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送药

第二十六章 送药

        外面阳光正好,窗边的琉璃风铃显得轻透欲滴,底部坠着流苏,随风摇曳,发出的声音十分空灵好听。

        见沈乔沉看着风铃出神,云苓笑道:“这是前几日三少爷新得的,知道姑娘喜欢,忙不得的就送过来了,姑娘看着可还欢喜?”

        沈乔沉点点头,是啊,知道自己落水受了大罪,这几日两个兄长都会变着法的逗自己开心,一母同胞,理当如此。可流苏和芳草也是亲姐妹,怎么就能眼看着妹妹受罪,自己无动于衷呢?

        想了想,沈乔沉转过身,淡淡道,“再看看吧,紫芙,你既与芳草交好,日后也多关照一些。如今受了伤,既然知道了,咱们就不能置之不理。”

        说完就起身去了里间,出来后递过来一个烟茶色瓷瓶,

        “把这个给芳草送去吧。”

        “姑娘,这是……”紫芙双手接过,低头看着瓷瓶。

        “这是治疗外伤的药膏,她用了这个,应该很快会好起来。对了,她的烫伤怎么样了?”

        见沈乔沉问起,紫芙吸了吸鼻子,忙道:“用了姑娘给的药,已经好多了。上次见面时她还问起,是从哪家铺子买来的呢。”

        上次送药时,紫芙并未向芳草提起,药膏是自家主子给的,所以芳草一直还以为是紫芙自己的。

        “这是姑娘亲自做的,外面可买不到。”橘白看了看沈乔沉,笑着对紫芙道。

        “姑娘何时学了医术,奴婢们怎么都不知道呢。”紫芙惊讶道。

        沈乔沉喝了口茶,淡淡道:“医术上看到的方子,我闲来无事琢磨着做出来的。”说完看见紫芙脸上的纠结,无奈的笑道:“放心吧,拿给林大夫看过了,他也觉得没有问题。”

        见紫芙还是楞楞地,橘白摇摇头,上前敲了下紫芙的脑袋,“发什么呆,还不快去。”

        “哦……哦!我知道了,奴婢这就给芳草送去。”紫芙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接过药瓶转身一溜烟地跑了。

        那模样惹的屋里四人都轻笑出声。

        正巧这时林嬷嬷从外头进来,看到此情形一阵莫名,随后轻声道:“紫芙这丫头是怎么了,莽莽撞撞的,我瞧着似是往碧水阁那边去了。”

        橘白忙笑着说:“没事的嬷嬷,她去给芳草送点东西。”

        林嬷嬷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对沈乔沉道:“姑娘,外头太阳也大了,不如早些往景鹤堂去罢。”

        沈乔沉点点头,起身换了身衣裳,时间还早,便低声吩咐了橘白几句,橘白点点头转身进了屋,回来时手里拎着个小包裹,沈乔沉这才带着几人不紧不慢的往沈老夫人处去了。

        景鹤堂内,沈乔燃早来了一会儿,正坐在一边的圈椅里和沈老夫人说话。

        “放心吧祖母,孙儿昨日已经跟怀瑾兄道过谢了。”

        “那也不行,这样吧,回头让人备份谢利,不要大张旗鼓,悄悄送去雍王府便是了。”沈老夫人嘱咐道,“不过昨日到底怎么回事,你打听清楚没有?”

        沈乔燃歪在椅子里,漫不经心道:“问过了,小乔坚决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跟旁人无关。”

        沈老夫人点点头,却听沈乔燃又道:“不过……怀瑾兄说,三皇子似乎是叫小乔药罐子。”

        “胡说八道!”沈老夫人最恨别人拿小乔的身子弱说事,虽然知道京中都是这么传的,但终归是没人敢传到沈老夫人耳朵里。

        沈乔燃撇撇嘴,心想据说三皇子原本想说的可不仅如此,不过这些自然不是萧珏告诉他的,萧世子的原话是:三皇子嘴贱,而他,正好看三皇子不顺眼。

        至于是如何嘴贱的,却是昨晚离宫前,六公主悄悄派人告诉他的。

        “萧世子真是这么说的?”

        沈乔沉刚走到屋外,就听见这么一句。脚下顿了顿,就听到流苏正禀报沈老夫人说“四姑娘到了。”

        进了屋,沈老夫人命人端上来一碗杏仁酪,让沈乔沉赶快尝尝。

        沈乔沉来前刚用过一盅燕窝,此时并不饿,于是便捧着碗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看到右边第一个椅子空着,就开口问道:“二哥呢?还没回来吗?”

        沈乔其高中后就进了翰林院,有句话说得好        ‘        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        ’        ,现下虽然不是什么实缺,但在别人眼里,也是个十分清贵的去处。

        但沈乔沉觉着,依沈乔其的性子,定觉得还不如放出去做个县令,至少是个能干实事的地方。

        沈乔燃回道:“还没呢,一大早就进宫了,也不知有什么可忙的。”

        “你以为你二哥跟你一个样吗?”沈老夫人没好气的白了沈乔燃一眼,对沈乔沉关切道:“小乔昨天吓到了吧,昨夜睡的可还好?”

        沈乔沉正想着沈乔其的事,闻言抬起头,糯糯的对沈老夫人笑道:“祖母放心,小乔昨晚睡的很好。”想了想,又继续道:“刚才祖母和三哥在说什么?小乔好像听到了萧……萧世子的名字。”

        见沈乔沉提起,沈老夫人想到方才的事,沉下脸不悦道:“这个三皇子真是太过分了,莫不是以为我们沈家怕了他不成,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败坏你的名声。”

        “这是萧珏说的?”沈乔沉愣了愣,见沈老夫人并没否认,心里觉着有些奇怪,依她对萧珏的了解,无论如何他都不是这样多嘴的人啊……

        终究还是怕沈乔沉因三皇子的话伤心,沈老夫人宽慰孙女道:“罢了,这都不妨事。林大夫说,如今你的身子已经大有起色,那今后便多多出去走走吧。女儿家,最自在的日子也就是在闺中的时候了,等日后去了旁人家,可就身不由己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沈老夫人轻抚着小孙女的长发,怅然道。

        沈乔沉被沈老夫人的情绪所感染,一时间又想起前世的种种,瞬间红了眼眶,死死抱着沈老夫人的胳膊,更咽道:“不,祖母,小乔哪里也不去,小乔一辈子都要陪在祖母还有爹娘身边……”

        沈老夫人也是因为昨日立太子一事,想起了自己逝去的长女和外孙,一时间有感而发,没想到竟惹得自己的小孙女也如此伤心。

        连忙将沈乔沉搂在怀里,想到自己的小乔,从那样小小的,像猫一样的小婴儿,到如今虽有几分苍白,但仍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的少女模样。

        眼看沈乔沉哭的泪眼朦胧,沈老夫人心里软的一塌糊涂,长长叹了一口气,宠溺道,

        “你这个孩子啊……”

        wap.

        /93/93580/20785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