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忠心

第七章 忠心

        熊熊的烈火瞬间吞噬了一切,刺骨的灼热中,慢慢浮现出众人的脸,无一不显示出痛苦的神色,纷纷对她伸出手:“小乔……小乔……”

        “        爹……娘……我错了……”

        “祖母……哥哥……别走,别丢下小乔……        ”

        流苏寒玉拔步床上,沈乔沉挣扎着挥舞双手,急促的呼吸和呜咽声划过寂静的黑夜。

        睡在外间的橘白猛然惊醒,急步奔向床边,挽起层层床幔,映入眼帘的,是沈乔沉满是泪水的苍白的脸,以及绝望的呓语。

        “        姑娘……姑娘您醒醒……”橘白连忙轻声唤道。

        在橘白轻柔的安抚声中,沈乔沉的呼吸渐渐平缓,紧闭的双眼颤了颤,慢慢苏醒过来。察觉到身边有人,沈乔沉刚想开口,喉咙却一阵嘶哑。

        橘白见状,连忙扶了沈乔沉靠坐在软枕上,又提了盏琉璃风灯,转身去桌边倒了杯姜蜜水,小心的递到沈乔沉手里。

        怔怔得看着灯里的火苗越来越近,沈乔沉身子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仿佛仍能感受得到梦里的无助与绝望。

        直到感受到手里的温热,才慢慢清醒过来。

        喝了口姜蜜水,才勉强缓解了喉咙的暗哑。

        “橘白……”沈乔沉静静地看着立在床边的丫鬟,心里思绪万千。

        自己醒来后的种种举动,以及刚刚莫名的梦境,这些不同以往的行为表现,或许瞒得住别人,但是绝瞒不过身边的几个丫鬟。

        之所以一直没有解释,也是想看看对于这样不同的自己,她们几个会如何看待。

        毕竟自己并不是只有13岁的少女沈乔沉,而是已经经历过夺嫡、被废、家族湮灭、最终身死的大锦朝后宫之主沈皇后。

        重生一世,自己将要走的,是一条遍布荆棘与危险的复仇之路。也就意味着身边的人,都要足够坚强。

        橘白几个前世跟着自己都结局凄惨,沈乔沉想,这一世,无论如何也要护住她们。

        “姑娘……”橘白紧皱眉头,欲言又止道。

        “什么时辰了?”沈乔沉瞧着仍是一片漆黑的窗外。

        “回姑娘,刚刚寅时。”

        “我自己待会,橘白,你先去睡吧。”

        “奴婢不困,奴婢陪着您。”橘白执拗道。

        看着难得孩子气的橘白,陈乔沉无奈的叹息道:“好吧,那你坐下来,我们说说话。”

        橘白踌躇片刻,把琉璃风灯拿远了些,然后在塌边坐下。

        “橘白,你是不是有话想要问我。”陈乔沉突然开口,“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醒过来后,会有所变化。为什么我从不出门,却认得雍王府小王爷,还对京城的大街小巷如此熟悉。”

        橘白跪了下去:“奴婢们不该揣度姑娘的心思……”

        看着橘白低垂的头,沈乔沉叹息道:“我做了一个梦,橘白。”

        “梦醒了,人自然也就清醒了。”

        低低的尾音,消散在无边的黑夜里。

        ……

        沈乔沉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她摇摇床边的白玉翡翠铃铛,门外便传来极轻的脚步声。

        “姑娘,您醒了?”紫芙和云苓推开门进来,见沈乔沉披了件中衣坐在床边。

        云苓端了水盆和面巾为沈乔沉梳洗,紫芙则轻手轻脚的整理着床榻。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连最活泼爽直的紫芙神色都一如往常。仿佛昨夜的谈话并没有存在过。

        陈乔沉见状抿了抿唇,任由云苓为自己更衣梳发。

        梳妆完毕后沈乔沉走出内室,橘白已经在摆饭了,看到沈乔沉在桌边坐下,便亲自上前布菜。

        一如往昔的稳重沉默。

        早膳后,沈乔沉径自来到小书房练字,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她一手小楷字体妍丽,笔画遒媚圆润又不失筋骨,即使前世病弱如西子,也不损其分毫。

        沈乔沉的舅父林喻时乃是当世大儒,对自己外甥女的字更是赞不绝口,称其若能一直坚持本心,今后在书法一道上定有所作为。

        可当时的自己呢?

        现在想来,前世自己终日缠绵病榻,颜色暗淡,自卑又懦弱。书法一道对她来说,虽天赋极高,却慢慢也只当作排解忧愁之法罢了。

        而今生,自己为复仇而来,一想到前世自己及家人所受一切,便恨不得立刻提刀打杀了那两人。可眼下,自己只能化笔为刀,抒发心中的愤懑。

        蘸墨挥毫,字透纸背,凛冽的杀意终究还是从笔下的字中显露出来。

        一个大大的“锦”字,印在纸上。

        不再是端正秀丽的小楷,而是行云流水,肆意狂放的草书。

        放下笔,看着眼前的字,沈乔沉满意的眯起了眼角。

        “姑娘的字,写的越来越好了。”

        不知何时,橘白四人来到了身边,围在一旁看着桌上的字道。

        “哦?你们倒是说说,是哪里好了。”沈乔沉饶有兴致的问。

        “奴婢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云苓心直口快道。

        周围瞬时安静下来,沈乔沉挑了挑眉。

        “云苓,说得好像你看得懂一样。”紫芙不明所以,打趣道。

        “本来就是嘛,奴婢虽然识字不多,但是也是知道的。姑娘以前写字时总是闷闷不乐,写出的字也都是端端正正的。而刚刚姑娘写字时的样子威风极了,好像战场上的将军,哦对了,是像老爷。再看这字,行云流水,让人看上去就爽快。”

        云苓的性子一向直率泼辣,此番话更是噼里啪啦不加停顿,直说的几人哭笑不得。

        沈乔沉也跟着弯起嘴角,“那你们觉得,这样好是不好?”

        橘白抬起头,认真道:“奴婢们都觉得,您现在这样,实在是好极了。”其他三人见状,也跟着颔首。

        沈乔沉沉默的看着眼前四人,忽的笑开了。

        “好啊,你们既然都觉得好,那么今后,你们也开始学起来吧。不仅是识字写字,还有看账理账,都要去学。这些我会交代给嬷嬷。”

        “姑娘……”

        “真的吗姑娘?奴婢们也可以学吗?”

        四人听后雀跃不止,她们四个本就不是沈府的家生子,沈府又是武将世家。不像林家百年书香,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都是打小培养的,学习的可不仅仅是端茶倒水这种伺候人的手艺。因此也有句话道“宁娶世家婢,不要百姓女。”

        林嬷嬷,就是个极好的例子。

        “姑娘,奴婢们一定会认真去学,不会让姑娘失望的……”

        碰巧此时林嬷嬷掀帘进来,撞见云苓几人兴奋的模样,先是走上前来禀道:“姑娘,表姑娘来了。”

        接着对其他几人笑骂道:“这是在闹什么,都不用做事了是不是?”

        云苓和紫芙一向对爱装模作样的白筱年没有好印象,于是笑着对沈乔沉福了福,又偷偷对林嬷嬷吐了吐舌头,拉着青黛溜了出去。

        等又有人来禀说表姑娘进院了的时候,沈乔沉还听到院子里云苓教训小丫鬟的声音。

        林嬷嬷和橘白无奈的摇摇头,沈乔沉却眯着眼笑出了声。

        今天天气可真好呀。

        wap.

        /93/93580/20633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