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殒身劫 其八

第二百六十九章 殒身劫 其八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六十九章殒身劫其八友邦惊诧!

        峨嵋的神君们是真的被吓到了!

        天呐,这孽畜还是人吗?

        呃,它本来就不是人……

        不是!此獠应个劫,居然还能得天道相助哉?乎?吗?耶?

        总之十二个应劫而来的峨嵋神君!已经陨落五人了啊!

        而且其中四人,杀的都是持紫郢剑的女修……

        这、这王八蛋……他都是算计好的……

        虽然还剩下七个神君,看上去胜负尚未可知,但其实他只要再杀两个,杀得峨嵋剩下一堆老光棍!那你纵然有峨嵋祖师的天赋不也没用!紫青双剑这对雌雄剑侣,没有成双成对的道侣,不就不能出世了么!

        这下峨嵋的神君还真不敢贸然上前追击了。

        刚才被突如其来的偷袭打个措手不及,现在缓过神来,那两对道侣立刻躲入附近山头的道场,聚气凝神,四人结阵,把法宝阵旗都祭出来,插起聚雷幡来,防备天雷轰顶。

        各种防护符咒,天上地下,一把一把扔出来,如同招来大片蝴蝶,满天黄叶,随风而舞,环绕道场法阵飞转。且不管对方到底是何时,何地,何法唤得雷来,总之先做好了天雷法的防御对策,以求万无一失。

        而三个被杀了道侣的青索剑神君,则阴沉着脸,三面包围上来,互为犄角,盯住李清云,防备他逃窜或偷袭,但却也不敢离得太近,始终保持着一闪身遁入阵中的距离,免得再遭暗算。

        李清云也不逃了。

        真没法逃。

        道君们特么的又把路堵住了,而且这次更绝,直接把娑婆峨嵋护山的两仪大阵开启了,甚至不让他把刚被丢出去的砖儿捡回来……

        虽然道君们一个劲出手,已经坏了规矩,但就是堵住退路,不让你离山。

        就是不要脸了,你怎么的吧。

        所以是硬冲道君加强版的两仪大阵,赌一赌对方会不会输不起撕破脸,还是回头再砍几个化神呢?

        李清云也不想老开地狱模式找虐,所以他选择简单模式。

        “诸位,事已至此,不如罢手言和,投降输一半怎么样。真的,伱们就投了吧,各位的本事实在太垃圾了,简直给峨嵋列祖列宗丢脸啊!

        就你们这种围殴都打不过,还要叫长辈反复援手的水准,还有什么脸面统领玄门?

        我话就放在这儿了,要是诸位道君,真的死活要培养这么一群草包,那也不必再故弄玄虚,吩咐一声,我李清云,自愿束手就擒,割头献礼就是!

        反正如此峨嵋!我蓬莱,翻掌!可覆!”

        峨嵋弟子们怒目相视,但没人反驳。

        他们毕竟是玄门正宗,多少还端着架子要点脸,围殴个孽畜打成这副惨状……属实是无话可说了……

        云端传来一声冷哼,

        “尊驾不愧是蓬莱道子,尽得太上道真传,确实有点手段,令人刮目相看。既然我等已多次出手,都拿你不下,你毁我道宫,杀我弟子之事,也无颜再作计较了。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今日尊驾既然亮了许多本事,若不让你瞧瞧本派的真传,反倒是峨嵋待客不周!

        就请阁下上斗剑台,指点指点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他们若能让你流点血,便算过得此难,了断因果了。

        此番揭过,我峨嵋绝不为难。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哈哈!好!遵法旨!”

        得,看样子峨嵋也豁出去了,今天不帮人家祭剑,真是蓬莱山砸下来,他们也要硬扛的。

        李清云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对方说了,乾国道宫里做的事,可以一了百了,那他自然也不能继续杀人打雷,再结新怨了。

        就这么遭吧,大不了放点水,嗯,血给他们洗剑喽……

        李蟠,“真不打了?”

        傻么不打了,那群老阴逼说啥你信啥啊!雷符准备着!看老子眼色,见机行事!

        于是李清云整整衣冠,飞身上了铸剑台。

        不过单从铸剑之地的气势来看,峨嵋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群峰环绕的娑婆金山下,已经摆成了两仪太极一般的巨大阵法,阵中有镇魔台,锁妖塔无数,一眼望去,竟然已有数以万计的妖魔鬼怪都被锁拿塔下,引颈待戮,准备祭剑。

        而法阵核心,那两道冲天而起,宛如泰坦等离子喷射口,把天地灼成紫青两色的巨大光柱,正是自太极阴阳双眼处,两处铸剑池中射出,显然铸剑之地,是直通娑婆界地下核心的天地灵脉中的。

        是的,这娑婆世界,本地天道地脉根源,正是归尘紫霞二道灵息,正合紫郢青索双剑属性。也难怪峨嵋从万域之中,千挑万选,选中此界,兴师动众得攻来,灭门绝派,铲平本地魔宗,搬山移海,改天换地,把归尘紫霞灵脉,统统接引至此,用来洗炼剑君,重铸镇派神兵。

        如此举天地之力铸剑,真的是采尽天地气数,也难怪副产品的双剑剑影,都能铸成四十八口之多。

        恐怕此番紫青双剑,若真能洗炼重铸,顺利出鞘,是要直接突破‘炼神返虚’之境界了!

        对!岂止于人!法宝器灵,也是可以突破‘炼虚’!乃至于‘合道’的!

        玄门传说,那鼎鼎大名的北辰剑宗!就有天地间第一个合道的法宝剑灵!

        大剑祖!

        玄天如意真君!

        只不过大剑祖杀气太盛,见过它的都死了,转世都没机会,所以久不现世,现在也不知此传言的真假。

        但剑宗之中,‘炼神返虚’的还是有几位的,而且基本都是‘返虚’极境的绝顶高手,距离合道仅差一步。

        因此剑宗可以一己之力,追着魔教魔山乱杀,再加上其门中真传弟子,到了‘化神’境,基本也都要人剑合一,化为剑君。

        所以虽然人丁稀薄,连本宗独占的大罗天都没有,但剑宗门人走到哪里,大家都敬着让着。礼数周全。

        那不然怎么办?跟一把剑过不去?找死么……

        李清云这边望气掐算之际,那边青光一转,三个手持青索剑的神君便落了上来,而两组道侣依旧躲在山中防雷,显然对方也不信这孽畜就是了……

        “诸位还是一起上喽。”

        李清云负手身后,昂然而立。

        “道君吩咐,不敢不从。”

        一名峨嵋神君把手中剑一掷,跳出来稽首,

        “九天玄女仁慈救世赐福赦罪大慈尊,峨嵋邓英桤。”

        既然对方自报家门斗剑。李清云也拱拱手,

        “九天玄女太上帝君大天尊,岱舆李清云。”

        看对方是人类修士,为了避免一巴掌把人拍死再结因果,李清云收敛道息,根据对方的气势,和刚才碎人的手感,把功力调到两成半。

        李蟠,“……不是,为啥你这么装逼噻?”

        唉,药灌的,溢出来了都……不小心点收不住……

        “天蚕神功!!”

        然后邓英桤大喝一声!战斗力暴增!全身真气冲天!并从归尘真气一转!转为纯正的乾坤道气!然后那道气一时间如火焰般聚集!最后化作银织光带般的绸缎!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蚕丝一般的护体真气之中!

        李清云咽了口唾沫,谨慎地把出力调到五成。

        “请!”

        “轰!!!”

        两人正面对了一掌,居然不分胜负!

        确实,堂堂峨嵋,岂会没有横练之法?

        这天蚕功的威力,当年李清云便已经领教过,确实厉害,一番推演之下,实属不亚于,甚至于超过九阴神功的奇功!

        不过这年头修炼此法的人真的不多了。

        那毕竟这功法也是吃亏在名声太响,传承太久,几乎已经到了三大派图书馆人手一本,战术对策做烂的地步了。

        你想啊,你好不容易神功大成,一个架势亮出来,自己还一句话没说呢,围观群众先“啊!天蚕功!”的叫出来,岂不是很不爽咩……

        总之峨嵋天蚕功就是那种,虽然上限极高,使出来简直无双无对无敌的神功,但也架不住被所有人研究分析针对大法,因此如今此功法的几个致命缺陷,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其一就是前摇太大,蓄力太久,准备时间太长了。

        你看就像这邓英桤这样,要“嗷~~啊~~~呵~~~”得才能变身,那人家早就掐指一弹,剑光落雷杀到,把你砍成八段,打成飞灰了。

        其次就是此功不仅修炼困难,修炼的节奏也颇为奇异,前边慢,后边快,每修到九转大成,又要蚕变一次,废功重炼,陡然降至零点。就好像角色突破界限,要重新升级一般。

        于是对于修士来说,这其实是凭空多了一个破绽,多了一道劫了。

        你想啊,只要和人交过手,被仇家知道你天蚕功的进度,人家就可以算计着你功力全失,闭关重炼之际,前来暗算。而且这还不是一次两次,是每一次废功重修,都是一难,长此以往,哪个吃得消?

        再者,就是此功不能维持太多时间,尤其是对玄门老化神而言,因为这功夫炼多了,会成仙的。

        恩,字面意义上的羽化飞升,晋升仙人之体,飞升超维空间去了。

        什么?这不好吗?这特么当然不好了!人家峨嵋是求大道的啊!谁要成仙啊!!

        是的,这天蚕功的问题就是实在太强了,强到修炼此功,真的可以踏上一条独特的演化进阶之道,以至于修炼到至高境界,可以羽化飞升,升格为超维生物,也算是一种独特的进化之路了。

        但是对于那些追求合道的修道士来说,这反而就是一条左道歧途了。

        因此除非是真的道心破碎,返虚无望,否则化神境界以后,峨嵋弟子基本都会把天蚕变的功力,压制在六七八转的样子,就权当炼体的功夫,不会迈出最后临门一脚,免得一不小心就飞升仙界了……

        当然啦,这些缺陷都是盘外的,单就在擂台上单打独斗来说,天蚕功依然是当之无愧的t1乃至t0级别的神功,攻击力防御力叠得超多的。

        就比如这个峨嵋邓英桤,如果单看他的真气修为,仅有李清云两成半,但当他天蚕变身之后,一时功力暴涨!居然和使出五成功力,四百年玄冰掌力,九阴九转孽畜级肉身的李清云,战了个有来有回!

        “hong!”“peng!”“bong!”“kuang!”

        俩个化神巅峰的肉身战,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一拳一脚都是撕破音障,打出来满屏都是象声词。

        如果以李蟠那个科学世界的体系来看,哪怕只看纯粹的暴力,这基本就是‘横冲都’‘rs7’,七十八十一百倍超载级别的超人战了。

        而化神巅峰可不仅仅是纯粹的物理破坏,还有内功和真气的加成!

        李清云的青莲护体,玄冰掌力,就突出一个根基深厚,道力扎实。

        而邓英桤臻至化境的天蚕神功,更是无缺无漏,毫不落下风。

        甚至对方的天蚕功力,还在每一拳每一脚,硬实力的对轰对撼中,越发强大!越发增幅!十招之后!每一拳的功力竟大出十倍!把李清云的功力也逼到八成了!

        是的,邓英桤,这家伙豁出去了!

        可能是为了峨嵋的颜面,可能是为了自证道心,也可能是因为道侣给雷轰死了心灰意冷。

        邓英桤!正在一边战斗!一边解放禁制!往天蚕九转的极限进化!!

        好吧,假如不被道祖给的金砖拍死,不被返虚的剑力斩死,不被天道的劫雷轰死,不被八百年的爪力抓死,那峨嵋弟子其实还是挺强的呢……

        “喂,要不要帮忙啊?给个眼色啊?”

        李蟠在旁边看着也是干着急,丫得这也算是他的殒身劫不是吗。

        这尼玛一拳一脚都摧山破海的,万一托大了一招没接住,那可不是吐口血的问题了!是真的要被小拳拳锤爆胸口!一招秒杀的啊!

        不过李清云这个时候哪儿有功夫分神和自己唠嗑,他也是全力以赴,把百二十七路玄冰神掌催发到了极致。还真亏了李清云的修行扎实,就盯着玄冰掌和莲花功猛修,要是换个搭配,怕还真接不住对方,从化神巅峰打到化神疯癫的天蚕神功。

        不过好在若道祖不出手阴人的话,单拼硬实力,李清云真不虚同境界的对手。

        那邓英桤已经全力以赴,但战斗力终归是差了一筹,哪怕升至九转功力,但斗了五六十招,终究破不得玄冰掌,再加上之前驾驭青索剑的道气消耗也不小,最终还是自身真气耗竭,拳力快速衰弱下来。

        既然是擂台比斗,李清云也不下杀手,寻了个破绽,轻轻一掌印在对方胸口,把邓英桤打飞出去。正好把邓英桤最后一点天蚕神功的护体真气打散,只拍断他十几根肋骨。

        “承让。”

        李清云负手而立,虽然朴实无华得正面打赢了,也被天蚕神功震得气血翻涌,一双手藏在袖子里发抖。

        邓英桤更是噗噗噗得吐了几口老血,抱了抱拳,坐在地上调息,全身功力道息迅速消散,开始散气废功了。

        剩下俩个神君对视一眼,居然没人跳上来乘人之危,反倒是稽首道。

        “清云神君功力深厚,修为扎实。佩服佩服。”

        “不过我等的道侣陨在劫中,此因果不能不了。

        下一战我二人联手作法。请阁下准备好了。”

        李清云呵呵一笑,

        “不必客气了,再耽搁耽搁你们的剑都糊在锅里了,一起上吧。”

        蟠!!刚才那一招准备好!!

        李蟠,“……你说你装什么啊装……”

        “好!峨嵋曲灵槐!”

        “峨嵋余灵樗!”

        “请赐教!”

        恩,那人家峨嵋也算礼数周全了,既然你自己不要休息,那就不客气了。

        而李清云嘴上装逼,不过身体还是很老实的,直接一把丹药塞嘴里吞了,同时一边叫李蟠做好准备,一边把三十六瓣青莲护体,一边还把手绢藏在袖中,同时手里掐住遁身诀。

        全神戒备,随时开溜。

        而曲灵槐余灵樗两人,同样是把青索剑弃了不用,但也倒不像邓英桤那般直接开天蚕猛攻,而是一左一右,一乾一坤,先散出道息来结成护体道气,然后披头散发,手上掐诀,口中念咒,脚踏天罡,开始作起法来了。

        李清云听了一会儿,忽然一愣,

        “咦?这,这招是……”

        “水火风雷,无相无着,诸部天龙,无妄无魔,默证虚空……”

        “心不为动,备诸苦恼,天人相合,三神归一,身即菩提……”

        而李蟠也听到了,两个峨嵋弟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冥冥中仿佛共振的声源,在时空中掀起了涟漪,那齐鸣的唱道之声向着虚空波动出去,如雪崩如海啸,打开了门,把滚滚的波涛,能量的洪流,从狄拉克之海招来,降临人间。

        “……九天异宝,焚天化地,诸星灭却,魔烬烧杀,南明离火!”

        俩人动作同步画一,如影随形,掐诀一指。

        在双手食指交汇之处,不可见不可及的纺丝交汇,劈啪一声,虚空中点燃起一颗青蓝色的,蚕豆大小的火苗,好像bb弹一样朝李清云射来。

        而李清云沉默不语,看着那火苗射来,居然把手一挥,将青莲绽开,任由那火苗射到面前,抬手一接。

        这一下,竟然把那青蓝色的道火,给接在了食指指尖。

        “唉……”

        虚空中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

        随着四面八方清风吹拂,裹挟着娑婆金山的漫天云霞散去。

        两仪微尘大阵,开启了。

        曲灵槐余灵樗两人见状,一时间精疲力竭,神情仿佛老了几十岁,一齐掐诀行礼,再不言语,干脆的转身下擂去了。

        李蟠一脸懵逼。

        “……啊,啊?啥情况?这就结束了??”

        李清云看着指尖的火苗,一掐指把人家老半天招出的火苗熄灭了,喃喃自语,

        “嗯……这招师父教过……就这样,结束了……”

        然后清风拂面,神光一照,却见四道遁光来到台上,竟是剩下的两对神君。

        不过他们显然已不是来继续斗剑的了,四人收剑入鞘,齐齐向李清云行礼拜道。

        “本派欲取紫青双剑,还请清云神君,助一臂之力!峨嵋上下,感激不尽!”

        李清云也恢复过来,扫了他们一眼,冷哼道,

        “早这个态度不就完了吗!哼!”

        他倒也干脆,直接撕了一只手下来扔过去,

        “喏!一臂之力!”

        对面四人面面相觑。

        “干嘛!这不是幻术变化,是我用此界的化生之法生的!肯定合乎天道!

        你们不就是要血食祭剑,拿去用吧!怎么!还非要杀我的头啊!”

        四人汗颜道,

        “不不,神君误会,神君误会,只是……剑有两把……”

        “啧……”

        李清云只好再生一条胳膊撕给他们。峨嵋神君们接过两条大道认证烛龙爪,也慌不迭得去血祭取剑了。

        李蟠看得直皱眉,

        “啊?就这?不是,那犯得着大动干戈吗?

        一开始你直接变两条胳膊,卖给他们不就完了??”

        李清云远望着那两道冲天剑力,摇了摇头,

        “你不懂,飞剑此物,乃是箓印大道投影,杀劫化身,宝剑出世之际,便是乱世开启之时,必须要用生灵血祭。

        似紫青剑君此等的剑印,若不斩杀亘古洪荒,生机无限的道灵来祭,曲曲一俩万的天魔,根本不够它们双双觉醒的。

        所以对峨嵋来说,最好的办法,自然还是杀身斩我,以祭紫青二剑出世。欠下多少因果,以后再和我另算就是了。

        但如今么,这两条臂膀,也不过是刚够给他们开个炉罢了。”

        李蟠皱眉,

        “既然不够了,那现在还怎么……”

        李清云沉默了一会儿,

        “这不是还有不那么好的办法么,这娑婆天,不是还养了苍生百亿么,他们也得了八百年太平了,便该取用在今朝了。”

        李蟠愣住了,

        “什,什么!等一下!峨嵋真的会做到这种地步吗!!”

        李清云摇了摇头,

        “天道轮回,一饮一啄,皆是定数。

        我想峨嵋倒也不至于诛灭天下人的,但就算他们镇妖塔里积攒了不少魔头可用,真要双剑出世,八藩国里,至少也得献祭两个吧。

        人家自然也不想走到这条路上,毕竟杀业太重,因果太深,实属有损宗门气数,后患无穷的。要不然何苦顶着蓬莱的压力,来找我们的晦气。但若真到了那个时候……

        呵呵,你道‘魔门’之名,是瞎叫的么……”

        李蟠沉默了。

        李清云望着底下成双成对,鬼哭神嚎,被斩首杀身,血灌剑池的魔神,缓缓道,

        “可这于我们又何干呢?我也只是想要活下去罢了。峨嵋也只是想铸剑自保,无奈规矩便是如此了。

        我等修道之士,夺的是天地造化,逆的是因果轮回。

        我若不死,每多活一天,都得有其他人,替我的数的。

        无外乎死的是我,还是峨嵋的,亦或是娑婆这些异族魔人罢了……”

        影子缓缓道。

        “不,一切众生皆将死去。万界诸天亦归于寂灭。

        唯有我们,将抵达终焉。”

        李清云也静了一会儿,摇头叹道,

        “行了,我懂,至少我的劫已过了,你回吧,我再看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