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旧事

第二十三章 旧事

        送走了一脸不放心的沈乔燃,沈乔沉梳洗过后,懒懒的歪在温软的美人榻上,打了个哈欠,随手拿了个画本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

        “姑娘,时候不早了,不如还是早些歇着吧。”橘白上前低声问道。

        沈乔沉低头看着画本子,不为所动。

        “再等等。”

        今日进宫,沈乔沉只带了云苓和紫芙二人,橘白和青黛都留在了府里,二人一个稳重一个仔细,连同个林嬷嬷一起,将漪澜院管的密不透风。

        也正因如此,让有些本就心里有鬼的人愈发的坐立不安。

        ……

        碧水阁里,一切能照出人影的物件,都被收了个干干净净。

        一个瘦削的身影躺在榻上,安静的没有一丝生息。厚厚的床幔隐隐遮住大半个床头,只留出床尾一个小小的空隙。

        一只素白的手        ‘        刷        ’        的将床幔拉开,来人抬起头,露出白夫人林氏面无表情的脸。

        “你还想要躺多久。”白林氏淡声道。

        榻上的人闻言动了动,一只素手缓缓掀开遮住大半个头的锦被,露出半张秀丽的侧脸,她顿了顿,缓缓转过头来,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另半张脸上,从眼角向下,直到嘴角,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许是上过了药,已没有了前几日的鲜红,但褐色的药粉和着翻开的皮肉,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看着女儿脸上的伤口,白林氏呼吸一滞,最终还是偏过了头去。

        眼看着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想再看这张脸一眼,白筱年冷笑一声:“不然还能怎样,这是在沈家,你能把他们怎么样呢?        就算是沈乔其故意毁了我这张脸,你不也还是无能为力!!”

        她渐渐激动起来,“还有那个沈乔沉,她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嘲笑我?她怎么就那么命大,怎么就没淹死她!……”

        说到最后,逐渐语无伦次起来,只有眼里深切的恨意,隐隐透着疯狂。

        看着失控的白筱年,白林氏却无动于衷,只是让身边的孙嬷嬷上前阻止,而她自己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这一场景若是让他人看到,定会惊愕不已。毕竟此刻的白林氏,跟往日人前那个温和有礼,开朗爽直的白夫人完全大相径庭。

        只不过此时碧水阁白筱年的闺房里,除了这母女二人外,就只有白林氏的心腹孙嬷嬷了,至于沈家派来的丫鬟婆子,都早早被孙嬷嬷打发去休息了。

        “行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白林氏冷声道,随后走到桌旁坐下,自己倒了杯茶。因提前支走了值夜的丫鬟,所以壶中的茶水也已凉透了,白林氏并不嫌弃,仍小口小口的喝着。

        母亲的冷言冷语彻底刺痛了白筱年的心,想到沈乔沉自幼被沈家众人疼惜宠爱着,而自己从小与母亲就并不亲近,就连如今毁了脸,也得不到白林氏的半点安抚,这一切让白筱年心里绷紧的那根弦瞬间断掉,汹涌的恨意再也压制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当年嫁到沈府的不是你!不然沈乔沉的一切,就都该是我的了!!”

        声音尖锐至极,孙嬷嬷吓了一跳,连忙扑上去捂住白筱年的嘴。

        “姑娘……您别这样,可小声点吧……”白筱年被捂了嘴,仍不死心的挣扎着。

        “闭嘴。”

        白林氏        ’        砰        ‘        的一声重重放下手里的茶杯,厉声道。

        白筱年浑身轻颤了一下,看着白林氏利剑一般的目光,放下了手不再挣扎。

        孙嬷嬷见状也松开了手,转而拿起一旁温水浸过的帕子,小心地避开伤口,轻轻的擦拭着白筱年满是泪痕的脸。

        擦完后起身,轻声开口道:“姑娘啊,你也心疼心疼夫人吧,毕竟如今,她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随后又看了看白筱年的表情,迟疑道:“当年之事……虽并非夫人所愿,但三姑娘毕竟是林家嫡女,夫人她……夫人也是没办法的。”

        她口中的三姑娘是林家的嫡女,也就是沈乔沉的母亲,如今的沈夫人林喻颜。

        这话说的含糊不清,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也让白筱年愣在当场,半晌没回过神来。

        孙嬷嬷也不再言语,与白林氏对视一眼,然后起身回到白林氏身后,轻轻为其揉着肩膀。

        屋里的烛火跳动了一下,白筱年随之回过神,猛地看向白林氏,急切道。

        “就是说,是林喻颜抢了母亲的亲事,当年原本要嫁入沈府的,应该是我母亲?”

        突如其来的        ‘        真相        ’        令白筱年心思活跃起来,竟连声姨母都不肯叫了,而是直呼其名。

        看着白筱年眼里泛出的强烈的不甘,白林氏嘴角含笑,神情却十分奇怪。

        过了一会儿,只听她的声音轻轻响起:

        “收起你的小把戏吧,别再轻举妄动,若是坏了我的事,我绝不饶你。”

        昏暗的房间里,白林氏坐在桌前,只堪清秀的脸,映在眼前的烛火里,双眼中有种平静的疯狂。半明半暗间显出一种瘆人的怪异。

        榻上的白筱年也安静下来,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至桌上的烛火,渐渐熄灭。黑夜中,整个碧水阁,都归于平静。

        只有那些自以为不为人知的隐秘,随着春夜的风,不知飘散到了哪里。

        ……

        “她真是这么说的?”

        漪澜院里,沈乔沉斜靠在美人榻上,画本子已被扔在一旁。看着眼前的紫芙,轻声问道。

        另一边小几上的灯盏早已被调暗了灯芯,有灯花炸裂的声音响起,橘白立即上前,将其拿远了些。

        沈乔沉看了橘白一眼,心下微暖,随即转过头来继续听紫芙说话。

        方才一进府就跑的不见踪影的紫芙,此时正从云苓手中接过一杯茶,一饮而下,随后抹了抹嘴角,点头道:

        “是的姑娘,方才老夫人回府后,苏嬷嬷就亲自去了碧水阁,走的时候把春杏几个都带去了景鹤堂,这会儿还没出来呢。”

        春杏也是沈府的家生子,是早前沈老夫人指去伺候白筱年的,跟犯了错的立夏一样都是碧水阁的大丫鬟。

        “等他们走后,白夫人身边的孙嬷嬷就把其他人都打发了,说是表姑娘受伤,心情不虞,不想见人。”

        说完又自己倒了杯茶,美滋滋的喝着。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看紫芙只顾喝茶,一旁急性子的云苓催促道。

        wap.

        /132/132777/31085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