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芳草

第二十四章 芳草

        “那当然是……”紫芙刚想卖个关子,却看见橘白不赞同的眼神,于是立刻不敢迟疑一鼓作气直接说完。

        原来,这沈府之中,下人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在这府里繁衍多年的家生子,更是盘根错节。

        紫芙是个嘴甜的,又是在最受宠的嫡女院里伺候,平日往来之间,众人自然也就愿意行个方便,毕竟若是得了四姑娘的眼,那对她们自己,甚至是全家,可都是极为有利的。

        也正是因此,紫芙才有了机会。

        那日白筱年伤了脸,情绪激动之下便昏迷不醒,直到林大夫来诊治过后,才悠悠转醒。

        得知自己即使痊愈也会留下疤痕,立时便哭闹不休。回到碧水阁,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一气之下更是将屋子里的器物砸得一干二净,狰狞的神情和不断咒骂的言语,完全和往常判若两人。

        这几日虽然好多了,但看人时的目光却愈发瘆人,半夜里还总是会突然的高声尖叫,时间长了,碧水阁乃至沈府里,渐渐有传言说,这白家的表姑娘,似乎是得了癔症,神智不清楚了。

        有一日紫芙路过假山,听见里面有人哭诉,一问之下才知,是碧水阁伺候汤水的小丫鬟,因撤水不及时,被白筱年看到了水中的自己,一怒之下将热水打翻在她身上。

        白筱年虽不是沈府的正经主子,却也与当家主母有亲,可怜的小丫鬟只能忍气吞声,偷偷跑去跟小姐妹哭诉。

        正巧被紫芙碰见,紫芙先是询问了事情经过,又好言安抚了她一番,随后又自己回了趟漪澜院,带了上好的治疗烧伤的药膏给她,把个小丫鬟感动得一塌糊涂。

        之后碧水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小丫鬟芳草都会及时通报给漪澜院。

        今日也一样,虽然孙嬷嬷借故把人都打发了,但这也更加引起了芳草的怀疑,于是便矮身躲在屋外的窗下,将白筱年三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听到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悄悄跑来告诉了紫芙……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屋内一阵沉默。

        孙嬷嬷说话时刻意压低了声音,并不能听得十分清晰,但白筱年最后的那句话,芳草却是清清楚楚的记住了,此刻也让漪澜院众人心中无法平静。

        “那个白夫人是什么意思?”云苓性子泼辣,最先忍不住开口。

        “还能是什么意思,她并没否认,不就是表示默认吗?那孙嬷嬷是她的心腹,没她的同意哪敢乱说?说不定就是她示意孙嬷嬷把这件事告诉白筱年的。”青黛开口回道。

        橘白向来沉稳,想的也更深些,“听芳草的意思,白夫人对表姑娘的态度,似乎十分冷淡,而且……”

        “而且,白林氏这个人,也有些奇怪。”沈乔沉接口曼声道。

        橘白看了看沈乔沉,点头道:“是的,听芳草的描述,白夫人不仅跟表姑娘的关系,并不像人前的那么亲近,而且她今天给人的感觉,像是完全换了个人。”

        沈乔沉微微颔首,十分认同橘白的话。

        一旁的云苓急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研究她们的关系,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她们说的话吗?”

        紫芙也跟着点头,对自家姑娘和橘白此时讨论的话题表示不能理解。

        沈乔沉忍不住笑了笑,“你们说的都对,但是云苓和紫芙你们想过没有,如果白林氏真想广而告知的话,那这么多年她早就说出来了,退一步讲,就算孙嬷嬷的话是真的,那又能怎么样?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还能翻了天去了?”

        “林家百年书香,我不信外祖父真能做出抢人婚事的事情来。至于当年的事情,我想恐怕并不是她说的那么回事。”

        沈乔沉神色不变,看上去十分让人信服,见自家姑娘如此,几个丫鬟也慢慢放下了心。

        ……

        “那小丫头倒是个伶俐的。”橘白难得开口赞道。

        “是啊。”紫芙接口道。

        “别看芳草那丫头年纪小,却十分机灵。怕被她们发现,硬是在躲在墙根下面多藏了一会,等到碧水阁都熄灯了才敢出来。”

        “那丫头……叫芳草?”一旁刚刚打帘进屋的林嬷嬷突然开口。

        众人闻言看向了她,沈乔沉也抬起头:“嬷嬷认得她?”

        林嬷嬷仔细想了想,开口道:“要是没记错的话,芳草那丫头,应该是流苏的亲妹妹。”

        “流苏?是老夫人身边的流苏姐姐?”云苓惊讶道。

        “没错,就是她。流苏的娘原本也是老夫人身边得力的,嫁人后也依旧留在府里。后来……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一家子都出了府。几年后,突然有一天,流苏那丫头带着封信出现在沈府门口,老夫人看了信,就把人留下了。那时候,芳草才刚出生没多久,还被流苏抱在怀里呢。”

        许是想起了往事,林嬷嬷难得带着几分感叹。

        只有沈乔沉注意到,刚才林嬷嬷说到流苏一家人出府时突然的停顿,虽然并不明显,但直觉告诉沈乔沉,这里一定还有什么,是林嬷嬷没说清楚的。

        既然是流苏的妹妹,那碧水阁那边交给她盯着沈乔沉也能放心,想了想,她又嘱咐紫芙平时可以适当与芳草多多来往,再送些药膏过去,不够的话,再问自己要。

        紫芙喜不自胜的替芳草谢过,心里想着,只要是忠心于自家姑娘的,就是自己的好姐妹啦……

        ……

        今夜轮到橘白守夜,紫芙几人退下后,见沈乔沉仍旧坐在桌旁发呆,手里的茶早已凉透,她的心思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橘白走上前来,默默的倒了杯温热的牛乳,换下了自家姑娘手中的茶杯。

        手中忽来的暖意令沈乔沉慢慢回过神来,冲橘白微微一笑,将杯子递到唇边,小口小口的喝着。

        “姑娘,今夜的事……”

        沈乔沉以为橘白还在为孙嬷嬷的话而担忧,于是开口道,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白林氏这般德行,你以为林家的长辈们看不到吗?不过一个庶女罢了,她自己心里瞧上了谁,又关他人何事。        这大将军府,难不成是她说想嫁就能嫁进来的,就算别人看不清,可还有我祖母呢?你觉得,就她那点道行,我祖母会看不明白吗?”

        说到最后,语气中到底带了点恨意,白林氏母女的真面目,自己前世可不就没能看得清吗。

        wap.

        /109/109193/28420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