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影视世界的逍遥人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萧家三姐妹(大章)

第五百九十一章 萧家三姐妹(大章)

        半夜。

        “公子。”

        谢小满的身影如幽灵般出现在了姜辰的面前。

        “得手了?”姜辰问道。

        杀拓跋珣,姜辰派出了谢小满这些地级杀手。

        在姜辰看来,即使是有一流武者保护,包括谢小满在内的十个地级杀手也可以全身而退。

        “嗯。”谢小满点了点头:“拓跋珣已经死了,没有被发现。”

        “拓跋珣身边没有武者?”姜辰可知道拓跋珣出身江湖门派的。

        “有,不过我们都提前解决了。”谢小满回答道。

        “辛苦了。”

        姜辰叫来了韩十一。

        “拓跋珣已经死了,接下来我就冲击魏国大军,你去见你的父亲吧。”姜辰对韩十一说道:“明天中午,我在狼吉山等你。”

        狼吉山在狼牙关以东,翻越狼吉山就是辽国了。

        “你不怕我一起不回?”韩十一说道。

        “我相信你。”

        姜辰笑了笑,然后来到了韩十一的面前,低声道:“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南辰,上次在中京府和世子你喝酒喝的真开心,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世子你是女的,嗯,我品尝了你的……嘴。”

        “你……”韩十一震惊的看着姜辰。

        之前在中京府的时候,她和南辰(姜辰)喝酒之后就觉得自己被吃唇膏了。

        她还以为是在梦中。

        没想到是真的。

        没想到这个人是姜辰。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想的人是姜辰?

        “所以,你注定是我的。”姜辰低声道。

        “……”韩十一。

        姜辰哈哈一笑,带着谢小满和星辰骑离开了。

        “世子。”

        金子和银子来到了韩十一的面前。

        “走,我们去找父亲去。”韩十一的心乱糟糟的。

        姜辰的话,仿佛一把利箭,撕开了她的心,让她的心中起了波澜。

        ……

        半个时辰后,姜辰带着星辰骑来到了魏国大军军营附近。

        “看来拓跋珣的死还没有被发现。或者被封锁消息了,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好事。”姜辰喃喃道。

        “公子,我们现在就动手?”席武问道。

        席武,星辰骑统领之一。

        “不,等一下。”姜辰摇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漆黑的小树林中,所有的马蹄上都早就裹着布,连马嘴都套着。

        姜辰盯着前面的魏国军营。

        十几万多人的阵营,给散乱的分散在了数里地上。

        “所有人准备冲锋。”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的天边已经有了一丝丝的曙光,姜辰低声交待道。

        “是。”

        席武等人准备了起来。

        “就是现在,随我杀。”

        姜辰大喝一声,纵马而出。

        “杀。”

        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五百星辰骑发起了冲锋。

        这是这个时代最强有力的冲锋。

        许多魏国士兵们才刚刚听到一阵巨响传来,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来。就已经感觉到了脚下如同地震一般的巨大的震动。

        五百星辰骑,一人三马,排列成一个巨大的三角箭头阵形向着下面平原中的魏国大军冲锋而去。犹如一阵黑色的浪潮,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如雷般的轰鸣马蹄声,向那漫山遍野的魏国人冲去。

        而对着如山崩海啸一般冲击而至的星辰骑,那些魏国士兵一个个冲撞的飞起。

        星辰骑呼啸而过,那些魏国人就如同是挡车的螳螂一样,被瞬间踏成肉泥。

        星辰骑就是一道呼啸而至的狂潮,所有企图阻止他们前进的东西都被冲破、掀翻。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在这样的狂潮下,魏国人的一个又一个的千人队被星辰骑冲破,恰似一支劲道极强的弩箭,力透千缟。

        “敌袭。”

        也在这个时候,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

        “不好,”

        “大帅死了。”

        几乎同一时间,拓跋珣的亲卫发现了拓跋珣已死的事。

        刹那间,整个魏国大军中军乱了起来。

        拓跋珣是五皇子同门师兄弟,两人都是玄机门下的。

        现在拓跋珣一死,不仅仅十几万魏国大军群龙无首,五皇子那边也不好交代。

        ……

        “杀。”

        姜辰带着星辰骑继续冲杀着。

        姜辰也明白,五百星辰骑就是再强也不可能是十几万魏国大军的对手。

        所以,在冲杀的时候,姜辰拿出了一个个rg-60tb型手雷。

        rg-60tb型手雷又叫做温压手榴弹,它与常规手榴弹的区别在于弹体内部,其内部有引信加少量的爆炸物和240克云爆剂,拉开保险头之后,首先引爆少量爆炸物,将云爆剂炸飞出去,云爆剂在空中与氧气混合产生二次爆炸,这样一来,这款手雷的杀伤半径就达到了七米,它的爆炸效果等同于十枚常规手榴弹,与其内部装填600克tnt的75毫米手榴弹不相上下。

        由于云爆剂爆炸需要与大量的氧气,如此一来,这款手雷在面对密闭空间的目标时,敌军不仅要受到二次爆炸的伤害,还要面对后续缺氧的情况。根据目前武器发展的趋势,添加铝热剂的手榴弹也越来越普及,如果在温压手雷内部再添加吕热剂,那么单枚手雷爆炸的威力或许可以把一辆轻型装甲车炸上天。

        之前姜辰去美国购买军火的时候,rg-60tb型手雷也买了几十个。

        就是因为有rg-60tb型手雷,姜辰才敢带着星辰骑冲击魏国大军。

        在rg-60tb型手雷的轰击下,魏国大军崩溃了。

        对于未知的东西人类一向是有着无比的恐惧。

        魏国大军什么时候见过rg-60tb型手雷?

        先是一两个骑兵退却,调头散开,接着就如同传染病一样,越来越多的骑兵开始试图避开这股洪流。他们不断的驾驶着战马向两侧奔去,一去而不回头。

        “哈哈哈,爽。”

        姜辰哈哈大笑。

        不过,姜辰也没有向魏国大军的中军冲击。

        他只不过是想利用星辰骑和rg-60tb型手雷给魏国大军制造混乱而已。

        如果在这个机会下,韩十一他们不能突围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们该死了。

        “走。”

        姜辰带着星辰骑呼啸而去。

        ……

        狼吉山。

        “你就是北凉的定国公韩继忠?”姜辰有些不可思议。

        眼前的韩继忠和剧中的韩继忠天壤之别啊。

        眼前的韩继忠只不过是一个糟老头子,狼狈不堪啊。

        “你是宋国的永国公姜辰?”韩继忠打量着姜辰。

        “不错,就是我。”姜辰看着韩继忠,说道:“我想该说的事韩十一已经跟你说了。不知道你老有什么想法?”

        “宋国是北凉的敌国,我韩继忠是不可能背叛北凉的。”韩继忠说道。

        “投靠我是背叛北凉吗?我说的是投靠我姜辰,而不是投靠宋国。”姜辰澹澹的说道:“另外,我可以保证,你和韩十一永远不和北凉为敌。”

        “你想自立?”韩继忠说道。

        “不,我只想自保。”

        姜辰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的命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定国公,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的话,那就假死。韩十一以后就是韩元娘,你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从此以后在安邑城安心养老就可以了。你让韩元娘装了这么久韩十一,以后就好好的陪陪他吧。”

        在姜辰看来,韩继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他的女儿。

        韩继忠沉默了。

        “定国公,我也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浪费了,现在就看你的选择了。第一,跟我走,从此以后北凉定国公韩继忠已经战死沙场了。第二,你返回北凉,被陈承澜抄家灭族。对了,我得到消息,真正的韩十一当初是被王安篱害死的,王安篱的背后就是陈承澜。”姜辰说道。

        “什么?”

        韩继忠和韩十一脸色大变。

        “我没有必要骗你们,更何况,定国公,我不觉得你没有怀疑过。定国公,你之所以带着韩家军保家卫国,就是因为不想见到黎民百姓受到伤害,牺牲了自己就可以做到这一点吗?我是宋国的永国公,手下有几万姜家军,但我绝对不会因为宋国朝廷的事而牺牲自己的。”姜辰说道。

        “你真的能够让我假死?”韩继忠迟疑一下问道。

        “拿上来。”姜辰挥挥手。

        一具尸体被抬上来了。

        “这……”

        看到这具尸体,韩继忠和韩十一傻眼了。

        这尸体就是韩继忠。

        姜辰提前准备好了?

        “之前我弄一个韩十一的人头,而这个是韩继忠的尸体,我想无论北凉还是魏国看到了,都会认为韩继忠已经死了。”姜辰看着韩继忠,说道:“以后,你就是韩忠,是韩元娘的父亲,也是我的岳父大人。”

        换源app】

        姜辰必须娶韩十一。

        不仅仅是因为之前在中京府的时候吃过她的唇膏,而是为了吞并韩家军。

        之前一战,韩家军的俘虏有一万多。

        娶韩元娘,就是为了安抚韩家军。

        韩十一脸色微变,然后低下头。

        “岳父?”韩继忠看向了韩十一,迟疑片刻,说道:“我同意了。”

        “父亲……”韩十一又羞又恼。

        在韩十一看来,韩继忠的话是想让她嫁给姜辰。

        想到自己已经被姜辰吃了唇膏,恐怕也只能嫁给他了。

        “那岳父大人,你就将衣甲脱下给他换上。”姜辰指了指那具被他易容的尸体对韩继忠说道。

        “好。”韩继忠点了点头。

        ……

        一个时辰后,姜辰等人一行千余人向东而去。

        路上,韩继忠问道:“永国公,再过去就是辽国了,你想去辽国?”

        “对。”

        姜辰点了点头:“之前穿越北凉的时候,已经引起北凉的注意了,而我和马家军的关系,北凉也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去炀国,哪怕有马家军帮助,我们也是必死无疑的。”

        上次姜辰去炀国和马摘星成亲的时候,北凉就是和炀国联合想杀他的,他进入炀国就是提前和楚馗开战。哪怕有马家军在,在姜辰看来只是自寻死路。

        “辽国比北凉,魏国还要强大,你去辽国岂不是送死?”韩继忠皱了皱眉头说道。

        “未必。”姜辰没有多说。

        ……

        三天内。

        “公子,前面就是鹰扬关了,过了鹰扬关就是辽国的辽东了。”谢小满对姜辰说道。

        “知道了。”

        姜辰看向了身后的众人。

        三天时间的赶路,星辰骑还好,但韩继忠等人有些坚持不住了。

        “永国公,你不会是想攻击鹰扬关吧?”韩继忠说道。

        “别无他法。”姜辰说道。

        这三天在草原上赶路,有极品海东青的帮助,他们提前避开了辽国人,但鹰扬关则不同,他们没办法飞过鹰扬关。

        “你要明白,如果攻击鹰扬关,我们就会受到辽军的围杀。”韩继忠说道。

        “韩老,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姜辰说到这里看了看天色,说道:“大军先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就攻击鹰扬关。”

        “好。”韩继忠看了姜辰一眼。

        姜辰的年轻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没想到姜辰这么的胆大包天。

        不过,如果战死,他也不害怕。

        ……

        半夜,姜辰等人靠近鹰扬关。

        “你是如何的攻击鹰扬关?”韩继忠问道。

        姜辰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了挂在马背上的木箱。

        木箱里面是pf89式单兵火箭筒。

        之前是在空间戒子中的,为了避免被韩继忠怀疑,姜辰提前准备好的。

        pf89式单兵火箭筒是一种步兵个人反坦克、攻坚武器。由包装发射筒、火箭弹和塑料光学瞄准镜组成。它重量轻、射程近、价格低。

        之前姜辰将pf89式单兵火箭筒放在了一个木盒中,挂在马上的,所以,不用担心被怀疑。

        “你这是……”韩继忠和韩十一好奇的看着姜辰手中的pf89式单兵火箭筒。

        姜辰打马飞出,对着鹰扬关的城门发射了火箭弹。

        轰!

        一声巨响。

        鹰扬关城门炸的粉碎。

        “这……”

        韩继忠等人傻眼了。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的厉害?

        “杀。”

        姜辰收起pf89式单兵火箭筒,然后拿起寒月刀。

        “……”

        “杀。”

        星辰骑马上反应过来,跟着姜辰冲进了鹰扬关。

        ……

        半个时辰后,鹰扬关落入了姜辰手中。

        “公子,有意外发现。”谢小满对姜辰道。

        “意外发现?什么发现?”姜辰问道。

        “在鹰扬关中有辽国贵族,现在他们还在抵抗。”谢小满说道:“韩老(韩继忠)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拿下。”

        “辽国贵族?我们过去看看。”姜辰皱了皱眉头,这鹰扬关是辽国东北和草原交界处,有三千辽军驻守并不奇怪。如果不是因为pf89式单兵火箭筒,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在辽国境内,如果不是因为突然袭击,还不一定能够拿下鹰扬关呢。

        只是,为什么在这鹰扬关有辽国贵族呢?

        片刻之后,姜辰带着谢小满等人来到了院子前。

        “这些人很厉害吗?”姜辰问道。

        “这些人都是辽国斡鲁朵。”韩继忠回答道。

        “辽国的斡鲁朵?”姜辰眉头一皱。

        辽国的斡鲁朵是辽太祖设立的禁军及皇家警卫系统,是负责守卫皇宫、皇帝出行保安,以及皇帝去世后为之守陵的。

        按照姜辰之前得到的情报,在这个影视融合世界,辽国皇帝征募固定兵员,与部落骑兵和汉人相混,组成禁军“斡鲁朵”,部署在帝国的战略要地,作战时则首先行动。

        “难道这些人和辽国皇族有关?”姜辰眼中疑惑,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射杀。”

        “是。”

        一队星辰骑杀了过去。

        姜辰拿出了霸王弓,张弓搭箭。

        休休休……

        一支支利箭射出。

        “好箭法。”韩继忠赞道。

        “凋虫小技。”姜辰说道。

        “公子,有一流武者。”谢小满这个时候说道。

        “一流武者?”姜辰脸色微变。

        在这里遇到辽国的斡鲁朵已经非常意外了,没想到还有辽国的一流武者。

        “动手。”

        姜辰对谢小满说道。

        “是。”

        谢小满带着几个地级杀手靠了过去。

        姜辰拿出了手枪。

        狙击枪之前在空间戒子中,现在姜辰没有提前准备,所以不能在韩继忠他们的面前拿出来的。

        “这个一流武者很强啊。”韩继忠说道。

        “嗯。”

        姜辰也看到了和谢小满他们交手的一流武者。

        那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

        “看来里面的人不简单啊。”姜辰对这院子中的人感兴趣了,当下就对一队星辰骑挥挥手。

        一刻钟后,姜辰扣动扳机。

        砰!砰!砰!

        数颗子弹被姜辰一下子打完了。

        “你找死。”

        老者中了一枪,又惊又怒,向姜辰掠了过来。

        “小心。”

        韩继忠等人脸色一变。

        “找死?”姜辰冷笑一声,手腕一抖。

        休休休……

        冰魄银针飞射而出。

        在使用冰魄银针的时候,姜辰采用了神级投壶术。

        “不好。”老者脸色一变,刚想反应,为时已晚。

        冰魄银针剧毒无比,一碰即中毒,皮肤全成黑色,若被碰破皮肤,顷刻便要丧命。

        这个老者根本就没想到姜辰会有这种暗器。

        顷刻之间就中毒身亡。

        老者一死,其他的斡鲁朵也很快就被斩杀了。

        “这尸体有毒,大家小心。”姜辰收起了冰魄银针。

        “是。”旁边的星辰骑将士应了一声。

        “走,我们去看看是谁在这里。”姜辰带人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姜辰等人走进了大厅。

        在姜辰走进大厅的一瞬间,系统提示音响起。

        “签到。”

        姜辰心中默念。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蝮蛇宝血一百斤。】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鸣鸿刀。】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破神弩三十架。】

        “蝮蛇宝血?”

        “这是《神凋侠侣》中的蝮蛇宝血?”

        在《神凋侠侣》中,蝮蛇宝血是大蝮蛇的血,它本来是参仙老怪梁子翁给自己准备的大补药,已经喂了二十年,就准备收获了。结果,郭靖却误打误撞,吞吃了蝮蛇宝血,功力大增,而且具有了很高的毒抗。

        蝮蛇宝血不像莽牯朱蛤那样完全抵御毒功,药效上差了一点,但是给郭靖加了不少毒抗。所以,《神凋侠侣》里,郭靖中了潇湘子的毒,也只是微微一晕,而没有直接晕倒。

        “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不过,这是好东西啊……”

        姜辰在得到了系统介绍后就明白了。

        “鸣鸿刀,这也是好东西。”

        按照系统介绍,鸣鸿刀上古时期轩辕黄帝的金剑出炉之时,原料尚有剩余,由于高温未散,还是流质的铸造原料自发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光从材质的资历上来看,鸣鸿刀足以与轩辕剑相提并论,如果也能在逐鹿之战中取得一些战绩的话,其地位不亚于天下第一剑的轩辕黄帝剑。

        不过黄帝认为其自发的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黄帝恐此刀流落人间,欲以轩辕剑毁之,不料刀在手中化为一只红色云雀,变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际之中。

        鸣鸿刀刀长为三尺,寒光逼人。

        “好东西。”

        “朱雀剑可以给齐德隆,这鸣鸿刀可以给马摘星。”

        “嗯,不错。”

        “破神弩……这可是神兵利器啊。”

        按照系统介绍,破神弩是专门对付武者使用的武器,不但拥有破甲的效果,可以洞穿一流武者的身体。

        破神弩是专门为一流武者之上高手准备的弩箭,催动之时,需要至少四名三流武者之上的武道高手一同蓄力,催动内力,然后才能上弦放箭。

        破神弩之所以可以对付一流武者,就是因为内力、阵法、机械,三者在特殊装置的远转下,逐渐趋于完美,将原先传入破神弩之上的内力,通过阵法和机械进行增幅,达到贯穿一流武者的威力!

        一架破神弩就可以杀死一名一流武者!

        十架破神弩,哪怕是再强的先天武者,没防备之下,都要饮恨当场!

        “先天武者……一流武者之上是先天武者么?”

        “破神弩可以对付先天武者。”

        “好东西。”

        姜辰喃喃道。

        虽然他有狙击枪,但他是因为有枪械精通才能给武者造成伤害。

        如果是伍十一他们,即使是用了狙击枪,也未必就能够对付的了一流武者的。

        而破神弩的存在,完全可以解决这方面不足的问题。

        “破神弩三十架,配有三千支千年玄铁箭。”

        “千年玄铁箭是破神弩特有的箭失。”

        “不错。”

        各种念头闪过,姜辰看向了签到女主。

        乌骨里,《燕云台》中的女三号。

        剧中的乌骨里的性格不似大姐般沉稳冷静,也不似三妹般聪明好胜,她的世界非黑即白,单纯清澈的眼神里皆为对美好未来与爱情的向往。在亲人宠溺下长大的乌骨里却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娇弱,拥有着极其勇敢坚定的内心,敢于为爱舍身入狱甚至不惜性命。然而,就是对爱情有着神圣定义的乌骨里却反被命运捉弄,甘愿以爱为笼困于其中。

        萧胡辇,《燕云台》中的女二号。

        剧中的她是宰相萧思温与燕国大长公主的长女,乌骨里及萧燕燕的大姐,辽国女战士,擅于督察军事、开拓领土、指挥三军统兵作战,为辽国立下不少功劳。齐王耶律罨撒葛的妻子。之后与亲妹妹反目。她一生从未为自己活过,好容易遇到了挞览阿钵,想要顺心顺意地活一回,结果他却因为谋逆而让她失去了自由。她选择死后和挞览阿钵合葬。

        萧燕燕,《燕云台》中的女一号。

        剧中的她是宰相萧思温与燕国大长公主的第三女。天性聪明好胜,作为幼女又深得父母宠爱,对所有的事情都执着热情,不轻易放弃。与韩德让自幼青梅竹马,互订终身,却因为命运的捉弄偶遇辽景宗耶律贤,开启了传奇的一生。与耶律贤亢俪情深十四载,二人育有两子一女。后作为太后临朝称制,并以太后身份再次嫁给韩德让,成为大辽的统治者。

        “原来是她们。”

        “没想到又是连续签到三次。”

        “不错。”

        姜辰打量着萧燕燕三女。

        “你们是谁?”萧胡辇开口问道。

        “这三个女的,还有她们的侍女全部带走,其他人杀了。”姜辰说道。

        “是。”

        星辰骑应了一声。

        “你们是谁?不要乱来。”萧燕燕说道。

        “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乌骨里说道。

        “你们是宰相萧思温与燕国大长公主的女儿。”姜辰看了三女一眼说道:“不过现在是我的战利品了。”

        “你知道……”萧胡辇的脸色变了变。

        姜辰知道她们的身份还敢这么对她们?

        “不想死的话最好别抵抗。”姜辰冷冷的说道。

        对这三姐妹,姜辰不是不感兴趣,但在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现在见到了三女,如果不带走的话,岂不是遗憾了?

        不过,姜辰也不敢小瞧了这三女。

        特别是萧燕燕。

        对剧中的情况,他可是清清楚楚的。

        在剧中,萧燕燕是萧家最受宠的小女儿,从小就敢想、敢说、敢做,眼界开阔,思想格局很大。她一直梦想成为述律太后那样的女人,执掌大权,君临天下。

        长大之后,因为机缘巧合,救了明扆,明扆登基之后,下旨强娶萧燕燕。起初由于萧燕燕与韩德让正在热恋之中,突然被明扆一道圣旨强行分离,所以萧燕燕一直很抗拒这段婚姻。但是明扆是一个病秧子,身体孱弱,如果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强大的女人帮衬,可能很快就会倒下。

        萧燕燕心系天下,本来就梦想成为述律太后那样的人,现在机会摆在眼前,而且她也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帮助明扆处理朝政。

        于是萧燕燕狠下心来,决定断绝与韩德让的情感,一心扑在朝政上。萧燕燕成为皇后之后,明扆把摄政大权交给了燕燕,从此,萧燕燕开启了她传奇的一生。

        当然,萧燕燕之所以能够当上传奇皇后,除了命运的安排之外,还与她的个人能力有关。

        萧燕燕强势、抗压,心肠够硬,做事果断,而且脑瓜灵活聪明,有心计,这样的女人,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轮不到别人算计她。

        “这样的一个女人,要是征服的话,就是一个助力。”

        “要是不征服的话,很可能就是一个武则天。”

        “不过,自己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吗?”

        姜辰想到这里,目光又落在了乌骨里的身上。

        当然,剧中除了想当皇后,然后真的当上皇后的萧燕燕,还有乌骨里与女仆安只一直在做白日梦,一心想着当皇后。

        只不过乌骨里眼高手低,单纯天真。在剧中就是一个傻白甜,除了坑爹、坑姐妹就是坑自己。

        剧中单纯天真的乌骨里被喜隐忽悠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被喜隐欺骗感情的乌骨里最后成功嫁给了她心爱的喜隐。

        而喜隐之所以忽悠讨好并且想尽办法娶乌骨里,纯粹是看上萧家的势力,但是因为乌骨里过于单纯,而且真的对喜隐倾尽所有,最终也是感动喜隐。

        喜隐作为太祖系一脉,的确是有机会继承大统,有可能掌权,乌骨里在喜隐的熏陶下,也是对权力极度渴望,做梦都想要当皇后。

        只可惜喜隐太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太把自己当回事,眼里没有他人,为自己埋下祸根,而且喜隐根本没有治理朝政的能力,所以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夺权。

        因此,乌骨里这个傻白甜也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当皇后,而且乌骨里也同样没有能力当皇后,就她那点脑子,还不够给人算计的。

        “到是萧胡辇,是和叶昭,马摘星,韩十一一样。是能征善战的女将,相对来说,想要征服比较的容易。”

        姜辰在萧胡辇身上扫过,心中有了计较。

        一个时辰后,姜辰等人带着萧胡辇,乌骨里,萧燕燕,还有他们的侍女离开了鹰扬关。

        ……

        一天后。

        “来的真快啊。”

        姜辰看向了天空的极品海东青。

        按照极品海东青传来的消息,一万辽国铁骑已经追来了。

        “你准备怎么办?”韩十一问道。

        “不管他们。”姜辰说道:“加快速度,不惜一切代价赶路。”

        “继续赶路?辽国铁骑基本上是一人三骑,很快就可以追上的。”韩十一说道。

        “只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到兴城了。”姜辰说道。

        “你是想去兴城?”韩十一不解的看着姜辰。

        兴城的西南是山海关,东北是锦州府,东南是大海。

        姜辰去兴城干什么?

        姜辰没有多说,而是快马加鞭的赶路。

        一个时辰后,兴城到了。

        “你想打兴城吗?说不定兴城已经得到消息了。而且,后面的辽国铁骑是不会给我们机会的。”韩十一觉得跟着姜辰进入辽国是自寻死路。

        “怎么可能?”

        姜辰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码头。

        “准备上船。”姜辰说道。

        “上船?上什么?”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时,远处一支舰队呼啸而来。

        “这……这是你安排的?”韩十一看到舰队就反应过来了。

        “对。”

        姜辰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安排的。”

        早在针对韩家军行动的时候,姜辰就联系了水师统领章渠和乔宇,让他们带着水师前往觉华岛。

        觉华岛就是兴城对面的岛屿。

        辽国虽然铁骑厉害,但水师薄弱。

        姜辰之所以穿越辽国,就是因为有水师的接应。

        有极品海东青的他,联系水师是非常分别的。

        为此,他还令楼舒婉随着水师一起行动。

        “你真是……”韩十一不知道说什么。

        这叫运筹帷幄?

        还是未雨绸缪?

        “准备上船。”姜辰说道。

        ……

        轰隆隆!

        就在姜辰等人上船后,辽国铁骑姗姗来迟。

        “就差一点啊。”

        姜辰松了一口气。

        就如韩十一说的那样,这些辽国铁骑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如果被辽国铁骑追上,那就是死路一条。

        星辰骑死一个他都心疼。

        但现在他们上了船,这些辽国铁骑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真是运气好。”韩十一说道。

        “运气好?”

        姜辰笑了笑。

        这可不仅仅是运气好。

        这其中锦衣卫的情报也是至关重要的。

        这次为了阻止辽国铁骑的追击,锦衣卫可是死了不少人,不过能够救下韩继忠,能够拿下萧胡辇三姐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可惜星辰骑太少,否则的话,说不定可以弄一些财富。

        “这水师不是宋国的水师吧?”韩十一问道。

        “什么水师?这是我永国公府的商队护卫。做海外贸易,海盗众多,没有护卫是不行的。”姜辰说道。

        “……”韩十一。

        “你这是强词夺理。”韩十一说道。

        “只要没有官方承认就不是。”姜辰说道。

        什么是官方承认?

        他就是拥有者,他就是官方。

        只要他不承认,这就不是水师。

        “……”韩十一。

        姜辰转头看向了韩十一。

        “你看我干什么?”

        注意到姜辰的目光,韩十一想到了当初在北凉中京府被姜辰吃唇膏的事。

        “你好看。”姜辰说道。

        “……”韩十一。

        “十一。”姜辰抓住了韩十一的手。

        韩十一吓了一跳,连忙挣脱。

        姜辰笑了笑,十分的欣赏韩十一的样子。

        ……

        很快,姜辰等人来到了觉华岛。

        因为不想暴露郑和宝船,所以刚才去兴城码头的时候,郑和宝船没有过去,只过去了福船和沙船。

        现在来到了觉华岛后,姜辰就带着韩十一等人上了郑和宝船。

        “公子。”

        楼舒婉和章渠,乔宇迎了上来。

        “嗯,返回星辰岛吧。”姜辰说道。

        “是。”

        章渠和乔宇应了一声。

        “舒婉,这是韩十一,北凉定国公府的千金。”姜辰为两女介绍:“韩十一,这是楼舒婉。”

        “韩小姐。”楼舒婉行了一礼。

        “楼小姐。”韩十一有些不知所措。

        “韩小姐,我只是公子的侍女,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楼舒婉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

        “舒婉,船上的萧胡辇,乌骨里和萧燕燕三人你去安排一下,嗯,好吃好喝供着。”姜辰对楼舒婉说道。

        “好的。”楼舒婉点了点头。

        ……

        船舱。

        “十一,现在终于安全了。”姜辰看着韩十一突然想到,伍十一也是叫十一的,如果两女在一起,他叫一声,岂不是两个人都会应声?

        “嗯。”韩十一点了点头。

        “不过我想你为我做一件事。”姜辰说道。

        “什么事?”韩十一问道。

        “换个女装给我看看。”姜辰说道。

        “我……”韩十一怎么也没想到姜辰会提出这个要求。

        这时,姜辰抓住韩十一的手,将她拉了过来。

        “你……”

        没等韩十一将话说完,姜辰就吻住了她。

        良久。

        姜辰才放开韩十一。

        “你怎么可以这样……”韩十一气恼道。

        “你不是要嫁给我吗?这不是很正常吗?”姜辰笑了笑,从刚才韩十一的反应来看,他就知道韩十一没有多少抗拒。虽然不知道韩十一的心里变化,不过,这已经够了。

        “我们还没有,还没有……”韩十一说不下去了。

        “还没有什么,只要我认定了,就可以要你了。”姜辰可不觉得要八抬大轿娶韩十一,在这第二个影视融合世界,他要女人,自己将她临幸了就可以了。

        “你……”韩十一瞪着姜辰。

        “我什么?让我继续?”姜辰说话间就拉过了韩十一,继续吃唇膏。

        不知过了多久,姜辰才放开韩十一。

        “十一,这个送给你。”姜辰拿出了一只手表。

        这手表是江诗丹顿传袭系列5100t/000r-b623腕表,这只腕表搭载手动机械机芯,且机芯上有日内瓦印记,表壳为18k玫瑰金材质,鳄鱼皮表带,具有计时、动力储备显示和陀飞轮功能,表径42.5毫米,防水30米。

        “这是什么?”韩十一问道。

        “这是手表……”姜辰介绍了起来。

        片刻之后,姜辰说道:“这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

        韩十一脸色微红。

        被姜辰吃了几次唇膏,这几天生死相随,她的心也在变化着。

        更何况,韩继忠已经同意让她和姜辰……

        “喜欢吗?”姜辰问道。

        “我……”韩十一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喜欢就好。”姜辰将韩十一拦腰抱起。

        “姜辰,你……”韩十一意识到姜辰想干什么了。

        姜辰没有说话,而是抱着韩十一来到了榻上。

        没错。他想要临幸韩十一。

        一来,当初在北凉中京府看到韩十一的时候,他就想临幸了。二来,这次他们去了星辰岛后,想让韩十一通过家族传送符去河中府,因此只能让她成为他的女人。三来,拿下韩十一,才能将韩家军彻底收编。

        更何况,这么长时间的征战,他还没有临幸过女人呢。

        “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

        姜辰将韩十一放在了榻上,然后解开了韩十一的腰带。

        韩十一纠结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

        (省略几十万字)。

        ……

        第二天。

        “恭喜公子。”

        楼舒婉看到姜辰走出船舱就迎了过来。

        “舒婉,你也要努力的提高实力啊。”姜辰笑着说道。

        “一定。”楼舒婉明白姜辰的意思,不过她也期待着。

        “走吧,我们去看看萧家三姐妹。”姜辰说道。

        “公子,萧家三姐妹是……”楼舒婉问道。

        “辽国宰相萧思温与燕国大长公主的女儿。”姜辰没有隐瞒。

        “辽国宰相萧思温与燕国大长公主的女儿?”楼舒婉吃了一惊,她见过萧胡辇三姐妹,也觉得她们的身份不简单,万万没想到竟然如此的不简单。

        “身份你不必在意。”姜辰说道。

        片刻之后,姜辰见到了萧胡辇三姐妹。

        “你想带我们去什么地方?”萧胡辇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姜辰,宋国永国公。”姜辰看着三女,说道:“我想你们一定听说过我的身份。”

        “宋国永国公?”

        “你就是宋国永国公。”

        “你们宋国人可真胆大包天,竟然敢抓我们,想和我们辽国开战吗?”

        萧胡辇,乌骨里和萧燕燕的反应各不相同。

        “辽国和宋国开战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虽然是宋国永国公,但我只为我自己。而你们……按照辽国的规矩,就是我的战利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姜辰说道。

        “你……”萧胡辇三女没想到姜辰会这么说。

        “更何况,谁也不知道你们是落入我的手中的。”姜辰继续说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女人,什么时候我想临幸了,你们就乖乖地服侍我吧。”

        】

        “你……”萧胡辇三女脸色大变。

        姜辰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大姐,我们怎么办?”乌骨里有些不安。

        萧胡辇安慰着乌骨里,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燕燕也不知所措。

        ……

        六月二十一号,姜辰等人返回了星辰岛。

        “岳父大人,这里是星辰岛,在吴江府以东。”姜辰对韩继忠说道:“如果你不想去河中府的话,可以留在这里。我和十一会经常来看你的。”

        “也好。”韩继忠已经知道了姜辰临幸韩十一的事,这让他无可奈何,不过看到韩十一的情况还不错,也不再说什么了。

        “那我就给岳父大人安排。”姜辰想韩继忠帮助他管理星辰岛和水师,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韩继忠点了点头。

        安排了韩继忠后,姜辰开始听取水师围剿海盗的情况。

        “主公,这段时间已经围剿了三个海盗团了,缴获白银二十几万两,黄金一万两,其他的粮草,人口……”章渠汇报了起来。

        “非常不错,接下来再接再厉。另外,吞并的海盗团一定要严格的把控。军纪尤为重要。”姜辰说道。

        “主公放心。”章渠和乔宇点了点头。

        在安排了星辰岛上的事后,姜辰来到了韩十一的房间。

        “夫……夫君。”韩十一在被姜辰临幸之后就叫夫君了。

        “怎么啦?不愿意见到我?”姜辰笑吟吟的看着韩十一。

        “我,我害怕服侍不了夫君了。”韩十一想到了在船上的情况。

        几天时间,她都和姜辰在一起,对姜辰的能力也有了充分了解。

        姜辰哈哈一笑,拉着韩十一坐下,然后拿出了一个顶级玻璃种翡翠手镯。

        “你现在也是我的人了,所以也可以正式的加入姜家了。”姜辰可不觉得被自己拿下的女人会背叛他。

        所以,在临幸了韩十一几天后,姜辰就准备利用铸圣族认证了。

        身份认证,赐少使之身。

        韩十一成为了将家第三十个成员。

        “之前刚得到铸圣族的时候,姜家的成员只有三个,现在已经三十个了。嗯,扩大的十倍了。”

        “不错。”

        姜辰十分的满意。

        在这增加的二十七个中,除了伍十一之外,都是他的女人了。

        想想都爽。

        “这怎么可能……”

        韩十一呆呆地看着手上的空间手镯。

        即使是过去了一刻钟,她还是难以置信。

        这是空间手镯啊。

        怎么会有这种仙人才有的东西。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姜辰抱着韩十一,说了关于气运家族的事。

        “可是,这一切太神奇了。”韩十一说道。

        “神奇就好啊,反正,这是我们姜家的东西。这也是我不将宋国放在眼里的原因,我只想发展姜家,至于谁当皇帝,不重要。”姜辰说道。

        “夫君,你就这么的相信我吗?”韩十一问道。

        “你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姜辰这几天在海上的时候,可是和韩十一朝夕相处,培养感情的,他可不相信自己的努力是白费的。

        如果在第一个影视融合世界,这种情况说不定还不一定会令一个女人死心塌地,但在第二个影视融合世界,除非是特别有心机的人,否则的话,一定可以征服的。

        韩十一是特别有心机的人吗?

        姜辰觉得不是。

        “夫君。”韩十一的这一声夫君是真心实意。

        姜辰没有说话,而是拉过韩十一,低头就吻。

        良久,姜辰才放开韩十一。

        “十一,来,我给你家族传送符的权限。”姜辰拿出了传送母玉。

        片刻之后。

        “夫君,这家族传送符是什么?”韩十一问道。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就知道了。”

        姜辰拉着韩十一汇合了楼舒婉,通过家族传送符,来到了河中府安邑城永国公府。

        “这……”

        韩十一傻眼了。

        “家族传送符,可以不远万里相互传送。”姜辰将家族传送符的情况介绍一下,然后说道:“现在我带你去见一见你的那些姐妹。”

        韩十一有些浑浑噩噩,听到姜辰想要介绍给他的家人,心中更是担心的要命。

        “走。”

        姜辰拉着韩十一和楼舒婉走出密室。

        片刻之后,三人刚来到后院,就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80/80026/29321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