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帝御山河 > 正文 第三章 醍醐灌顶

正文 第三章 醍醐灌顶


    开始的时候,杨纪还是毫无头绪,不过目光接连扫了几圈,渐渐的,居然被他看出一点门道来。

    “这些来买对联的人,基本上都是去的那几位出名的大宗族西席和其他几位老先生那里。除此之外,到其他人那里的人买的并不多。”

    这个发现令杨纪颇为意外。

    显然拥有相同遭遇的并只有他一个,虽然他看起来年纪最轻,也最惨,但其他人也好不了太多,很多人双手都拢在袖子里,摊子门可罗雀,好久才能卖出去一两件。

    杨纪特别注意到,几位笔力、书法明明更高明的老先生卖出去的对联,居然比身边另一位书法平平的先生还要少得多。

    杨纪隐约认了出来,书法平平的那位老先生姓周,在这里卖字已经有七八年了。

    “是了!我知道了!”

    这个发现让杨纪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来这里买对联的人,根本就分不清书法间的些许差别。在他们眼中,或许所有的对联都差不多,所以他们还是按照习惯去周老先生那里去买。”

    杨纪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久一副对联都没有卖出去了。

    “所以……,我要想把对联卖出去,就必须显得与众不同,至少要让他们知道,我和其他人明显的不一样,只有这样才能卖出去。”

    杨纪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明白了对联为什么卖不出去,后面的就好说多了。

    杨纪的目光缓缓的扫过集市,当目光落到街边一家画坊的时侯,心中一动:

    “有了。”

    唰唰唰!

    杨纪重新摊开一张字,倾刻间就写出了一副新的对联。他下笔沉重,力愈千钧,特别是蘸的墨也多,写出来的字特别的苍劲雄浑,好像瀑流雄峰一样。

    左联:福无双至。

    右联:祸不单行。

    这副对联写好,直接唰唰的挂在了身后的幡布上,取代了原来的对联。

    哗!

    原本还对杨纪熟视无睹的人群在这副对联贴出后,轰的一下就炸开了锅。

    “臭小子,你干什么?!”

    “你是在咒人吗?找打!”

    “这种时节,你居然敢写这种对联!”

    “赶快给撤下来,快!”

    ……

    年关本来是最喜庆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急急忙忙的或者筹钱过年,或者置办年货讨个吉祥,谁也没有想到,在市集中心居然贴出了这样晦气冲天的对联,这不是在咒人吗?

    特别几个南来北往做生意的行商,看到这副对联好像正月里见了血光一样,一个个怒目而视,极不友善。

    这种时候看到这种对联,那是极其招恨的。

    四面八方都是咒吗声,一个个义愤填膺,有几个壮汉甚至捋起了袖子,准备动手打人,只是认出杨纪好像是杨氏一族的人,一时还不动手。

    面对沸腾的人群,杨纪却是不慌不忙,泰然自然,不过也没做的太过分,看到人群聚拢的差不多了,立即见好就收。

    提起笔,杨纪立即就在幡布上的对联左右各加了三个字:

    左侧:福无双至—今日至。

    右侧:祸不单行—昨日行。

    这几行字一出来,意境立变,祸患早过,福禄今来,这是“苦尽甘来”的意思。

    周围原本还怒火腾腾的人群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由得拍案叫绝!

    他们哪里看过这样的妙笔生花,原本看起来是咒人的话,在杨纪手中加减几个字,立即就变了个相反的意思。

    这种能力叹为观止。

    “哈哈哈,好小子,有你的。”

    一个络缌胡子的行商壮汉哈哈大笑,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就凭你能想出这个主意,这副对联我买了。一个铜板是吧?我给你!”

    生意人何其精明,一眼就看出来杨纪是借此招徕客人,心中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行商人对于那些聪明人往往都是极其敬佩的。

    “终于成功了。”

    杨纪原本紧崩的心弦松驰下来,盼望了几个时辰的第一单生意就这么来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不过,杨纪却并没有急着做成这单生意。

    “且慢!”

    杨纪取下幡布上的对联,提着笔,神情专注,眨眼之间,唰唰唰,就在对联空白的地方加上了几笔。

    就在络缌胡子壮汉惊异的眼光中,原本单调的对联上,左右对称,顿时各多几枝活灵活现的水墨喜鹊和寒梅。

    “喜鹊枝头春意闹,你是行商,买这个也是讨个吉祥,这个就送给你吧。”

    杨纪道。

    “厉害,厉害!小兄弟,你有这副头脑,读书真是可惜了。”

    络缌胡子的行商壮汉佩服不已。

    生意人走南闯北,什么没有见过。他本来对这个年轻人只是有些欣赏而已,仔细思来,又总不免这有些哗众取宠。但是当杨纪在对联上加上这副画的时候,他是彻底的服了。

    在这个年纪,这样心思灵敏的少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手腕,这样灵敏的心思……,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只可惜了,是个书生。”

    络缌胡子心中暗暗惋惜,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是一想,很快就泯灭了。

    “哈哈哈,就凭你这几只喜鹊梅花,承你吉言,这副就值得我出两个铜板了。”

    络缌胡子大笑着,又掏出一枚铜钱,重重的拍在桌上。

    “多谢。”

    杨纪声音中流露出压抑不住的喜悦。

    说到底,他今年还只有十五岁,比不上那些活了几十年,心性沉稳的老先生。生平卖出去第一副对联,赚到第一笔钱,心中的那种喜悦和兴奋无法言语,甚至连指尖都几乎兴奋的颤抖起来。

    有了这一单开门红,杨纪的生意果然好了许多。

    平川县人平常买对联,哪里看过在对联上画画的,一个个都觉得特别的新鲜、新奇。特别是,除了第一单,后面杨纪定的价格都很低,全都是一枚铜子一副。

    对联上的水墨画等于是白送的。

    “给我来一副,给我来一副!……”

    “还有我,还有我!我先来的……”

    ……

    一时间,杨纪刚刚还门可罗雀的摊子,瞬间周围人潮如涌,都是来买杨纪的字画的。连那几个西席先生都不禁暗暗侧目。

    “成功了。”

    杨纪握紧了拳头,心中一片澎湃。

    一副副对联跃然纸上,杨纪购买的宣纸很快卖光,不得不又去文房店,另外又买了几沓的宣纸。

    杨纪对于画画其实涉猎不多,只是在当初学书法的时候偶然涉及,而且只擅长少数一些花鸟、山水,并且也并不精深。不过此时用在几副对联上,却也绰绰有余。

    “累死了!”

    杨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揉了揉手腕,放下了毛笔:

    “对联虽然卖出去不少,但也耗费时间和精力。”

    杨纪胎头看了看天色,时间已经很晚了。市集上也没有最初那多人了,现在,他基本上一个时辰才能卖出去三四副。

    “再过一会儿集市就要散了。”

    按照规则,市集最多只会持续到傍晚。而且人也会越来截止少。杨纪数了数钱袋,扣除每次购买宣纸的钱,杨纪其实赚的不多。

    “只有四十五个铜子。”

    杨纪眼中难掩失望:“忙了一下午,还是远远不够啊!”

    杨纪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一点,一定能够在年关之前赚够自己和老管家二个月生活所需的奉银的。然而事实远比想像的要复杂和无情。

    对联虽然卖出去了,但买宣纸要钱,租摊子要钱,甚至连墨条,因为大量消耗,不得不多买了十几个。

    平心而论,四十五个铜子的收获已经不少了。就连几个大宗族的西席先生一整天都未必赚得比他多。不过,杨纪深深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今天是第一天,大家很新奇才会买的这么多。而到后面,越往后,卖出去的就会越少,不可能每天都卖这么多的。——而且大家都不是傻子,等到明天肯定会有人跟风,到时候,我未必还能卖出去多少。”

    杨纪心中暗暗着急。

    几个铜子的钱对于别人或许就是吃多吃少的问题,但是杨纪不一样。他深深知道,对于他和老管家来说,这就是生和死的问题,是能不能度过这个寒冬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能帮助他。他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自食其力。

    “距离天黑还只有几个时辰,在这里卖不了多少了。我必须得另外想办法。”

    杨纪站起身来,他想要的绝不只是四十五个铜子。

    “一个个的卖太麻烦了,一户人家也只能买一副对联而立。我要想在年关之前,赚到足够的钱,除非是成捆成捆的卖。而能买得起这么多的……只有那些店家!”

    杨纪的目光落在了街道两旁的那些店铺上面。

    微一沉吟,杨纪很快走进了身后的一间杂物店。掌柜的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

    “小伙子,你要粮油还是面油?或者买点鞭炮回去,喜庆喜庆,我这里价格是很公道。”

    掌柜笑嘻嘻道。

    “不,”杨纪摇了摇头,“我是来卖东西?”

    “卖东西?年轻人,你确定你没走错地方吗?”

    掌柜一脸愕然,随即失声大笑,一手指了指门外的招牌,戏谑道:

    “看到门口的招牌没有?我这里只卖不买。卖东西卖到我店里来,还真是异想天开啊,……年轻人,转个身出门口,去别家吧。”

    “一枚铜子两副对联,带水墨画的。”

    杨纪并没有动手,只是同样伸出一根手指,看着柜台认真道。

    掌柜的呆了呆,这才感觉到杨纪是认真的,眉头皱了皱,但并没有赶杨纪走。

    “你的店铺就在我后面,今天集市我卖出去多少对联,你应该看的清清楚楚”

    杨纪开口道,他绝不是毫无理由的选择这家店铺。

    “你只要把我的对联挂在店里,来这里买年货的人来来往往,顺手买一副对联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要卖出去两副,你就能多赚一个铜板,又何乐而不为?”

    掌柜的神色微微有些松头。

    “你这里不买东西不假,但是年头快到了,这种时候,你难道还要把送上门的钱推到门外去?”

    杨纪正色道。

    这翻话听得杂货店掌柜心中大动,生意人没有把钱往外推的。若是换了别人,他肯这理不会答应的。

    但是今天市集上杨纪的生意有多红火,在他后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啊,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这小子还是太嫩了,这种配上水墨画的对联已经可以算是字画了,论价格肯定不止一个铜板。我要是真的卖出去,可不止两副对联一个铜子那么少。”

    掌柜的瞥了杨纪一眼,心中打起了算盘。

    他是生意人,精明而且阅人多,一眼就看出来,杨纪虽然装的老练,但其实还是没什么经验的雏鸟,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明显还是第一次干,要不然也不定那个价格了。

    “好!年轻人,看你那么实在,你的对联我要了。不过,我这是杂货店,主要还是卖面粉和粮油,这对联我最多只能要十副左右,再多就有点冒险了。”

    掌柜的拍板道。

    一个铜子两副对联,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他也没好意思再讲价。

    “多谢。不过,如果你能帮我多写一副字据,证明你在我这里买了十副对联的话,那我还可以额外赠送你一副对联。”

    杨纪却并不着急,不慌不忙道。

    “哈哈哈,好,好!小兄弟,以后有什么好东西的话,不妨来找我。”

    掌柜的回过神来,心中暗赞,说话也客气了几分。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虽然杨纪再卖字画给其他家对他会有些影响,但十几副对联他还是消化得了的,没理由阻止杨纪。

    这种东西也没指望发大财,在年前能赚上一笔就不错,反正也不用费什么精力。

    两个人达成了交易,杨纪很快赶出了十一副对联,配上了水墨画,颇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后面的事情顺利了很多,杨纪拿着杂货店掌柜写下的字据,配上上面的指印,一家家店铺挨个的敲门进去。

    有了字据做“敲门砖”,杨纪的对联卖出去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虽然每家店铺的消化能力不一样,或多或少,多的十几副,少的二三副,但全部加起来却也不是个小数目。

    “总共八十五枚铜子,扣去我原来的五枚铜子,今天也赚了八十枚铜子,虽然还差上一点,但已经足够我和梁伯度过后面的整个寒冬了。至于后面的开销用度,……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

    杨纪寻思着,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他紧崩了一整天,现在终于放松了下来。

    “赚钱果然还是不容易啊,花了我一天的时间,写得手腕都麻了,整个人感觉都要废掉了,也才赚了八十个铜子而已。不过,虽然辛苦,但总算值得。——那个女人恐怕打死都不会相信,我一天居然能赚这么多。”

    杨纪冷哼几声,只觉得心中份外的解气。

    “时间不早了,梁伯还在家里等着。我赶紧回去,让他高兴高兴。”

    杨纪收拾了笔墨纸砚,背着笔箱,看了看方向,立即快步向着杨府的方向走去。

    “这小子……好不简单!夫人只给了他半个月的奉银,他居然能想到卖对联来赚钱。”

    一道人影从巷子的隐蔽角落里飞快的走了出来,默默的望着杨纪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不行,这件事情得赶快报告夫人。”

    转过身,迅速的消失不见。

    (ps:求推荐,求收藏!)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