平坦而占用友军的冲锋通道。

    这就表示,好容易从上一支全速冲锋的高丽铁骑手上苟活下来的幸运儿,不久之后将要再一次重复不久之前的噩运。

    这还真不是草原人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

    比起从山包前后传出的那种天塌地陷山河摇摆的巨大声势,原本原野上一两千追击骑兵的动静完全被压制了。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渤海人都懵了,小小的高丽国向来不过是大国间的下脚料而已,如何能凑出这般多气吞山河的铁骑来?

    难道,今天佛眼压根都没睁过?不然实在没理由佛祖会抛弃虔诚的渤海人,反而站在邪僧辈出的高丽人那边!

    懊悔是在有余地时才值得发酵时的情绪,眼下面临的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重大抉择,用不了多少时间,渤海人就要直面高丽人的兵锋。此时追击骑兵的注意力有意无意都集中在各自小队的领头羊身上,而各领头羊的注意力又毫无意wài 的集中在场唯一一位渤海猛安(千户)身上。

    被完颜阿骨打归入一家人的渤海人明显没有女真人的狠气,同被契丹人鱼肉百年的他们比女真人更为现实。这不,由金国国主亲自任命的某位猛安孛堇已经以身作则,为族人做出了表率。

    撤!

    不撤还能怎么办?这明显又是一支五千骑往上靠的骑兵群,不管对方战力如何,单在这人数上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劣势了。更何况,能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这千户自不是庸手。且看这伙新来高丽人的架势,就知dào 不是易与的。

    方才头一波高丽人的队伍,猛则猛矣,其实好对付!不与他正面交锋就是了!但眼下这伙人给他的感觉就很有些复杂了,猛不猛的暂时不好说,只论其齐而不乱的冲锋队形,就比他们的友军要强太多了。就骑兵来说,冲锋队形不光直接反映了骑手个人骑术精熟与否,亦是衡量一支队伍精锐程度的标尺,更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败。

    能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存活下来的汉子眼睛都毒。一眼就能看出甚么样的骑兵是自己惹不起的,譬如眼前这支。

    强悍的敌人还是留给兄弟民族来彰显他们的武勇,避强凌弱才是草原人的处世之本。明智的渤海人都跟他们的千户一样在心中萌生了退意,唯有某些愣头青还舍不得扬眉吐气的荣光就此逝去。就在渤海人尚未曾与高丽人发生正面对抗之际,自家已经陆续有十数骑狼狈的撞到一起。这个不战自乱故事告su 我们,当大家都想调头之时,一个两个固执己见,是会栽跟头的。

    渤海人跑了,离开得那么干脆。就好像他们从未曾来过一般。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抵前指挥的徐宁并没有趁势追赶,反而是下令全军缓行,随后快马四出。金枪军开始收拢友军的溃兵了。

    趁着这个好不容易恢复马力的空隙,先锋营指挥使上前问道:“哥哥,胡虏自退却了,恁般好的良机。怎不顺势杀将过去?也好替七军的弟兄出口恶气!”

    欲言责备终还是不忍的徐宁从溃兵身上收回目光,对部下道:“胡虏追兵百十成群各自为战,完全看不出统属和指挥。刚刚见了咱们又二话不说调头就跑,你觉得,卢员外会被这等杂色所败?”

    指挥使低头一想,主将之言确实有理,道:“也是,溃兵不过千把人,莫不是卢员外的主力还在与女真人周旋?”

    “周旋?”徐宁神色凝重,长叹了一口气道:“队伍溃散两成,情况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老董,速派斥候前去粘蝉城下打探战况,再从溃兵中找出个军官过来问话,其他人下马蓄养马力,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

    董指挥使闻言哪敢怠慢,亲自下去传达主将的军令去了,徐宁在等待友军军官过来问询之时,自家副将纵马而来,还没下马便向徐宁汇报道:“刚才这一冲,又有四十余匹战马倒地不支,我生怕这伙胡虏太能缠人,想不到叫咱三两下便吓回去了!”

    这位副将过来自然不光是为了拍徐宁的马屁,实在是金枪军一路都在急行军,就算是人不乏,马也早乏了。他深知主将是梁山立寨时期的元老,为人义气深重,若是他罔顾自家具体情况而决定强行支援卢俊义,那全军包括他酆美可就惨了。别到时候卢俊义没救下,又把自己搭进去了,却再指望谁来搭救?

    “我们顶着高丽军的名头,对方又是草原上的骑兵,完全是羊羔与狼群搏斗,眼下我若不摆出狮子搏兔的架势,他哪能把我们放在眼里!”徐宁很是自然的上前去替副将牵马,慌得酆美这位前御前大将连忙滚鞍下马,口中连道“末将不敢”,后又不住嘴的连称“徐兄妙计”。

    徐宁如何不明白酆美此来之意?自己将中军托付给他,他敢擅离只怕定有要事,但相见以来他却一直避重就轻三缄其口,应该是已经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愿再平白得罪人,估计没两句话,对方就会找个颇有分量足以抵消擅离之责的由头告辞。徐宁这时突然又一种熟悉却并不亲切的感觉,禁军中要不得的圆滑之风。

    果然,酆美给自己圆起话来:“听边军的弟兄说,胡虏常倍养副马,一匹骑乘,一匹战斗,我军倘若有一天也能如此,胡虏何惧也?”

    徐宁暗暗点头,酆美很知dào 什么话题能引起自己的共鸣,要说他和酆美其实老早便相识,大家都是天子御前常常露脸的人物,只是酆美和毕胜是武将,而徐宁只是武官,阶层不同,又不曾互相统属,所以倒没太多往来。但旧识总好过新交,酆美和毕胜在经受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徐宁感觉这两位待在金枪军中应该说还是十分满足的。

    就在这时,一个友军军官模样的人被董指挥使带到徐宁和酆美的面前,酆美正好借机告辞,哪知徐宁将他叫住,要他一起听听友军讲述敌情。酆美见徐宁没有责他擅离之责,欣然留下。这时只听董指挥使道:“这位是我金枪军主将徐宁哥哥,刘指挥使,你们怎么败的,给我们讲讲罢!”

    当着友军主将的面,那刘指挥使的脸都快埋到裤裆里了,半晌开不了口,直到酆美催促道:“你家主力命在旦夕,你这厮偏磨磨唧唧,莫不是要急死老子?”

    “卑职是马七军十四营副指挥使……”刘指挥使终于开口了,徐宁和酆美呈现出两种表情,前者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新扩编的队伍,怪不得就这么说溃便溃了。后者却是一脸尴尬,这厮……一口的河东口音,搞不好还是和自己一同从西边出来的人,真他娘的丢脸!

    不过新编军归新编军,这副指挥使到底还是梁山的人,既然开了口,便不再胡思乱想,直将女真人的战术详细道来。听他说到最后,酆美和老董脸色都变了,脸上都是说不尽的惊骇,怪不得这小小的女真人能够蛇身吞象,原来竟都是这等不要命的亡命徒!

    连老董这一级的军官都听出门道来了,徐宁又何尝不明?就在友军哭诉之时,他已经在心中过了几道克制或者说对抗这种的战法的办法,可惜最后又都被自己否定了。这时徐宁征询的眼神落在酆美身上时,这位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将军也只是摊了摊手,表示无计。

    “要不,让我带两个营打头阵试试?”酆美试着问了一声。他所说的两个营指的是从田虎军中吸收过来的骑兵,佐以梁山军的骨架重新搭建起来的番号靠后的骑兵营。徐宁见说有些意wài 的看了酆美一眼,感觉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竟有些感动。

    “头一阵还是我来罢!”一向低调的徐宁忽的高调了起来,“除金枪营和先锋营调换行军位置以外,各营以番号为顺序,随我前去救援马七军!”

    老董正不服气的要跟主将“抗议”金枪营抢了自己的位置,却听徐宁直接朝着友军军官下令道:“你们也要同去,除了重伤员以外,其他人都暂时编入我军后队!你们急行军时有不少弟兄掉队了,正好现在随他们一起行动!”

    刘副指挥使闻言懵了,十分不可思议的望向徐宁,他实在想不到友军居然会下达这种不近人情的军令,他们可是溃兵啊!有拿友军溃兵来啃石头的吗?刘副指挥使刚才还外溢的感激之情已经开始消退,只是不待他提出异议,仿佛已经看穿他心思的徐宁又道:

    “我并不指望你们能做甚么,在一旁看着就好。如果我们跟胡虏拼光了,请你们告su 梁山四军袍泽,我们金枪军尽忠职守,在这里粉身碎骨!”(未完待续。)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