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君九歧墨枭逆天女帝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657章 祁渊帝2

第657章 祁渊帝2

        很少见帝尊对一个女子如此亲近,帝尊认识此女?”



        耳边忽然传来金阚子的声音,打断了墨枭的思绪。



        他的话明显带着试探意味.



        墨枭摩挲着拇指上的骷髅戒,玩味一笑,却没回应。



        这个反应,耐人寻味。



        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金阚子心中不悦,面上却不显,“方才帝尊是在哪遇到她的?我看她好似受了伤,她有对帝尊说过什么吗?”



        “您今天话格外多。”



        墨枭似笑非笑睨了金阚子一眼,却不正面回应。



        金阚子一顿,扯了扯嘴皮,“老夫只是随口一问,就是觉得帝尊似乎对她格外在意。”



        墨枭勾了勾唇,这一笑漫不经心,让台下的贵宾席的女子们眼睛一亮,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狂跳。



        向来清冷禁欲的帝尊,何时见他这般笑过?



        只一眼,就让人目眩神迷。



        金阚子心中不爽,这小子多年不见,还是这副傲慢无礼,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他僵硬的转过身,不再追问。



        随即挥手召来随从,秘音询问道,“你们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他们将人拦住,怎会让她跑出来?陶遮呢?让那个蠢货给我滚回来!”



        金阚子神色愠怒,随从战战兢兢,“属下这就去找。”



        随从迅速离去,金阚子压抑心中的怒火和不爽,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观看选拔。



        可是过了好半天,依然不见自己的人回来。



        金阚子心中的火越来越盛,一个两个都是蠢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又叫来人,让他们立刻去查看。



        “您在找人?”



        忽如其来的一声,让金阚子不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神色莫名。



        “不必找了,人在我这。”



        一句话,让金阚子一惊。



        “帝尊这是何意?”



        “人我抓起来了。”



        “帝尊为何要抓我的人?”



        气氛一凝,金阚子怒火中烧。



        大祭司欲打圆场,可是根本插不上话,只能装作没听见。



        墨枭修长的手指轻轻扣在扶手上,嗓音低沉,“他们欲行刺本尊,被本尊的人当场抓获,这个理由,法老可满意?”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



        金阚子脱口而出,“不可能,他们怎会行刺你?”



        “法老勿恼,他们所行之事,本尊知晓绝非法老授意。您且放心,我不会将之牵连到您身上。”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



        金阚子若还看不出来他是故意的就白活这些年了!



        “帝尊这么说,有何证据?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说老夫的人行刺你吧?”



        墨枭手中的琉璃酒盏在他脸上投射出一抹光影,将那如画的眉眼割裂出惊艳的弧度。



        “本尊的话,就是证据。”



        “你!”



        这话可把金阚子气得不轻,“岂有此理!祁渊帝,老夫好歹也算你的长辈,你就这么跟老夫说话?”



        气氛紧绷到极致,无形的硝烟在空气中蔓延开。



        墨枭眼神淡漠到极点,双手交叉,轻靠椅背,姿态懒散中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蔑视,“法老怎的动怒了?本尊也是遵从前辈的行事规矩。”



        “你什么意思?”



        金阚子猛地反应过来,“你在讽刺老夫?”



        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过来,祁渊帝这是在说他没有任何缘由抓人。



        所以现在是为了那女子报复他?



        好啊!



        他们果然关系不一般!



        还是说,祁渊帝是故意借着此事对他发难?



        气氛降到冰点。



        大祭司终于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帝尊,法老,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说,想来这中间定然有什么误会。这么多人看着呢……”



        下方已经有不少人的注意被吸引过来。



        人群更是议论纷纷。



        “你是铁了心要跟老夫作对?就为了区区一个女子?”



        “您说笑了,本尊行事向来随理不随心。您无需担心,等吾的飞鳞卫查清楚后,自然会放他们离去。”



        “你飞鳞卫的手段,谁人不知。落到他们手中,不死也脱层皮,你是想屈打成招?”



        “这话说的本尊就要汗颜了,法老想来年龄大了,脑子也不甚清晰,不知从哪听来的浑话。吾的飞鳞卫最是公正严明,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既然您说自己的人没有行刺,那还怕什么?”



        “放肆!你简直是放肆……”



        一番明贬暗嘲,听得金阚子是脸色铁青。



        大祭司暗道不妙,忙起身扶住金阚子摇晃的身体,“法老,我看您脸色不对劲,可是旧疾又犯了?我让人扶您到偏殿休息会无形,快来将法老扶进去。”



        大祭司急急给了花无形一个眼神。



        花无形上前,与随从将金阚子一同将人扶去了偏殿。



        最后金阚子鼻子冷冷一哼,拂袖而去。



        也不知是真的怒火中烧,还是借此机会给个台阶下。



        等人离开后期,大祭司才长长舒了口气。



        他无奈地看向墨枭,“帝尊何必如此?您也知道,这位最是好面子。您当众下他的脸,他肯定心中不舒服。”



        墨枭表情冷淡,“更难听的话,本尊还没说。”



        大祭司无语,“您还想说什么?”



        心中叹息,这么多年不见,帝尊的性子还是丝毫未变。



        一开口,能毒死人。



        大祭司试探着问道,“帝尊当真认识君选手?”



        墨枭给了他一个眼神。



        大祭司很有眼色地没再追问,“不过是件小事,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差不多就行了。”



        “呵。”



        墨枭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只是那笑却莫名发冷。



        “何时在神祭宫随便抓人是小事?在大祭司眼中,何为大事?还是因为觉得抓的人无足轻重,所以祭司才觉得本尊在小题大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祭司顿时只觉得头皮发麻。



        墨枭言辞讽刺,“想来是本尊多年未露面,不知如今的神祭宫行事如此不羁?这般能屈能伸,当真是小觑了大祭司。”



        大祭司,“……”



        大祭司被墨枭怼得哑口无言。



        彻底不再开口,免得再这样莫名给自己找不痛快。



        回来的花无形,正好听到这番精彩对话,心中直喊乖乖。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