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依三皇子之见,怀瑾应如何呢?”

        许是见萧澈并不言语,崇明帝重新问了一遍。

        见父皇似乎真的打算为自己做主,霎时间一阵狂喜冲昏了萧澈并不甚灵光的大脑。

        又或许,是终于能在自己从小,就暗暗嫉妒着的萧珏面前扬眉吐气一次了。于是萧澈无视了正对自己使眼色的皇后,嘲讽的看着萧珏,趾高气昂道:

        “俗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今日萧珏对本皇子不敬,应重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不知何时,原本在殿内起舞的舞姬已悄悄退去,饮宴的众人也都屏气凝神,周围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停滞了一般。

        只有萧澈的声音,回荡在这大殿之中。

        高台之上,李皇后脸色煞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已经不敢去看崇明帝的脸色。

        只见那明黄的龙椅上,皇帝震怒,冷笑着重复,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好一个君臣。说得好啊,真不愧是朕的好儿子。”

        萧澈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眼见皇后的脸色,已经是肉眼可见的不对,这才慢慢反应过来。

        回想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萧澈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语无伦次道:

        “父……父皇,饶……饶命……”

        “儿臣……儿……儿……臣……不是故意的。”

        自古以来,君者,皇也,只有天子可称为君。

        除此之外,君之储,国之贰,皆称太子。

        太子者,储君也。

        可崇明帝,从未立过太子。

        即使如今三皇子是唯一的嫡子,可今天的事足以看出,他并不是崇明帝属意的人选。

        至少目前不是。

        在场的重臣哪一个不是心思深沉之辈,只看着眼下陛下的态度,众人纷纷了然。

        三皇子萧澈,算是暂时没指望了。

        索性现在崇明帝还年轻,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大家自然也并不急着站队。

        只有右相李家,根本无从选择,早就牢牢地绑在皇后和三皇子的战车上了。

        眼看三皇子要糟,皇后的父亲,右相李淳连忙起身,上前几步跪在三皇子身边,看着眼前的外孙,李相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

        “陛下息怒。”

        李淳是朝中重臣,崇明帝也没驳他的面子,却也没叫他起身,只是淡淡道:

        “你想说什么?”

        李淳早已年过六旬,又是皇后的生父。往日上朝,崇明帝对他们这些老臣还算有所优待,可今日大庭广众之下只能跪在这里,李淳感觉自己的老脸都快被丢尽了。

        然而面对皇帝的冷淡,为了女儿和外孙,更为了今后……

        李淳只能继续开口:“启禀陛下,三皇子殿下乃是中宫嫡出,身份尊贵。今日之事,也是因受旁人之辱,气急之下才口不择言。”

        “望陛下念在三皇子殿下年少无知,又事出有因的份上,饶他一次吧。”

        能混到如今的位高权重,李淳自然也不简单。

        短短几句话,看似是在替三皇子求情,实则是在强调三皇子的嫡子身份,以及是萧珏无礼在先。

        皇帝的嫡子,跟王爷的世子,谁更尊贵,在有些人的眼里,是十分显而易见的。

        于是他话音刚落,就有其他大臣纷纷出声附和。

        沈乔沉一眼望去,心下了然,这些基本都是三皇子一党,或是想借着由头攀上李家的家族。

        不由的眼底闪过一丝讥讽。

        “呵。”

        少年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乔沉抬起头,正巧与那人四目相对。

        “被发现了……”

        顶着萧珏有些了然的目光,沈乔沉下意识的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眼前的少女年纪尚幼,神色娇憨,瓷白的小脸上仿佛连绒毛都清晰可见。

        她笑容软糯真切,仿佛初生的幼兽,固执的信任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

        被她这样看着,生平第一次,天不怕地不怕的雍王府小王爷萧珏,有了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这边二人心思正百转千回,坐在上方的崇明帝却将殿内众臣的表情看在眼里。

        见皇帝默不作声,众人逐渐安静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皇后见状,也稍稍放下心来,却听崇明帝突然道:

        “所以,你是怪朕        没有立萧澈为太子。”

        此话刚落,右相刚想开口,就听崇明帝继续道:

        “不是你说的吗?        中宫嫡出,身份尊贵。此话倒也不错。”

        闻言皇后和跪在一旁的三皇子皆心头一喜,只有混迹朝堂多年的右相心中一颤,顿觉不好。

        很快,清凉殿内传来崇明帝低沉浑厚的声音。

        “传旨,皇长子萧铎,孝贤纯皇后之嫡长子,为宗室首嗣,天意所属。兹授以册宝,立为皇太子,谥号靖德,正位中宫,以安天下。”

        此话一出,四下寂静。

        勾了勾嘴角,崇明帝淡淡道:

        “各位,接旨吧。”

        ……

        第一个起身的是沈贵妃,只见她不顾宫装繁复,推开婢女的手,恭恭敬敬的跪拜下去,

        “臣妾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声音轻柔却坚定,说到最后竟已接近更咽。

        随后沈老夫人也带着沈乔其兄弟俩走了出来,沈乔沉连忙过去扶住沈老夫人,然后一同深深跪拜下去,众人耳边响起沈老夫人苍老嘶哑的声音:

        “臣妇携沈家,代孝贤纯皇后、靖德太子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接着,六公主萧明薇也默默走了出来,再没有了平日里的娇纵,稳稳当当的跪在了沈贵妃身旁,年幼的脸上,隐隐也有了一国公主的模样。

        接二连三的,不断有人陆续走出来,只不过有些是自愿,有些却是摄于皇威。

        就连沈家二房几人,也在沈从武逼迫下,不情不愿的跪了出来。

        最后大殿上只有极少数坚决支持三皇子的人,还在不断迟疑着。

        皇后跌坐在凤椅里,神色狰狞,面目苍白。

        崇明帝也不去管其他人如何,只是起身亲自扶起了泪流满面的沈贵妃。

        六公主也在宫人的搀扶下起身,默默走到沈乔沉身旁,看着沈乔其和沈乔燃将体力不支的沈老夫人扶了起来,连忙命自己身边的宫人带沈老夫人去偏殿休息,然后紧紧跟在沈乔沉身边,抓着她的袖子不肯松手。

        看着执拗的跟着自己的小表妹,沈乔沉抚了抚她的头,看向沈老夫人离去的方向,有些担心祖母的情绪,可是眼前这场景,已然涉及到贵妃姑母和沈家,两个兄长还是太年轻,有些地方只怕顾虑不到。自己必须时刻不离的守在这里。

        想了又想,沈乔沉揉了揉六公主的小脸,对她低声道:“殿下,可否麻烦殿下去陪伴我祖母片刻?祖母年纪大了,我总有些不放心。”

        六公主很喜欢自家这个香香软软的表姐,外祖母又一向对自己十分疼爱。于是又将自己的小脸在沈乔沉手中蹭了蹭,然后点点头,看了一眼情绪不佳的父皇和母妃,转身跟着宫人往偏殿而去。

        wap.

        /132/132777/31032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