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初见

第三章 初见

        送走苏嬷嬷,已到了午时,橘白亲自去了小厨房查看膳食,其余三人便寸步不离的守着沈乔沉。自从沈乔沉落水,几个丫鬟便如同惊弓之鸟,自家姑娘身边一切事项再也不肯假手他人。

        “都在这守着我做什么,都不用做事了?”沈乔沉无奈道。

        三人相互看了看,走上前一同屈膝跪下,青黛低声道:“都是奴婢们的过错,把姑娘独自留在那里,陷入危险之中,奴婢们万死难辞其咎,请姑娘责罚。”

        “此事与你们无关,起来吧。”看着三人懊悔的脸,沈乔沉叹道。

        “背后之人既然存了这歹毒心思,那么此次不成还会有下次,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今我既已知道这人身份,自然也有法子对付她。”

        “竟然是有人推姑娘下水的?究竟是何人如此歹毒,我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云苓性子最为泼辣,前世自己性子懦弱,在冷宫中遭人欺凌,衣食短缺,若不是云苓豁出命去跟他人抢夺,自己也未必能活到最后,如今知道自家姑娘落水是被他人所害,立刻怒不可遏。

        “姑娘果真知道那人是谁?”青黛更冷静些,问道。

        “自然,姑娘我说的,自然是真的。”许是周遭都是熟悉的人和环境,沈乔沉便不自觉地流露出几分娇气。

        知道主子心里已有了计较,三人便放下心来。

        “紫芙,你去三哥院里,给我找套男装来。”沈乔沉突然道。

        紫芙愣了愣,“姑娘要男装是为何……”

        “午膳后我要出府。对了,记得还要两套小厮的衣裳。”

        三人目瞪口呆,自家姑娘从小由老夫人亲自教养,沈老夫人出身名门,自是按照世家嫡女的规矩教导孙女,虽是过于宠爱了些,但往日里,自家姑娘是绝不可作出女扮男装的事情的,更何况,还要私自出府。

        现在想来,姑娘自落水醒来后,便不太一样了,似乎更有主见了些,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三人同时想到。

        念及此,紫芙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这时橘白带了膳食回来,云苓和青黛立刻上前帮忙摆饭,青黛靠近橘白,悄悄说着些什么,似是有些担忧。

        沈乔沉并不在意,仍旧窝在塌里,随手翻着个话本子,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直到坐到桌边,橘白也没再说什么,仍是细心周到的给沈乔沉布菜。

        沈乔沉刚要动筷,紫芙空着手回来了,苦着脸支支吾吾,身后闪出一个少年身影。

        “妹妹,你要男装做什么,是打算偷偷溜出府去吗?”沈乔燃大摇大摆坐到桌边,开门见山道。

        “是啊,病了这么多天,我想出去逛逛。”

        “不用这么麻烦,我带你去就是了。”沈乔燃挑了挑眉,眉目间一派神采飞扬。

        沈乔沉立刻眉开眼笑,“真的吗?那就麻烦三哥啦~”

        十三岁的沈乔沉尚未张开,稚嫩的小脸上仍带着孩童的天真,如今看来,又增添了一丝少女的娇憨,如同搪瓷娃娃般精致可爱。

        看着好哄的妹妹,沈乔燃眼中闪过一阵怜惜,随口吩咐橘白,再添双筷子。

        “原来哥哥是来小乔这里蹭饭吃的~”,沈乔沉撅着小嘴抱怨道,手中筷子夹个不停。

        午膳过后,重新梳洗过的沈乔沉并没有去穿男装,而是一身淡绯色百蝶穿花缂丝褙子,再配上一条同色的月华百褶裙,裙角绣着几只翩跹的彩蝶,看起来明丽鲜亮,额头上的伤口还未痊愈,橘白想了想,便拿过来一顶帷帽。

        嘱咐橘白和青黛留意林氏母女的动静后,沈乔沉带着紫芙和云苓,去和等在府门口的沈乔燃会和。

        坐在舒服的马车里,品着上好的茶水,沈乔沉惬意的眯了眯眼,仿佛并不在意要到哪里去。

        一炷香后,马车停下,骑马跟在马车外的沈乔燃敲敲车身,“小乔,我们到了。”

        云苓和紫芙先行下车,然后把沈乔沉扶了下来。

        沈乔沉抬起头,‘醉江月’三个大字映入眼中,原来是这里,沈乔沉挑了挑眉头,真是巧了。

        带着帷帽跟在沈乔燃身后,看到门外有几人正探头探脑,而大堂里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坐着几桌人。

        沈乔燃熟门熟路的走上二楼,刚经过一间雅间的门口,门突然被打开,眼前“嗖”的飞来一个不明物体,沈乔燃本能的躲开了,却突然想起妹妹还在身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东西直奔着沈乔沉面上而去。

        “小乔!”

        “砰!”的一声,众人回过神来,沈乔燃立刻飞身冲到沈乔沉身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妹妹,“小乔,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却见沈乔沉摇摇头,并无伤到的样子。顺着沈乔沉的目光看去,众人才发现,刚刚的“暗器”是个茶杯,已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只有一丝水渍,溅上了沈乔沉的裙角。

        脏了的裙子穿着已是失礼,还好大户人家出门都会带着几身备用的衣裳首饰。

        沈乔沉对屋里众人点点头,对沈乔燃说道:“三哥,我去去就回。”说罢便带着丫鬟转身下楼。

        沈乔沉离开后,屋里静了片刻,突然一个声音道:“阿燃,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们以为只有你一人……不过你动作可真够快的,不愧是‘福星’降世啊……”

        原来今日正逢国子监休沐,众位公子少爷闲来无事,便相约到醉江月小酌。谈笑间有人看到沈乔燃进了大堂,便起了促狭之心,没想到他身后跟着的竟是沈乔沉,那个传说中性格古怪的沈家四小姐。

        话音未落,沈乔燃似笑非笑的拿起一盏倒满的茶杯,随手甩了过去。

        “噗嗤……”

        “哈哈哈……严若清你活该……”

        屋里响起少年们此起彼伏的笑骂声,唯有那个叫严若清的少年,挂着满头满脸的茶水茶叶,草绿色的锦袍上也浸染了滴滴茶渍,看起来可怜极了。

        “对了,刚刚多亏了怀瑾兄,及时打偏了茶杯,不然,沈姑娘可就遭殃了。”一个身着宝蓝色锦袍的俊俏少年道。

        “是啊,怀瑾,你……诶?萧怀瑾人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疑惑。

        唯有窗边一个着红色暗纹云锦长袍的俊美少年,轻摇纸扇,不紧不慢的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

        沈乔沉漫步下楼,刚走到醉江月的门口,一个身影突然从天而降,那人在空中发出一声轻哨,旁边的巷子里转出一匹浑身乌黑的骏马,转瞬之间那个身影飞身上马,再看去,已然稳稳当当落在马上。

        那是个极为出众的少年,任何词语都不足以描绘他的美貌。一头鸦羽般的墨发高高竖起,身着一袭玄色云纹锦袍,腰系嵌玉锦带,狭长的双眼状若星河般璀璨,欣长的身影慵懒的歪在马上,看起来骄傲又危险。

        他目光下敛,羽扇般的睫毛在眼底形成阴影,左眼下的泪痣如鲜血般艳丽。

        眼前之人,沈乔沉熟悉又陌生,她见过前世长成后的他杀人如麻的模样,也见过他谈笑间要人性命。

        沈乔沉闭了闭眼,他是萧珏,萧怀瑾。

        wap.

        /93/93580/20633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